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让传统文化融入当下与未来-游戏价值论

作为中华文化巨大的历史宝贵,历经六百年历史沧桑的故宫,正以开放创新的姿态焕发前所未有的活力,文创产品大受欢迎,雪景与猫不断引发刷屏,古画会唱歌让千年古画被年轻人传唱流行,在他的推动下,故宫成为当下超级网红,传统文化从管阁天地到大千世界,这些新变的背后有哪些思考?传统文化如何融入当下和未来呢?

3月24日, 在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作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单霁翔:大家好,我是单霁翔。刚才介绍说我是网红,其实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我就是在故宫博物院里面看门,每天观众有序的走进这座博物馆,我们做好服务。但是突然间在不久前,在今年正月十五,故宫博物院发生了一件事,在大年三十我们接到了一个任务,希望能把北京的中轴线点亮,故宫博物院是其中重要的一段。于是我们初三把正在休息的员工叫回来,开始做了四天的设计,八天的安装,最后我们推出了“上元之夜”。

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计划和预期,也没有这方面的经费。但是我们参与了,我们希望能给公众一个不一样的节日的氛围。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讲好中国故事。

当然,它也是文化和科技的融合,我们实现了。125个国家的大使和外交使官,87个外媒把这些场景,把我们的研发成果推向了世界。出现了黄牛,出现了交通拥堵,我们是没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问题,我们也感到社会需要这样的文化活动,我们还需继续努力。

为什么我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这样的一个行动?我觉得它是我们多少年来,我们工作的积累。我们要解决故宫博物院存在的三大问题:第一,我们70%的园区范围过去是竖了牌子“非开放区 观众止步”。我们99%的藏品是藏在库房里面,能展示的不到1%。人们每天进入故宫博物院的观众感觉并不好,为了解决这些我们必须付出努力。

首先,我们对环境进行了整治。这是五年前的景观,这是四年前,这是三年前,我们首先为了实现了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美的交给下一个六百年,于是我们开始古建筑修缮。这是过去的武英殿,修好了是陶瓷馆。慈宁宫修好了,今天是雕塑馆。八十年前这座古建筑烧毁,今天成了故宫学院。这座古建筑被烧毁,今天成了故宫研究院的藏传佛教研究所。

我们还解决什么问题呢?要把这些沉睡在库房里的文物修好。我们建立了故宫文物医院,汇集了200名文物医生,加大了文物科学保护的力度。今天我们一批批的文物能够得到健康稳定的保管环境。我们最操心的加大文物的安全。

今天五个中控室,最大的中控室65面大屏幕,指挥着3000多个高清晰的摄像头。我们从十个方面进行监测,这些是文化和科技的力量。我们加大防震系统,把文物进入防震的文物匣和秘籍柜,所有的管线全进入地下,不再穿越红墙和古建筑。白天人们参观故宫,其实每天夜里我们都是一夜的运输,加大文物的安全,不断地加大防范。

故宫博物院是不缺观众的,但是关键是观众到这里来能够感受什么。我们的文化遗产资源究竟给人们奉献什么?我们的观众迅速增长,去年1754万。当然除了这些买票的观众,我们还要接待大量不买票的观众,而且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人数频率也在不断增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开始叫观众能够有序的参观,我们开始实现了限流,每天只接待八万观众。今天我们的曲线是这样的。

过去七十多天超过八万的,淡季不淡了。今年1、2月份同比增长了51.8%的观众,最令人可喜的,30岁以下的年轻人达到了50%。我们开始扩大开放了,过去我们只开放30%,14年我们开放到52%,15年65,16年76,今天已经开放超过了80%。这些巨大的空间过去是什么?过去就是文物的库房。

今天这些文物被移走了,成了开放的巨大展厅。这些展厅每年都举办很多重要的展览,少则两万人多则四万多人。我们把那些从来没有开放的区域开放了,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宫殿进入使用。比如这是慈宁宫,我们用作雕塑馆。故宫有10200件各个时期不同的雕塑,但是过去都在库房里睡觉,那些高大的雕塑甚至连库房都没有。比如这1500年的北齐的两尊菩萨,过去几十年就在墙根底上站着。那时候我每次走到这儿都说,你瞧咱们的菩萨脸色都不好,表情都不好。今天他们脸色表情都好了。

第一次我到库房吓我一跳,谁躺在台阶底下呢?他们说那是非常珍贵的秦始皇兵马俑,我说这么珍贵的兵马俑为什么躺在这儿?于是我们把它进行了修复,进行了展示。这是告诉我们当文物得不到保护的时候它们是没有尊严的,它们是蓬头垢面的。当它们得到呵护,得到展示,它们就光彩照人了。

所以我们全院下定决心,明年是紫禁城600年,我们要将收藏的1862690件文物,每一件都必须让它光彩照人,这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把这些物品重新放在屋子。这是乾隆皇帝的生母崇庆皇太后居住了42年的地方,我们重新按原状布置起来。

我们拍照了所有的花园。紫禁城有四个花园,两个明代的,两个清代的。这是最后的开放的明代的慈宁宫花园,106棵大树,包括古树也开放了。我们还开放那些城门、角楼。过去城墙不开放,这些城门角楼里面都是库房。比如东华门存的是非常珍贵的乾隆版《大藏经》,我们小心翼翼拿下来。

这些城墙可以举办展览了。东华门今天是古建筑馆,我们的神武门是巨大的临时展厅,对观众展示。我们把城墙开放了,北京城过去有城墙,非常遗憾都没有了,但是紫禁城城墙是完整的。当我们把城墙开放的时候人们非常兴奋,在紫禁城看风光,沿着城墙走还有惊喜,可以走到过去可以远远拍照的角楼,今天可以走进角楼观赏建造的过程。

我们开放了大戏楼,过去从来没有想一百多年没有演戏的戏楼还能再演戏吗?今天我们知道当这些木结构的建筑越正常的使用,越经常的维护越安全,如果闲置反而糟朽的快。

这是为什么我们上元之夜戏楼上有京剧的表演,我们的城墙能点起宫灯。我们还开放了这个地方,紫禁城1200多栋古建筑中最年轻的建筑——宝蕴楼。在它一百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修好了,建成了故宫博物院早期院史的陈列,就是告诉观众故宫博物院已经94年历史,94年历史,故宫人为了保护故宫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故宫历史上有六任院长,我是第六任,每一任院长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但是每一位院长都没有好下场。因为这个地方太复杂的一个地方,无数的巷道,无数个庭院,进来一个小偷就能把一个院长搞下去。我来了第八年了,小偷还没有进来呢,但是有今天,没明天。平常说做一件事要万无一失,我知道我们一失就万无。你做9999件事,一件事没做好,文物损坏了你就必须要下台,要承担这个责任。

但是我们要问自己,我们真的有这个能力吗?没有。我们真正能承担这个责任吗?承担不了。怎么办?我们就是要把这些文物真正的活起来,活在当下,活在每个人生活中,每个人都有保护文物的权利和义务,只有我们真正看成公众的事业,不是自己的事业,不是我们自己享有的专利,我们不是部门的、行业的,系统的工作,是全民的共同的责任和共同的权利。当人们获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收益权的时候,文物才更安全。

我举个例子,过去人们到太和殿都要往两边走,其实太和殿两边各有一个门,西边叫右翼门,左边叫左翼门,几十年都是关闭的,我们把环境整治好,今天打开了右翼门。人们出去看到什么呢?原来大槐树的景观。我们打开了左翼门,过去骑马射箭的广场。一步之遥,生态景观就围绕着太和殿,但是人们不知道。

今天我们每天下午清场,过去我们开放30%的时候是250人清场,今天我们开放80%每天700人清场。每人手中都有一个接触器,每个人要接触几十个,十几个点,每天进行详细的安全查看,能不安全吗?所有的都暴露在观众的视野下,你保护不好行吗?就是要把权利交给社会公众。人们第二次来,第三次来就不会再一直往前面走了。西面看展厅,东面看展览就散开了。

这是156米长的南大库,过去是存放的杂物。我们移走了以后建成家具馆,在94间小房子里面存放着。我们老员工当年拆了门,拆了窗户才抬进去了,几十年在里面没办法参观,没办法修缮。我们今天拿出来了,开始精品的陈列,开始情景的布置,开始把仓库打开。人们可以观赏到每一件家具,专家可以研究,修复人员可以修复。我们打开书版库房、古建筑库房,把更多的文物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开放再多的区域,我们迎接再多的观众,无非就是一千多万。我们希望是亿万级的,十亿万级的,靠什么?就要靠我们的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前年我们的网站访问量8.91亿,我们把外文的网站做得更加丰富,把青少年网站做得更加活泼,孩子们都在网上,希望通过网站来看通俗有趣的故事。

我们开始举办网上展览,人们足不出户可以看到这些展览。我们率先把全部186万件文物藏品全部公布了,人们从网站上可以查阅到任何一件藏品的信息。同时建立了三个摄像室,源源不断把这些藏品的照片、古建筑的照片进入网站和微信,通过全景故宫,人们在家里也可以看到更加震撼的故宫。

我们不断加强微信、微博的使用,获得人们的喜爱。微信不断改版,在年轻人里面有很多粉丝,同时微博不断根据大家的需求,人们的需要放上相应的内容。每天都在改版,白天讲建筑,晚上讲故事,通过翔实的内容使人们参与性更强。使故宫的美丽景观四季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紫禁城这些风花雪月的美丽景观,使人们长期关注我们的保护状态。大前年一场紫禁城的初雪,点击率1425万。这两年不下雪我们着急。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来了红月亮。我们九点到十一点发了一组红月亮以后,2000万的点击率。今年终于下雪了,再一看5000万的点击率,就是人们关心故宫的景色。

我们七年前开始做APP,九部APP出品后,每部APP都获奖了。比如《韩熙载夜宴图》把古代的书画立体起来,220个知识点,点击进去你知道它的历史,知道它的艺术和人物的角色,同时可以听到当年的琴声,看到当年的舞姿。我们最得意的APP就是每日故宫,可以从自己的手机上免费收到一件套的图文藏品的照片,有的人收藏起来,一年360多天就有掌上故宫博物院,我们认真做好每一天。

我们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还会每日故宫举办特殊展览。前年我们推出了故宫展览,人们终于可以在自己的手机上进入故宫展厅,参观我们不断推出的新的展览。建立强大的故宫社区,就一个大平台,人们不断点击网站可以获得积分,这些空间都有丰富多彩的内容,当积分到一定程度上我们会给他在紫禁城奉献一份地,这是紫禁城唯一不要钱的地,不要钱的房子。我们建立了数字博物馆。

这个地方是端门,和天安门的规模一样大,这是全世界的博物馆中最好的数字博物馆之一,它的所有的内容是挖掘故宫文化资源的原创内容。我们有1200栋古建筑,通过数字地图可以了解古建筑的信息,有1500块地毯可以观赏能够,75000件书法可以临摹,机器还可以打分,比如“太棒了”,比如“惨不忍睹”。

我们做了数字绘画,请专家给每个鸟配了真实的叫声,点击以后鸟可以会飞,会吃食。怎么让文物真正的活起来,怎么让人们参与性的互动?我们进行了探索。我们有很多书法的绘画长卷,因为保护的需要,光线比较暗。而在数字绘画里,人们可以清晰看到长卷的内容,甚至可以再放大,一直看到每个人的表情,每个人的服装。

我们在重华宫有一个多宝阁,人们挑选自己喜欢的器物,可以点击放大来看,可以旋转各个角度来看,甚至还可以分解来看。这样的实验每天在不断推出新的内容,挖掘器物的图案,挖掘器物上的文字,挖据器物上的材料的特殊性。一些狭小的空间人们进不去,我们制作了数字原创,人们可以走进只有3.8平米的三希堂。我们建立了数字屏风,人们可以穿起一套套服装。这个女孩子穿了皇后的服装,就是穿得有点多。

我们制作了数字织秀,可以用电梭子去织,体会一下。我们今天很得意的是VR影院,大前天有人说VR元年,故宫博物院是很不服气的,我们制作了很多年了,今天有七部片子循环播放。

比如养心殿在修缮,修缮的过程中人们走不进养心殿,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我们把修缮的地方做成了虚拟现实的场景,人们又可以走进养心殿了。体验会不同。他可以坐在皇帝的宝座上自己批奏折,机器还可以打分,看是他批的还是皇帝批的好。还可以召见大臣,我们大臣特别会聊天,会说500多句话。我跟大臣说:“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大臣劝我:“不重不威”。

我们把御膳房的菜谱公布了,大家手机一扫可以回家做御膳。今天已经是全世界博物馆中最强大的数字平台,已经诞生在这里。它的功能在不断完善,比如公众教育,文化展示、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我们从资源的数据化到了数据的场景化,到了场景的网络化,到网络智能化,我们开始走向5G。

我们之所以取得这样的一些进步,得益于像腾讯这样的科技企业对于我们的不懈地帮助。我们和腾讯举办了文化+科技的国际论坛,每年共同举办腾讯的创意大奖赛,比如表情包的,动漫的,游戏的创意大奖赛,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参与。去年腾讯和我们一起推出了“古画会唱歌”,我们拿出十幅古画的详细信息,专家给年轻人进行详细解读以后,年轻人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作词谱曲,在故宫博物院召开了音乐创新大赛,年轻人对于古代文化的理解、对于书画的喜爱来唱出他们的歌曲。

我们和腾讯一起建立了联合的创新实验室,和腾讯一起举办数字文化艺术展,和腾讯一起举办了文化+科技无界体验展。这些使我们不断有新的产品能够推动高清科技的手段推向我们的公众,比如腾讯的玩转故宫。最近我们故宫和腾讯一起开始做故宫博物院十期精粹的AR版的图书。

五年前举办的特展观众非常踊跃,排到了夜里四点钟,我们送去了茶水和方便面,我们知道这些书画在人们的生活中是需要的,我们开始不断地它们推出去。今天我们参加在深圳的文博会,参加上海的进博会,我们不断用技术展现,也更虚心的,抓住这个机遇学习各个系统、各个部门的先进技术。

我们也通过其他手段来传播文化,比如我们的话剧团,海棠社推出的《海棠依旧》,去年在上海参加了国际艺术节。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休斯敦国际电影节获得了大奖。我们正在推出的《故宫100大型纪录片》和正在制作的大型城市文化主题演出《紫禁城》,我们也参加《国家宝藏》综艺节目,我们的系列数字作品《故宫新事》也在不断推出。

故宫的《清明上河图》一个展览,141万观众参观这个高科技的互动艺术的展演。人们在这里可以沉浸式的体验高科技的技术,包括8K的技术,包括我们的一些虚拟现实的技术,甚至可以坐在船上看便河的风光和故事。我们今年和网易推出了第一款手机游戏《妙笔千山》,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总之,我们会继续努力,把智慧故宫,5G故宫尽快的完善,不断地实现。当人们再次走进故宫博物院的时候,我希望他们能够掌握我们的越来越多的信息,今天大家知道我们有寻花图,春天花开了,一进故宫自己的手机告诉你什么花在什么地方开放。我们希望今年年底观众走进故宫知道故宫多少项展览,我要看的展览在什么地方,我要上洗手间让人们知道最近距离的地方,有几个坑位等着他,知道故宫有几个茶室和几个咖啡,人们在哪个地方可以喝到什么种类的茶和咖啡,还有没有座。希望更温馨的接待环境,刚才程武老师告诉我,故宫的特点就是人们可以在休息中参观。今天人们参观故宫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五个小时肯定不够了,我们希望人们在休息的状态和兴奋的心情中参观。

今天我们正在午门雁翅楼展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展览,就是《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故宫历史上曾经拿出735件文物远渡重洋,走了48天到了英国举办大型展览,是历史上最大的展览。这次我们拿出了886件文物藏品,组合了六个主题,特别是普通的老百姓特别的喜欢,因为它讲的都是我们这些民间的经常希望了解的一些故事。比如过去皇家过元旦的时候使用什么样的碗,皇帝在明窗开底的时候使用什么样的杯子,给的压岁钱什么样。我们应用了更多科技手段,沉浸式的展览,每天同样接待很多观众,这些文门神、武门神会微笑,会挤眼。人们可以接服、放花、观看京剧,可以看花卉的成长和衰落,还可以堆雪人,吸引了很多年轻人。

我们前所未有的在建院以来第一次把春联挂上了,把宫灯挂上了,把门神挂上了,喜气洋洋,特别是我们今年把万寿灯树立起来了。尤其今年建国70周年,我们经过半年的研发,设计了故宫最大的一项文创产品,我们重新把天灯、万寿灯树立起来。我们感觉很自豪。

但是今年我们还没有这么大的库房保存,我们也不希望它们在库房里面,希望它奉献给社会,我们举行拍卖。我们五个宫灯,一对万寿等,一对天灯,所有的拍卖所得全部捐赠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扶贫是今天我们国家一号工程,不久的将来,我们将要实现五千年中华文明梦寐以求的全体民众都过上小康生活。我们作为博物馆,今天我们通过文化创意,我们要有能力参加到扶贫的行列里面,我们觉得是当仁不让的。所以我们要把天等、万寿灯拍卖出来。

这个地方4月2号将举行拍卖,嘉德艺术品拍卖中心承诺一分钱都不要,希望大家参加我们的拍卖系统。这些万寿灯如果摆放在不同的地方,如果天灯在不同的地点点亮,中国故事会讲得更好。我们也制作了上百种文化创意产品,邀请了全国各地的150家中华老字号带着年货进了紫禁城。

你看希腊的大使也是我的好朋友,两个手都不够了,我们看到了喜气洋洋的氛围。孩子们享受给传统文化给他们的滋养,我觉得是心情非常好,非常棒。80个国家的大使云集在故宫里面享受中国故事给他们带来的不一样的感受。

下雪了我发现人比雪还多,雪虽然不厚,但是人们可以在里面尽情的欢笑,这就是博物馆的责任。博物馆一定要叫它的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根据人们的需要不断推出人们喜闻乐见的文化产品。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的?我认为应该是人们喜爱的博物馆,人们在休闲的时候不是在博物馆里面就是在去故宫博物院的路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