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电竞的历史上,由于打假赛被处罚的选手不在少数,RW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的选手weiyan就在今年3月底因此刚刚被处罚。

在中国电竞的历史上,由于打假赛被处罚的职业战队也不在少数,2018年的3月底,Mars耀宇传媒宣布,终身禁止ROCK.Y俱乐部与Ulrica俱乐部参加DPL和Mars旗下所有赛事。

但这些都没有近日所发生的假赛风波影响更大。

IMBA传媒、CDA联盟、Mars耀宇传媒在近日共同发布公告,多方查证Newbee电子竞技俱乐部DOTA2分部参与了不正当竞赛并从中获利,终身禁止Newbee战队DOTA2分部参与上述三方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终身禁止Newbee DOTA2分部队员一号位Moogy、二号位Aq、三号位Wizard、四号位Waixi、五号位Faith以及领队feng参加以上三方所举办的DOTA2赛事。

NewBee被禁赛背后 俱乐部的资本化大势-Gamewower

这件事情的影响力之所以如此巨大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涉事人员之广,从领队到场上参赛的5名队员被全部禁赛,这在以往不多见;其二是NewBee这个名字的背后是Ti4冠军、Ti7亚军,在国内所有的电竞俱乐部中,NewBee是顶级豪门之一。

连NewBee这样的豪门都疑似将手伸向了博彩打假赛吃外围,我们会知道博彩在电竞圈已经有了多么深的渗透。

2020电竞博彩市场预计1130亿元

根据Newzoo于今年年初发布的调查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营收将超过11亿美元(不包括广告平台收入),较2019年的9.506亿美元增长15.7%;此外,今年电竞行业用户数量有望达到4.95亿人,同比增长11.7%。

从用户数据上去看,很显然电竞已经成为了当下的主流竞技运动,如果以这个角度去看,衍生出电竞博彩这个品类就不奇怪。

目前电竞博彩主要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如Bet365、威廉希尔等传统的体育博彩网站开拓新的品类,以现金投注为主流,一种是CS:GO Lounge等游戏道具投注平台,以稀有的可以交易的游戏道具作为投注媒介,此后在这两大基础上又逐渐的衍生出了比特币投注平台。

这个市场的盘子正在逐年增大,早在2015年时,有数据就显示基于道具的博彩收入市场为8亿美元,而传统博彩为2.5亿美元。

彼时,电竞博彩的市场规模已经远远高于电竞市场本身的规模,这样的情况在传统体育行业不奇怪,比如2016年北美四大体育联盟之一的NFL年收入130亿美元,但相关的博彩产业收入达到了500亿美元。

到了2016年,电竞博彩业开始迎来了大踏步式的发展,在《CSGO》的科隆站决赛上,在CS:GO Lounge上84000人投注了32.1万皮肤,一度创下了道具博彩的新记录。

随后不久,拉斯维加斯正式开通了电子竞技的博彩业务,在同年年底《英雄联盟》IEM奥克兰站上,拉斯维加斯酒店正式宣布LOL也成为他们博彩项目,而且是合法的。

当时内华达州州长Brian Sandoval曾说:“这个公告是确保内华达州成为世界电子竞技资本的重要一步,借助这个独特的机会,将新技术融入到我们的行业之中,我们正在扩大博彩这个传统行业的潜力。”

随着电竞博彩这么多年的发展,这个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尽管这当中经历了V社对道具模式的严厉打击,但依旧阻止不了这个产业的蓬勃发展,海外博彩行业咨询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预计,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的市场规模可能将达到1130亿元。

正如传统博彩与传统体育已经形成的不可分割的紧密关系,电竞博彩与电竞行业也已经形成了不可分割的关系,在传统体育中,以足球为例,各大俱乐部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博彩公司的影子,比如在英超,超过50%以上的球队在主场的广告位置上有很大一部分是博彩网站,再比如皇马皇马、AC米兰这样伟大的俱乐部,其胸前的广告也曾是博彩公司Bwin,而Bet365甚至成为了英超俱乐部斯托克城的所有者(现已降级)。

在电竞领域,南都曾报道,2018年Ti8举办期间,18只参赛队伍,露出冠名博彩网站名字的队伍共有9支,由安博电竞赞助的PaiN战队、威客电竞赞助的OpTic战队、竞技宝赞助的TNC、亚博电竞赞助的VGJ.S、U赢电竞赞助的VGJ.T和TEAMSECRET战队、龙虾电竞赞助的VG、亿电竞赞助的Mineski,以及Rivalry.gg赞助的Fnatic。

此外,还有接受了博彩网站赞助但未冠名的还有三支队伍,分别是雷竞技赞助的NB战队、猫先生赞助的VP。

这当中,还有如LGD与VPGame这个平台之间复杂的关系,有FaZe俱乐部的CVO(首席价值官)Banks在采访中公然表示自己曾经营着一家博彩道具网站,这家网站高峰时日营收20万美元。

电竞与博彩无法切割

博彩业对于电竞竞技的渗透已经到了方方面面,甚至出现了一些专门研究电竞赛事数据的公司,而这些公司主要的受众用户就是参与博彩的用户。

随着这个产业渗透力越来越强,相对应的是打假赛的行为在行业内也就越来越常见,从过往的案例去看,主要是低等级的俱乐部,或者高等级俱乐部中的个人为主体,类似Newbee这样的豪门俱乐部为主体被官方封杀极其少见。

这其实恰恰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电竞俱乐部目前的问题,资金的问题。

作为国内在《DOTA2》上成绩最好的一只战队,Ti大赛的一冠一亚为Newbee带来了至少千万美元的奖金收入。

但随着这两年的扩张,以及在Ti上持续的失利,Newbee的经济情况早就已经出现了问题,一些分部如《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2》等队员的薪资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下发。

据传闻表示这是因为背后的投资人选择了撤资,从而导致了Newbee的资金链断裂。

资金,这是所有电竞俱乐部都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由于电竞产业依旧处于发展的阶段,当下所有俱乐部基本上都在以亏损换未来。

当然,并不是说完全没有盈利,但这太依赖于成绩,如S系列赛或Ti系列赛的夺冠,然而冠军一年只有两个,偶然性因素极大。

根据雏鹰农牧(OMG电子竞技俱乐部母公司)披露信息,噢麦嘎(OMG电子竞技俱乐部)2016年营收1119.95万元,净利润为-2471.17万元;2017年上半年营收318.97万元,净利润为-1496.47万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累计亏损3542.54万元。

作为首家上市的俱乐部丹麦Astralis电竞俱乐在3月公布了其2019年财报,全年净收入为710万美元,净亏损500万美元。

与亏损所相对应的是,夺得S9冠军的FPX俱乐部背后是FunPlus这家中国游戏公司出海收入第一的公司,刚刚击败TES拿下LPL春季赛冠军的JDG背后是京东,而TES的背后是滔博体育。仅在LPL,还有如SNG,BLG,背后分别是苏宁和B站电竞,RW背后是华硕ROG。

电竞俱乐部早就已经不是一般俱乐部所可以玩的动的,大企业以宣传为主要目的的进入使得电竞俱乐部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

然而电竞俱乐部不只是有大俱乐部,还有很多的中小俱乐部,这些中小俱乐部要生存,在顶部通道被封死,在资金需求越来越庞大的情况下,和博彩相挂钩并不奇怪。

不单单是电竞如此,即便是已经高度成熟的传统体育也是如此,在足球比赛中,一些非主流联赛或低等级联赛向来是假球的高发地带。

假赛行为的发生,无论是俱乐部为主体,还是个人为主体,主要因素必然是经济的因素,在正常渠道无法满足俱乐部和选手个人的生存需求时,假赛的诱惑也就无法阻挡。

从这方面去看,不得不承认暴雪、腾讯所主导的准入金制度的正确性,正是因为准入金制度的存在,从而使得参与其中的基本都是一些实力不错的俱乐部,一定意义上保证了俱乐部可以稳定的运营,同时与博彩行业保持一定距离。

而V社旗下的CS、DOTA2频频发生的假赛事件或许也与其杯赛的体制以及没有准入制度有关。一些参赛队伍在出现假赛行为而被官方禁赛之后,可以立马换个LOGO、换个队名、换个ID重新报名参赛。

电竞这个产业与博彩永远不可能做完整切割,电竞主办方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假赛被压缩在一个可承受的空间中。比如V社所应该做的显然是改体制,而不是所谓的封杀道具交易行为。

而这又将归结到电竞俱乐部的资本化方向,设置一定的门槛给与俱乐部,一定意义上可以解决这当中的假赛行为。

电竞俱乐部看上去会加速其资本化的过程,中小俱乐部正常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