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圣杯投资”)为账号主体的“恺甲骑士”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恺英网络40多名股东及员工实名举报》的一文。

文中指责王悦作为圣杯、骐飞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同时对恺英现任董事长金锋提出指责,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并呼吁主管部门暂缓相关被质押股票的拍卖。

对于上述公开信,恺英网络火速回应,于28日当晚发布了《致圣杯投资及骐飞投资全体合伙人的公开信》,恺英网络表示《举报》中无端指控公司参与了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自身的商事行为,将两家合伙企业历史商业活动的现实困境责任归咎于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举报发起者为恺英网络第二大股东及上海恺英曾经的联合创始人冯显超。而在文章发布后,却有参与股东在朋友圈表示仅为维权,对于恺英网络和现董事长的指责在无证据下并不支持。

质押之事发生许久,为何现在爆发维权?

举报一文:不知情、不合法、求彻查

根据举报一文说法,2015年借壳上市,上市前夕恺英网络为了感谢为恺英奉献近十年的老员工,内部出台了1.28元/股认购的股权激励机制,持股平台为骐飞投资(法人王悦)和圣杯投资(法人冯显超),这些老员工均按照恺英的要求将认购金足额汇入了指定账户。

前脚举报后脚就被打脸?恺英网络股票质押问题究竟锅落谁家?-Gamewower

根据2019年5月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据披露,王悦、冯显超、骐飞投资、圣杯投资所持有大部分公司股票都已被质押或冻结。

对于联合声明的内容,可总结为:不知情、不合法、求彻查、暂停股票拍卖。

其一、圣杯公章、法人章、财务章均由王悦保管,相关质押不知情。

其二、6月2日,海通证券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场外拍卖被圣杯质押股票,由金锋筹不明资金接手,圣杯成空壳,同时背负巨额债务和税金,需要股东承担。要求彻查金锋资金来源。

其三、王悦以圣杯、骐飞的名义与杭州九彤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九彤”)、深圳市华泰瑞麟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泰瑞麟”)签署的《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存在利益输送,不合法。

其四、骐飞被质押股票拍卖在即,请求暂停相关股票拍卖。

恺英回应:理解但与公司无关、冯显超无担当

恺英网络于6月28日当晚发布了《致圣杯投资及骐飞投资全体合伙人的公开信》,恺英网络表示《举报》一文中无端指控公司参与了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自身的商事行为,将两家合伙企业历史商业活动的现实困境责任归咎于公司。

公开信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及圣杯投资、骐飞投资《合伙协议》的约定,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

因此,冯显超作为圣杯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王悦作为骐飞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分别对两家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承担相应的法定责任。

恺英作为作为一家公众公司,按照法律法规和相关监管规则依法运作,不应该成为其他法人或个人解决商业纠纷和现实困境的捆绑对象。公司支持两家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愿意在法律框架内提供全力配合,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调查配合、法律咨询等。

“希望圣杯投资、骐飞投资全体合伙人提升分辨能力,根据相关事实依法维护自身权益,不要成为没有担当、转嫁矛盾的相关责任人员的利益捆绑工具,从而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信中以碰瓷一词形容此次举报行为,同时指出冯显超四大问题:个人涉案后拒不配合公司进行法定信披; 公司困难时期辞去公司及子公司所有职务;对公司解决历史问题、提升经营管理的重大决策不予支持; 枉顾自己GP法定责任,将管理失职责任强加他人。

谁是受害者?谁该负责?

恺英网络回应很明确,王悦与冯显超应该为骐飞和圣杯负责,而并非恺英公司。冯显超此次碰瓷的行为是为转嫁矛盾相关负责人,别有用心。

前脚举报后脚就被打脸?恺英网络股票质押问题究竟锅落谁家?-Gamewower

在不知情前提下,这些持股的老员工确实受到了权益损害。在损失股权的同时,还要背负巨额债务,是本次支持维权发起的根本原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作为本次举报发起者,恺英网络第二大股东及上海恺英曾经的联合创始人冯显超,其本人同时也是圣杯的法人。

而在《举报信》中所提到的“圣杯公章、法人章、财务章均由王悦保管,相关质押不知情。”

这一点其实颇为值得推敲,圣杯的质押并不是单次质押,而是分为多次。

前脚举报后脚就被打脸?恺英网络股票质押问题究竟锅落谁家?-Gamewower

根据我们的整理,圣杯在2016年到2017年期间,进行了5次质押,且这5次质押均已公告的形式在相关的证券网站进行了披露,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同时也是被质押公司的法人,在股票被多次质押时毫不知情,这一点值得注意。

前脚举报后脚就被打脸?恺英网络股票质押问题究竟锅落谁家?-Gamewower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员工在朋友圈的表态,只是为了维权,对于举报一文关于恺英网络公司、王悦以及金锋相关情况的说法在无证据的情况下并不支持。

Gamewower还注意到,按照6月26号参与维权见面会员工的说法,40多人中存在通过视频远程参与的股东,那么这份声明中40多位签名和手印是否有他人代签的情况?

前脚举报后脚就被打脸?恺英网络股票质押问题究竟锅落谁家?-Gamewower

而目前,网络上的确有关于此番联名签署的举报信中,笔迹类似的质疑。

正如恺英网络而言,未持有圣杯和骐飞股份、未参与两家决策,也不应成为解决商业纠纷和现实困境的捆绑对象。

员工股东们利益受损,还要承担额外债务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需要找到正确的负责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