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资本、大时代下的中国电竞-Gamewower

中国电竞在经过20年的发展后,迎来了另外一个时代。

中国电竞俱乐部现状

8月24日,在腾讯电竞的年度发布会上,KPL联盟主席张易加宣布,微博、快手两大公司正式收购KPL旗下战队TS、YTG,并更名为WB.TS、KS.YTG,两大互联网巨头正式涉足电竞俱乐部的运营。

而在此之前,KPL体系之下已经有了TES、DYG、RW侠、TTG.XQ这四家背后有企业投资的战队,加上最新的两支战队,总共16支KPL战队中,由企业投资的占比已经接近40%。

8月27日,LPL夏季赛总决赛TES和JDG打满五局,TES最终笑到了最后拿下冠军,而就在几个月前的春季赛总决赛,同样是TES与JDG进行最终的对决,那一次是JDG拿下了冠军。

TES和JDG,加上在随后的资格赛中拿下名额的SNG、LGD,这四家俱乐部将代表LPL赛区进军今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

这四家俱乐部,TES的背后是滔博,JDG的背后是京东,SNG的背后是苏宁,四家俱乐部,三家俱乐部的背后有企业背景。

与此相对的是,传统的御三家俱乐部,EDG、RNG、WE集体缺席了S10,在S赛的历史上,这是S3后首次出现。

LPL的天看上去变了,从2017年的S7赛上EDG、RNG、WE成为代表LPL赛区征战S赛,到S10集体缺席,仅仅3年的时间。

在2016年LPL夏季赛的名单中的12支俱乐部,如今还以原先的俱乐部名字出现在2020年LPL夏季赛的俱乐部,只有EDG、RNG、WE、IG、OMG、VG、LGD这7家俱乐部。

取而代之的正是有着企业背景的大量俱乐部,在LPL目前的17家俱乐部中,7家俱乐部有着企业的背景,和KPL一样,占比同样已经达到了40%左右。

这就是当下中国电竞俱乐部的现状。

大资本介入与联盟制度变化

变化是从2017年开始。

2017年4月30日,LPL官方宣布LPL改革计划。LPL联赛进行联盟化,包括取消升降级,战队席位固定并对席位进行招标。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2017年苏宁收购的TBG升入LPL,京东在2017年收购QG,滔博在2017年联手DAN,ROG在2017年赞助成立RW,B站在2017年收购IM…..

取消升降级,战队席位固定,这一举措使得LPL开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LPL宣布席位制时,当时担任Riot Games大中华及东南亚区负责人的叶强生和英雄联盟中国品牌及电竞负责人的金亦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了这一举措的原因。

叶强生:重要的是有长期的经营能力,对电竞有热情,有想法,有规划,同时又能够带来很多的资源支持,我们希望有好的合作伙伴跟我们合作,这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条件。

金亦波:我们要做联盟就是要对整个联盟有长期价值。为什么要长期,我们是一个联盟,如果有一个俱乐部如果短期突然出现很多负面,对整个联盟都是有损失的。

大资本的进入对于俱乐部的生态好处显而易见,俱乐部在运营、赛训等方面变的越来越稳定,不再是急功近利式的发展,而是更加注重长期的价值。

最直观的体现上,从2018年开始,来自LPL的俱乐部在国际赛事中对于冠军几乎呈现垄断的态势。而另外一面,在TS被微博收购前,前TS队友阿泰直播透露,TS已经欠了两年的奖金没有发。

而更深入一点的是,当洛杉矶湖人这样的豪门前几年虽然成绩一直在倒数徘徊,但是它的商业价值却并未降低多少,它也可以去承担重建的风险。

这样的机制带来的是整个联赛的稳定性,由此可以触发更大的商业价值,另外可以长期的去沉淀自己的粉丝。

反面则是足球圈内俱乐部因为急功近利式高投入获得成绩、收获大批粉丝,但又因为投入减少从而整个市场受到巨大影响的案例已经屡见不鲜。当年英超的布莱克本、意甲的拉齐奥都是很明显的例子。

这也是为什么欧足联推行财政公平的原因,其本意是希望避免出现俱乐部急功近利式的发展后导致的断崖。

会不会挤压中小俱乐部的生存环境,这是大资本进入后的一个考验。

一个很明显的是,从2017年开始,选手的价格越来越昂贵,类似EDG、RNG这样的传统豪门在转会期和前几年相比变的越来越沉寂。

所以,在今年的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LPL联盟公布了财务公平计划,“为推动联盟的长远发展,LPL将逐步实施俱乐部及选手财务公平规则,旨在调节俱乐部支出增长速度,根据该规则,联盟将赛训支出进行限制,并对超限部分征收奢侈税以控制支出,征收的奢侈税将用于人才的培养,以支持生态长期发展。同时,联盟对选手获得的荣誉给予认可,并规定选手赛训收入与其获得荣誉、成绩挂钩。”

具体来说,这一计划是参照了NBA的奢侈税制度以及明星选手的工资政策,对于俱乐部正在急速攀升的支出加以控制,一定意义上保证中小俱乐部的竞争力。

全新的时代

席位制是一个引子,背后更深的原因是当下的中国电竞显然正在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7年,S7落户中国,2019年Ti9落户上海,2020年S10落户上海,2021年S11将在中国举办……

全球范围来看,两个最顶级的电竞赛事持续的落户于中国,一个正呼之欲出的答案是,中国电竞正在成为全球电竞的中心。

9月7日,V5俱乐部宣布,将落户于深圳,其成为了LPL联盟旗下第6家拥有主场的俱乐部。

而当我们回顾目前中国的几个大城市会发现,在LPL方面,JDG在北京,OMG在成都,LGD在杭州,LNG在苏州,WE在西安,V5在深圳,而如BLG、RNG、IG等在上海。

KPL方面,Hero在南京,eStar在武汉,TTG在广州,AG超玩会在成都,QG在重庆。

在2019年中国GDP前10的城市当中,除了天津外,9个城市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主场俱乐部,而南京排在第11。

这些落户于各大城市的俱乐部,就是中国电竞当下的写实,各地政府对于这些俱乐部都几乎出台了一定的扶持政策。

这其中,还有如海南省出台了海六条,打造“海南国际电竞港”,上海出台了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20条意见,提出力争3年至5年内,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等等。

在用户方面,企鹅智库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范围内的电子竞技观众总数将增长至4.54亿,同比增长15%;其中电竞核心爱好者约占2.01亿,同比增长16.3%;而中国在2019年国内电竞用户数突破3.5亿,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核心电竞爱好者,达到7500万。

在收入方面,来自腾讯电竞和尼尔森体育共同发布的《2020年电竞商业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电竞行业收入将达到11亿美元,同比增长率达到15.7%。其中中国电竞以3.85亿美元与高达35%的营收占比贡献了最大份额,也是首次超越北美。

很显然的是,从各个方面去看,中国电竞正在走向另外一个时代,正如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在今年的电竞大会上所提到的,“如果提到篮球,大家可能会想到NBA;提到足球,除了世界杯,可能还会想到一些传统的足球强国,或是意甲、西甲等顶级的足球联赛。而以电竞为核心,一种新的体育格局,一种更为广泛参与的新秩序,正在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