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起假赛事件,LPL联盟旗下FPX战队打野选手BO被查出在去年参与假赛,而当时他是ES二队的一名队员。

近几年以来,围绕在电竞赛事上的假赛层出不穷,从《英雄联盟》的职业赛事,到《DOTA2》的职业赛事,以及如《CS:GO》、《绝对求生》、《王者荣耀》、《守望先锋》等职业赛事都曾出现过假赛事件。

在这一起起的假赛事件当中,虽然有如NewBee这样整个战队被禁赛,也有如Condi这样的顶级联赛选手被处罚,但我们会发现目前被查出参与假赛的战队或个人,更多是处于非顶级职业联赛中,包括这次事件的主角BO,涉及假赛的那场比赛是在LDL中。

很显然,这当中固然有非顶级职业赛事不怎么受到关注,易于操作,但更多的指向还是俱乐部的商业形态的缺失,导致这些战队、选手走上了假赛这条不归路。

1

电竞俱乐部不赚钱,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更多的俱乐部都是以严重的亏损形态运营着,即便是商业化最为成熟的LPL联盟旗下,也少有俱乐部能够盈利。

一个佐证是,从2017年开始,LPL旗下的俱乐部便开始了资本化,大型资本如京东、滔博、哔哩哔哩、李宁等纷纷进场。

这当中的一个因素就是,那些将席位以及俱乐部出售给这些资本的俱乐部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将俱乐部出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而我们从已经上市的几家俱乐部的财报去看,情况也毫无例外,比如号称第一家上市的的Astralis Group在2019财年的营收达到了700万美元,净亏损达到了500万美元。

另外由贝克汉姆参与投资的Guild Esports在上个月宣布了上一个财年的业绩(2019年9月3日至2020年9月30日)的业绩,税前亏损为270万英镑。

当这些顶级的俱乐部尚且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那么可想而知那些长期处于聚光灯之外的二线、三线俱乐部以及选手到底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一般而言,运营俱乐部的受益无非分为以下几个环节,第一个是联盟的分成,这当中包括赛事的版权售卖,联盟赛事的赞助分成,奖金分成等等,第二个是自身俱乐部的商业赞助,第三个是和直播平台的直播合同,第四个是俱乐部粉丝带来的收益。

但这四个环节,几乎无一可以照顾到顶级联赛之外的战队,非顶级联赛的战队最大的收益基本上只有一条路,就是青训选手的转会收入,而最稳定的收入只有联盟极少的分成。

由此所带来的假赛就并不奇怪,在经济因素的驱动之下,假赛为这些俱乐部和选手带来了最为可观的收益。

2

当然,这当中快速发展的电竞博彩为此起到了最大的助推作用。

英国安全赌博咨询委员会的调查统计,在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这一年之间,英国电竞博彩行业收入增长了30倍,这其中已经不乏如PaddyPower,Bet365和Betway等知名博彩巨头。

而根据英国安全赌博咨询委员会预估,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行业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

与此相对应的是,市场分析公司Newzoo对2020年电竞市场的预测,其估测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能够创造9.503亿美元的营收。

毫无疑问,电竞市场最大的商业价值被体现在了博彩行业,这一结果之下,指望电竞赛事当中没有假赛几乎是不可能的。

著名博彩公司威廉希尔的美国首席执行官乔·阿瑟表示,“只要电子竞技继续存在,与之相关的电竞博彩也会继续存在,这很明显。”

而赌场管理公司第五街博彩的首席执行官、内华达州电子竞技联盟创始人塞思·肖尔在谈到当下电竞博彩的增长时预言:“我预计在未来5至10年内,在北美地区,电子竞技将在总下注额方面仅次于NFL和NBA。”

如今,各大博彩巨头正在积极的参与电竞项目,美国大型博彩公司DraftKings在去年为《CS:GO》和《英雄联盟》开通了独立入口,让这两个电竞项目与NBA、NFL等老牌传统体育博彩项目并驾齐驱,除此之外,DraftKings还为电竞博彩项目设置了大量优惠政策,向新用户赠送赌金,这些赌金可以用来投注《英雄联盟》、《CS:GO》。

另外,在一些知名俱乐部的赞助商名单中,也正在逐渐出现一些博彩公司的身影,上文所说的Astralis Group的赞助商名单中就有一家名为Unibet的博彩公司。

更让人映像突出的是在2018年的《DOTA2》TI8期间,几乎所有俱乐部都被博彩公司进行了赞助,用以宣传旗下博彩网站。

在传统体育如足球等行业上演的一幕正在慢慢渗透至电竞行业,第三方机构Statista曾对2016-2017英超赛季的各种市场赞助行为进行统计,发现50%以上的市场赞助行为和博彩相关。

如今,在各大俱乐部的主场广告牌上,博彩公司的身影几乎已经无孔不入,甚至在一些知名俱乐部的球衣胸口的赞助商名单中,也有博彩公司的身影。

在博彩行业对电竞行业渗透如此巨大,在本身电竞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的情况下,假赛是不可能会杜绝的。

当然,即便是在经济已经高度成熟的足球行业,假赛依然还存在,归根结底,竞技与博彩本身就是双生体。

一个不得不提的事实是,即便是非赛事,而是主播的直播,也正在出现各种博彩的身影,在一些博彩网站上,除了赛事外个人直播也被用作给用户下注,不仅可以确认胜利时的赔率、失败时的赔率、比赛时间等,还可以通过该应用程序直接观看相关选手的比赛。

所以,假赛这件事会一直伴随着电竞赛事,电竞商业价值的放大,只能有助于减少这一情况,但依旧无法完全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