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9日,国漫改编手游《大王不高兴》开启了全平台公测。

B站是这款游戏的发行方,公测前B站预约人数已经超过了80万,游戏上线当天跃升至App Store免费榜第2位,畅销榜第13位,表现抢眼。

近几年来,国内二次元游戏不管是在产品数量还是代表产品的营收都有爆发式增长。但到了2019年,受多方影响下的游戏行业,开启了新一轮的洗牌。

迈入2020年,我们再去看畅销榜和热门榜单上会发现,在榜的二次元游戏产品,有上线了3-4年的“老游戏”,也有2019年才上线的产品。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2019年的洗牌,意味着能留下来的都是久经市场考验的产品。我们能看到今年登上过畅销榜Top3的六款游戏有四款来自2016年。除了《阴阳师》,剩下三款是《命运-冠位指定》(以下简称《FGO》)、《火影忍者》和《崩坏3》。去年我们说“钱都被老游戏赚了”,今年这个观点依然成立。洗牌的另一面则比较残酷,去年能被我们纳入统计的游戏,例如《叛逆性百万亚瑟王》和《初音未来:梦幻歌姬》,今年就默默停运了。同时,洗牌还意味着跟风模仿不再能占有市场了。

《阴阳师》诞生以后,一时间市场上大部分二次元游戏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今年我们能看到很多在玩法上做出创新的游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然是《明日方舟》,用塔防这种比较小众核心玩法打造出了一个爆款。版号也是今年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版号重开以后大量新游戏涌入市场,所以我们今年纳入统计的49款二次元游戏,有23款是今年才正式开始公测的。因为游戏刚刚上线,借助热度可以很轻松地冲到榜单靠前的位置,但市场对他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2018年火热的二次元女性向游戏,到了2019年也没再看到现象级产品了。

2018年我们还能看到《恋与制作人》这样能杀进畅销榜前3的爆款二次元女性向手游出现。出圈的女性向手游《闪耀暖暖》,也并不是传统的二次元养成玩法,而是换装。大厂和小厂之间的马太效应在今年不太乐观的大环境下愈发凸显。《明日方舟》和鹰角网络的突然出现似乎说明二次元游戏依旧能够成为市场突破口,这也激发了许多小厂在此一搏的雄心。

于是我们看到,今年夏天,有24款二次元手游排队上线。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2019年《明日方舟》畅销榜排名情况

可惜的是,这些来自小厂的新作品没有一个能达到《明日方舟》的高度。在我们统计的小厂新作中,库洛游戏的《战双帕弥什》表现还不错。大部分游戏踩着刚上线时的热度都没能进入畅销榜前百。这也证明了《明日方舟》的成功并非偶然,无论是玩法、美术、剧情,《明日方舟》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完成度,鹰角官方优秀的活动运营水平也让这款游戏的热度得以维持在一个高位。《明日方舟》的成功说明小厂确实能突围,但前提是成品足够优秀。而腾讯、网易、还有专攻二次元游戏的B站今年在市场上的表现都可圈可点,老游戏盈利能力稳健,版号放开后大量游戏上线,还有一堆在后面排队预约的新游戏。

B站:寻找下一个《FGO》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去年是B站的破圈之年,也是B站二次元游戏开始全速推进的一年。在去年公布的三季度财报里,B站的游戏业务收入达9.3亿,同比增长25%,虽然比重下滑了,但游戏依旧占据着B站一半以上的收入,B站还是一个靠游戏养活的“小破站”。截至2020年1月,接入B站游戏中心的手游,也就是B站独代加联运的手游,一共有293款。

这个数字看起来非常惊人,但当中的大部分都是联运的二次元手游,独代游戏比例并不高。对于B站来说,做游戏是他们流量生意的一部分。B站手上掌握了几乎中国所有的泛二次元爱好者,没有谁比B站更适合发行二次元游戏,无论是独代还是联运。这也是为什么强势如《明日方舟》、《崩坏3》这样的游戏,也愿意分一杯羹给B站。

实际上,在2019年的一大部分时间里,B站的游戏业务完全指望着一款游戏——《FGO》。这是一款2016年上线的老游戏了,但在今年依旧保持着极高的吸金能力。根据七麦数据,2019年,《FGO》大部分时候都能保持在游戏畅销榜前100的位置,而且在今年三季度,因为游戏上线三周年活动的缘故,一直保持高位,且《FGO》在第三季度连续3次登上APP Store榜单的首位。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2019年《FGO》畅销榜排名情况

根据Sensor Tower的统计,《FGO》 8月收入环比增长174%,9月份收入再创新高,并带动哔哩哔哩收入环比增长80%。在《FGO》的帮助下,哔哩哔哩的游戏发行收入一下从30名进入到9月的前10。把收入全部系于一款游戏上毫无疑问是危险的,但B站的其他游戏,例如曾经表现不错的《碧蓝航线》和《方舟指令》,今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B站需要下一个《FGO》。

所以我们能看到B站在版号放开以后连续上线了8款游戏,有女性向的《A3!满开剧团》、有引进的《梦想协奏曲!少女乐团派对!》、也有取得了开门红的《双生视界》。B站CEO 陈睿此前透露过,B站有30款游戏储备,而且“国产的高质量游戏已经超过了海外的游戏”。从B站游戏中心放开的预约情况来看,B站下半年确实将重心转向与国内大厂寻求合作。《双生视界》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款游戏由西山居研发,采用了二次元游戏中比较少见的俯视角ARPG+射击玩法。在11月份公测后很快来到了畅销榜第9的位置,在TapTap上也收获了超过40万安装量,有望成为《FGO》之后B站营收的第二根顶梁柱。另外,《大王不高兴 》《十二神兵器》两款国产二次元游戏在TapTap上的预约人数都超过了10万。其中《大王不高兴 》是根据使徒子的漫画《阎王不高兴》改编,1月1日《大王不高兴》动画在B站正式开播,1月9日游戏也会公测。这一波“影游联动”也体现出了B站在二次元游戏市场的竞争优势。

综合来看,以B站现有的投入力度,找到下一个《FGO》只是时间问题。

腾讯:一边买日漫IP,一边培养国漫IP改编手游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有钱的腾讯在2019年延续了前几年的打法——买IP,做改编。

今年腾讯新上线的几款重量级二次元游戏几乎都是IP改编:《狐妖小红娘》是改编自同名国漫,《妖精的尾巴》和《猎人》改编自同名日漫。唯一一个例外是《食物语》,这款游戏稍逊一筹的热度似乎也在证明,没有IP好像确实很难打开市场。其实腾讯这几年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腾讯旗下在2019年进入过畅销榜前10的游戏全部是IP改编,没有例外。腾讯2019年收入最稳健的二次元游戏依旧是2016年上线的《火影忍者》,几乎没有下过苹果App Store 畅销榜前40。

相同IP的《火影忍者:忍者新世代》表现也非常稳定。其实像火影忍者、龙珠、圣斗士这样的国民级IP,早就跳出了二次元的范畴,能够吸引的远远不仅仅是二次元用户。粉丝基数再加上腾讯的宣发实力,制造爆款很容易,难的是长线经营。腾讯前几年引进的IP全部来自日本,但在最近几年国漫粉丝逐渐变多的背景下,腾讯也开始考虑改编国漫IP。再加上自己本身就经营漫画和动画平台,拿自家的IP做改编,也更容易形成集团合力,打造“漫、影、游联动”,创造更大收益。于是,《狐妖小红娘》上线了,《一人之下》也开启了预约。不过,《狐妖小红娘》上线后的表现不太好。《一人之下》在TapTap上的预约人数还不错,但真正的表现还需要上线后再看。

其实,现在对于腾讯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在二次元游戏中缺乏一个像《FGO》和《阴阳师》那样的扛鼎之作。不过从手游市场的整体情况来看,腾讯也不需要在二次游戏领域太过激进,毕竟他们手握《王者荣耀》这个真正的国民级手游。

网易:挖掘阴阳师的IP价值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网易遇到了和B站一样的麻烦——这几年好像没有一款游戏能接《阴阳师》的班。不过,网易比起前面两家也有自己的优势。腾讯最火的几个二次元游戏全是别人的IP。B站的《FGO》不仅IP是别人的,连游戏都是别人的,自己只是中国区代理而已。但《阴阳师》完完全全掌握在网易自己手中,所以网易在《阴阳师》上动起了脑筋。

二次元游戏的2019: 行业完成了一次洗牌-Gamewower
2019年《阴阳师》畅销榜排名情况

2017年底上线的《决战平安京》算是网易延展阴阳师IP的一个尝试,在MOBA游戏《王者荣耀》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决战平安京》取得了相对不错的成绩,也给了网易继续挖掘阴阳师IP的信心。于是2019年底网易又上线了《阴阳师:百闻牌》,把阴阳师和CCG卡牌玩法结合。网易运营卡牌游戏也算经验丰富了,《炉石传说》和《影之诗》在国内的经营成绩都不错。《阴阳师:百闻牌》目前在TapTap上的口碑维持在了及格线上,6.7分。另一款尚在预约中的《阴阳师:妖怪屋》,玩法比较新颖,是弹珠+养成。目前官网预约人数已经超过了49万。

在经历了一轮洗牌后,网易运营中的二次元游戏数量锐减。根据我们的统计,受影响停运的游戏有五款,除了前面提到的《叛逆性百万亚瑟王》,还有《初音速》、《异次元战姬》、《元气战姬学院》和《蛋糕物语》。不过网易的投入并没有减少,现在有6款游戏正在预约,这些新游戏中有不少拥有爆款潜质,例如代理引进的《游戏王:决斗链接》。

把没有潜力的游戏淘汰掉,让更优秀的游戏进入市场,这是洗牌最大的意义,虽然残酷,但这才是市场成熟,行业进步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