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摆脱游戏依赖 寄望游戏直播-Gamewower

3月18日,B站发布2019年Q4及全年财报,数据显示B站2019年营收达67.779亿元,同比增长64%。净亏损为13.036亿元,与2018财年的净亏损人民币5.650亿元相比有所扩大。

其这份财报当中的亮点有两个,其一是在2019年Q4,B站的手游营收为8.714亿元,同比增长22%,占Q4营收比重的43.4%,这是B站上市后游戏占比首次低于50%,表明了B站在其它业务开拓上进展显著,正在逐渐摆脱游戏依赖症。

其二是B站的直播与增值服务的增长迅猛,Q4直播和增值服务的营收为5.709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83%,放到2019年全年直播和增值服务的营收为16.410亿元,同比增长180%。

摆脱游戏依赖

在上市前后,作为一个视频平台或者说社区,B站的的营收极其依赖于游戏。

在2017年,B站的游戏业务收入为20.58亿元,占总收入的83.4%,到了2018年游戏的占比虽然略有下降但依旧占比超过70%。

而在游戏业务中B站又极其依赖一款产品即《Fate/Grand Order》。

数据显示,2017年B站的游戏收入当中《FGO》占比为71.8%,《碧蓝航线》为12.7%,其余所有产品相加为15.5%。

营收极度的依赖游戏,这是B站最大的隐患所在,毕竟B站的最主要核心业务是视频,而不是游戏。

因此,B站一直在尝试寻找其他方向上的商业化,亦如其他视频平台一样,会员、广告成为了B站首先尝试的方向。

早在2016年10月,B站就上线了付费会员制度“大会员”,大会员除了可以享受1080P的画质外,更多的权利并不突出。

到了2017年底,B站将“大会员体系”更进一步,宣布2018年1月番B站共获29部正版授权,但其中的8部番剧将采用“付费先看”的模式。

与此同时,在广告方面B站也曾试水过贴片广告。

但无论是大会员,还是贴片广告在当时均受到了用户的抵制,毕竟B站的确有过相关的承诺:bilibili购买的新番,永远不加视频贴片广告。

现在看来,贴片广告的确如B站所言是由于版权方的原因,此后B站就再也没有尝试过这个选项,而会员体系则是随着时间的变化及整个互联网行业对于用户的教育变的越来越成熟,B站的用户也正在渐渐的接受购买会员看部分内容。

传统的视频商业化之外,B站另外的两个方向选在了直播和电商方面。这两个业务在2019年的增长极其迅猛。

其中直播业务和增值服务的营收在Q4占比已经达到了28%,而在2017年这个数据是7.1%。电商业务更是从无到有占比达到了13.7%

从中可以看到,B站正在逐渐摆脱对于游戏营收的的依赖。

寄望游戏直播

在摆脱对游戏的依赖的情况下,B站又开始对游戏直播有了一种期望。

此前,B站直播给人的形象并不突出,B站对直播的关注和投入也不算高主播404跳槽虎牙时,微博曾表示,B站给他的薪资是1个月1万元,外加礼物提成。

由此也导致B站的主播在前两年频频的跳槽到其它平台,B站直播甚至被用户定义为“新手村”。

但从2019年开始,B站突然加大了对于直播的投入力度,其中最典型的是引入了直播行业极具代表性的冯提莫。

与此同时,B站还花了8亿元拿下了未来3年《英雄联盟》S系列赛在中国的独家版权,其投入不可谓不大。

对于B站而言,直播一方面是营收结构的拓展,但更重要的意义或许还在于继续提升其用户规模。

财报显示,B站在Q4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MAU)达1.303亿人,移动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1.161亿人,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40%和46%。

然而放到环比去看,B站在Q4季度两项数据的环比增幅分别为1.8%,2.1%。

用户增长近乎陷入了停滞的状态,而与此对比去看斗鱼和虎牙的数据,虎牙在Q4的平均MAU为1.502亿,斗鱼在Q3的平均MAU是1.636亿。

斗鱼和虎牙这两大平台的MAU均要高于B站不少,数据也显示中国有接近4亿的电竞游戏用户,企鹅智库的数据则显示45.8%的用户会因为喜欢的游戏而关注相关赛事。

在B站本身遇到用户增长困境的时刻,开始加大对于直播的关注就不让人感到意外。

以冯提莫为开端,我们预计B站会持续的引入一些合同即将到期的顶级大主播从而带动整体的流量攀升和用户的增长,传闻也显示B站今年要投入18亿元进入直播行业,而《英雄联盟》S系列赛的独播也将给B站带来用户的激增。

根据B站董事长陈睿所说,B站今年的月活是1.8亿,2021年是2.2亿,这个数据能否达成,很大程度上要看B站在直播业务上到底能走的怎么样。

总结去看,开拓了多元的营收结构,大大增加了抗风险性,但现在B站又开始对游戏直播投入了用户增长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