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文/赵敏曦,南加州大学

来源:幕味儿(ID:movie1958)

1月17日,迪士尼正式宣布将旗下二十世纪福克斯相关产业名称中的“福克斯”彻底移除,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更名为二十世纪影业,而福克斯影业旗下最著名的子公司,福克斯探照灯影业,也将变成探照灯影业。

距离迪士尼以713亿美元收购福克斯影视业务还不到一年,老鼠终于正式杀死了狐狸。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迪士尼这一改名决定是意料之中的。一方面,抛弃福克斯这几个字,可以将旗下产业与目前福克斯集团未被收购的新闻等部门做出清晰区分,以免消费者混淆;另一方面,也是跟和性丑闻牢牢挂上钩的福克斯新闻划清界限,保护迪士尼合家欢的品牌形象。

然而,虽然这一举动从商业角度来说合情合理,二十世纪福克斯这个名字彻底成为历史还是让人唏嘘。

1935年,福克斯影业与二十世纪影业合并成立二十世纪福克斯,而在这之后的85年间,二十世纪福克斯一直是好莱坞影响深远的一座传奇制片厂,为不同年代的观众带来从《音乐之声》到《小鬼当家》,从《虎胆龙威》到《异形》这样不同类型的佳作,甚至一个简单的片厂logo,都早已是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共同回忆。

改名之后,经典的金雕塑、探照灯光束、小军鼓和小号犹在,福克斯这一行字却不会再有,之前《X战警系列》片头总会把X字母留到最后消失的花样,也再也玩不了了。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在改名官宣之后,二十世纪影业制片总裁艾玛·沃茨紧接着宣布辞职,而由她负责的、最后一部打着二十世纪福克斯标签的《极速车王》在今年奥斯卡获得两项奖项,为二十世纪福克斯风光下葬。

改名这一看似简单的决定和后续一系列新闻的背后,是越来越清晰的迪士尼战略布局,而二十世纪影业和探照灯影业接下来的命运,将是好莱坞电影工业未来发展的缩影。

传统片厂式微、流媒体与影院之争、迪士尼一家独大、好莱坞原创力疲软,所有这些行业内热议的话题,都可以在二十世纪影业这一个案例中找到对照。

二十世纪影业的三重困境

作为在迪士尼收购的动荡中幸存下来的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高层,艾玛·沃茨辞职的决定却并不令人意外。从她个人的辞职邮件中,仍可以看出她对福克斯和其所扶持的电影人们的爱。

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艾玛·沃茨是不得不离开了。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根据新闻报道和内部消息,艾玛·沃茨辞职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米老鼠之家对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近年的票房表现非常不满意,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在对福克斯大规模裁员时甚至表示,“福克斯的表现比我们收购时所预期的差太多了”。

2019年福克斯虽然交出了《极速车王》这样口碑票房俱佳的作品,探照灯的《乔乔兔》也让人惊喜,但这一整年中也有票房惨败的《优步危机》和《黑凤凰》,和远未达到预期的《星际探索》、《阿丽塔:战斗天使》。

新年开篇,接下来的《野性的呼唤》票房已可预见地不容乐观,更别提一再改档的《新变种人》。以上各种因素,都威胁到了迪士尼对艾玛·沃茨领导力和决策力的判断。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跳票太多次的《新变种人》

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来自艾玛·沃茨自己。迪士尼对二十世纪影业的详细规划和全面掌控,意味着艾玛·沃茨将完全失去创意与决策上的自由。迪士尼已经明确表示会将二十世纪影业每年产出的院线影片数量从六至七部降至四部,而该影业剩余的(甚至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将用于为Disney+和Hulu流媒体平台生产内容。

重启版的《小鬼当家》,就将是二十世纪影业为Disney+量身制作的第一部电影。这种业务上的巨大改变,在二十世纪福克斯影片票房失利和迪士尼需要更多流媒体内容的双重因素下似乎是大势所趋,但可能与艾玛·沃茨对二十世纪影业未来发展的设想有较大出入。

虽然许多漫威粉丝对于X战警和神奇四侠回归漫威老家喜闻乐见,但迪士尼对漫威英雄们版权的收回,也意味着艾玛·沃茨将失去对自己重要心血的掌控权。

在艾玛·沃茨和瑞恩·雷诺兹的共同努力下,《死侍》系列开创了R级超英先河、创下R级电影票房纪录,但现在艾玛·沃茨不得不看着这个已经深入人心的“小贱贱”去到全能操盘手凯文·费奇手里,忐忑迎接在漫威宇宙中的叵测未来。

除了X战警们,艾玛·沃茨参与开发的一系列其他IP,包括阿凡达、王牌特工、阿加莎探案系列,也都将受制于迪士尼的管理与决策。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20世纪影业今年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王牌特工:缘起》

艾玛·沃茨面临的困局并不只属于她个人,也是二十世纪影业,甚至整个行业目前都必须面对的困境。

二十世纪影业的困境之一,在于品牌定位模糊。迪士尼旗下的子公司们,漫威、皮克斯、迪士尼动画、卢卡斯影业,都分工明确定位清晰,各自有原创故事的大方向和可持续盈利的老IP,有一套纪律和创意标准。娱乐行业中项目组合管理是非常重要的一门学问,而深谙此道的迪士尼利用各子公司的稳定输出,在2019再次刷新了全球票房纪录。

虽然曾经还是大厂时期的福克斯有不少有潜力的IP,也有资本和资源去尝试从科幻到歌舞的各种类型片,但当二十世纪影业成为迪士尼手下的一员,没有明确品牌形象的它地位就变得极为尴尬,境遇还不如自家探照灯影业。

探照灯可以凭借艺术血统,成为迪士尼冲奥后备军和偏严肃内容的生产商,二十世纪影业却不得不被削减影片数量,等着迪士尼在未来为它安排一个精准好卖的“人设”。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三块广告牌》

但是,虽然迪士尼靠经营品牌立于不败之地,对于二十世纪影业这样的片厂来说,拥有一个清晰的定位真的是绝对的好事吗?

二十世纪福克斯不可否认地是做了不少让人失望的作品,但也正是在这种不断尝试的混乱中碰撞出了一个当年的破局者《死侍》,诞生出在票房上击败IP续作《霹雳娇娃》的《极速车王》。

当然,迪士尼是不可能以亏损为代价来放手促进原创的,迪士尼管理下的二十世纪影业,很可能不会再出大差错,但也大概率不会再有意外之喜。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极速车王》

回顾2019年北美票房数据,票房表现优异的作品基本都属于大IP、系列续作、大厂旗下定位精准的子公司出产的特定类型片(如华纳旗下新线影业的《小丑回魂2》和环球与乔丹·皮尔猴爪影业合作的《我们》)。

今年已公布的各厂片单,也显示出IP与系列续作热度不减,部分原创内容趋于类型化品牌化。然而值得欣慰的是,已经有不少决策者因今年众多的IP滑铁卢而幡然醒悟,明白IP不是万金油,需要质量和原创力支撑。如果能有更多向《小丑》看齐的作品,那它们是不是出身IP也不再重要。

另一方面,虽然许多原创内容是用遵循特定类型、找到固定观众群的商业思路规划,今年整年的原创作品数量还算是令人欣喜,多位有票房号召力大导的回归,或许能用商业和艺术的双重成功打破被IP和迪士尼模式牢牢把控的困局。要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的全球蔓延,2020年的好莱坞,本可以迎来一次回光返照。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信条》/《沙丘》

针对艾玛·沃茨的辞职,《阿凡达》制片人乔恩·兰多在采访中表示,希望迪士尼能找来一位同样以电影人为中心的新制片总裁。

艾玛·沃茨是出了名的乐于扶持和服务电影人,她与詹姆斯·卡梅隆合作密切,促成了雷德利·斯科特《火星救援》也努力推进着他的新作《最后的决斗》,赏识《金刚狼3》的导演詹姆斯·曼高德就交给他《极速车王》,也为瑞恩·雷诺兹担任制片和主演的新片《分身人》背书。

乔恩·兰多企盼大厂高层能扶持电影人的希望,侧面反应了目前好莱坞主流工业模式下创作者们权力被削弱的事实。这便是二十世纪影业乃至行业的第二层困境。当今的好莱坞已经几乎没有巨星效应了,IP和系列续作变成了最吸引观众的标签,成为了目前最有票房保障的项目。

但对于执导这些作品的电影人们来说,他们的光芒被这些名号响亮的IP们掩盖了不少,很多观众《雷神3》看得开心,但都是直到《乔乔兔》才知道塔伊加·维迪提的名字。不管电影人和制片们投入了多少心血,这些IP也都是带不走的,他们不过是合同工,而身后那一个个电影宇宙越来越完善强大。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三位执导过MCU影片的导演:乔斯·韦登、肯尼斯·布拉纳、佩顿·里德

除了这种IP品牌大过电影人的现象,另一层对于行业前景的担忧,在于大厂对导演们创意和表达上的制约。

詹姆斯·格雷被阉割的《星际探索》是资本力量操控作者表达的绝好例子,而蒂姆·伯顿和盖·里奇为迪士尼“跪着”拍出的电影,也遍布妥协和受制的痕迹。

当然,从商业角度考量这些决策都合乎逻辑,但制片厂话语权大大盖过电影人,在长期来看并不是一个良性发展的路径。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星际探索》

二十世纪影业的第三个困境,是不得不开始为流媒体生产内容

这种向流媒体转型的行业大趋势当然有很多好处,在中小成本影片生存空间被积压的当下,流媒体成为了它们的最好归宿,让许多不可能在大制片厂得到绿灯的电影得以存活。

但是,这种传统院线影片和流媒体内容间越来越清晰的分流,让观众在大银幕能看到的影片多样性急剧变少,也使得业内的许多内容生产方们更倾向于为流媒体制作风险更小回报更高的剧集。当曾经的电影人们都开始相信电视剧才是未来,这股流媒体大潮,会不会最终让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观众们变成小众稀奇的群体?

探照灯的三个方向

早在迪士尼宣布收购福克斯时,探照灯影业的未来命运就牵动着不少人的心。

大家对探照灯有亲切的感情是很正常的,作为好莱坞仅存的专注艺术电影的大厂子公司之一(另外还有索尼经典电影和环球的焦点影业),探照灯在成立的25年间产出过4部奥斯卡最佳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为奴十二年》、《鸟人》、《水形物语》),也是韦斯·安德森、欧格斯·兰斯莫斯等名导的密切合作对象。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比起二十世纪影业,探照灯的前路似乎要光明得多。

一方面,探照灯自己业务有专攻的品牌早已经树立起来,便于迪士尼直接加以利用,为迪士尼生产的内容提供多样性和原创性。

但或许更重要的是,二十世纪福克斯可是曾与迪士尼分席而坐的“六大”之一,但探照灯一直专注于中低成本影片,和老大迪士尼的路子完全不同,从任何角度都不会在未来与迪士尼影片形成竞争关系。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享受着更多自由度的探照灯,在未来或许可以向三个方向探索发展。

第一个路径,是参考“新线影业”商业模式

新线影业是靠恐怖类型片(《小丑回魂》系列和“招魂”宇宙)重塑品牌的典型案例,而在探照灯去年的惊悚片《准备好了没》以小博大成为票房黑马后,投身恐怖/惊悚这一目前盈利空间巨大的类型也显得尤为合理。至于这一条路是否行得通,得等到今年探照灯的新恐怖片《鹿角》上映后才能进一步判断了。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小丑回魂2》

在刚刚过去的奥斯卡中,探照灯的《乔乔兔》拿下了最佳改编剧本奖,再次印证了探照灯在艺术影片上的实力。探照灯这块成绩斐然的“冲奥”业务,正好弥补了迪士尼目前最显眼的空缺,成为迪士尼制约竞争对手Netflix的最佳武器

先不论Netflix受不受学院待见,至少迪士尼有能和《婚姻故事》、《爱尔兰人》在同一类别下竞技的作品了。接下来的一年里,探照灯已知的头号种子是韦斯·安德森的《法兰西特派》,也有《南国野兽》导演贝赫·泽特林的新作《温蒂》和赵婷导演执导的《无依之地》。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当然,迪士尼是不可能不榨取探照灯的剩余价值的。罗伯特·艾格是如此笃信流媒体就是未来,以至于只要进了迪士尼的门,就逃不过得做流媒体。迪士尼对探照灯的初步计划,是为Hulu创作符合该平台调性的原创内容

目前,探照灯已经签下欧格斯·兰斯莫斯来执导迷你剧《穿洛克菲勒西装的男人》,虽然该剧最终会在迪士尼旗下哪个流媒体平台上线还尚未宣布,但已经可以看出迪士尼利用探照灯品牌扩张流媒体帝国的决心。这部分内容,或许也可以替迪士尼对标Netflix和Apple+ TV与名导们签下的电视项目。

双栖霸主达斯米奇

根据迪士尼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迪士尼的流媒体服务Disney+已总共累积2650万订阅用户。虽然这个数字还是远远小于竞争对手Netflix1.6亿的全球用户数,也不如姐妹平台Hulu的3070万,但鉴于Disney+去年11月才上线,短短两个月能有如此大的用户数量,已经是个超过预期的好成绩了。

在11月流媒体大战还未打响时,就有人预言最后的赢家一定是迪士尼。从现在的数据和趋势来看,这些人很可能是对的:迪士尼正在利用自己的商业运作能力,采用不同平台分工明确、影院流媒体双线作战的模式, 进一步坐稳娱乐行业霸主之位

Disney+平台打头阵的《曼达洛人》,就再次证明了迪士尼无人能敌的制造爆款能力。当尤达宝宝的表情包刷爆社交媒体,许多本来对Disney+不感兴趣、不属于星战粉丝群体的潜在消费者都心甘情愿地交了订阅费。

《曼达洛人》完结不久,迪士尼就不留空档地在超级碗上放出《猎鹰与冬兵》、《洛基》和《旺达·幻视》的预告,下一个能让Disney+订阅量暴涨的大热门,一定就在这几部作品中。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迪士尼在流媒体上的第二个优势,是同时拥有Disney+和Hulu。迪士尼对两个平台的规划非常明确,Disney+继续跟牢品牌方针,呈现大IP和合家欢,而Hulu就成为更成人化内容的最好归宿。这样一来,迪士尼流媒体部门可渗透的年龄群变广了许多,Disney+和Hulu也能拥有与其他竞品相区别的卖点和定位。

在流媒体业务上,迪士尼比起Netflix最大的胜算,恰恰在于迪士尼不是只有流媒体。今年奥斯卡的惨淡战绩足以给Netflix敲响警钟,反思自己在行业中的策略和位置,而不同于Netflix引发流媒体与院线的争议,迪士尼一直在安抚影院,保持与院线的良好合作关系,这是Netflix不管买几座电影院、拍出几部《爱尔兰人》都换不来的。

算上福克斯,迪士尼占据了去年美国院线票房收入的40%,而迪士尼也不断在用行动告诉院线自己对影院和流媒体同样重视,会纯熟地为院线培养观众,供应那些能吸引观众进影院的大片。这种不动院线蛋糕、大家有钱一起赚的态度可以说是成为了迪士尼发展流媒体的免死金牌,让迪士尼可以更自如地院线电影和流媒体双线并进

决战网飞:迪士尼的史诗布局-Gamewower

1935年的《野性的呼唤》,是二十世纪影业在于福克斯影业合并之前的最后一部电影。而如今,被去掉“福克斯”之名的二十世纪影业发行的第一部电影,恰好是新版的《野性的呼唤》。

这样一个奇妙的轮回之后,二十世纪影业这个名字背后,是一个越来越难以撼动的霸主迪士尼,是它越来越模式化的内容战略,也是一整个行业投向流媒体的大趋势。

2020年对于好莱坞一定会是很有趣的一年,大IP是否会继续成功,Netflix是否会在败走奥斯卡后改变战略创造流媒体新模式,《寄生虫》的成功是否会带领好莱坞走向国际化,好莱坞又是否会有突破性的原创内容,以及——“超级黑天鹅”新冠肺炎的全球大蔓延所引发何种不确定影响,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将决定电影工业的未来命运。

二十世纪影业的改名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章节,而这场创意与资本的游戏,一定还会有更多惊喜和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