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游戏直播在行业一直是一个独特的生态圈,但这个独特的生态圈正在与外界加速连接。

近日,快手游戏直播又迎来了一位订阅突破1000万的游戏主播——侠客红尘,从去年12月自抖音转战快手游戏直播,到粉丝突破千万,这一切发生在短短的4个月内。

通过侠客红尘 快手游戏直播向外搭建了一座桥-Gamewower

侠客红尘在快手的粉丝突破1000万后,腾讯《和平精英》项目组也发动全站资源在4月18日当天全网推送这一信息并启动相关活动,以此祝贺这位主播。

如果单从粉丝的数量以及涨粉速度来看,侠客红尘都比不了同属于快手《和平精英》板块的牧童,后者在快手拥有超过4000万的订阅。

与土生土长在快手的主播所不同的是,侠客红尘在加盟快手前,已经是《和平精英》领域知名的视频创作者,在抖音等平台拥有众多粉丝。

外站的创作者加盟快手游戏直播并取得这样的一个成绩,这是第一次。

“孤岛”快手

从游戏直播行业生态看,快手实际上一直与行业内所熟知的主流游戏直播有明显区别。

从主播的构成有一个十分直观的对比:在斗鱼如PDD、yff、Doinb等头部主播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职业电竞选手”,而在虎牙,如Uzi、韦神等大主播同样有着这样一个身份。

这两大平台以及企鹅电竞包括之前已经倒闭的熊猫直播等,在游戏内容上都更加强调于技术,提供硬核向的内容。

而快手从一开始所走的就不是这个路线,游戏直播在快手衍生的那一刻开始,其内容就是以草根主播为根基,以符合平台本身调性的娱乐内容为主。

所以此前在快手,我们很少看到职业选手出身的游戏主播,大多数是快手自己所培养的视频作者转型,单纯的“技术教学”在快手平台不是主流,能否找到“节目效果”、主播是否风趣幽默才是关键。

换言之,在快手,“快手主播”的重要性可能远高于一个“游戏主播”。这当中的区别是首先要了解快手的用户,快手平台内的主流内容,其次才是对游戏的理解与掌控。

也正是因为与业界普遍认为的主流游戏直播风格有所区别,尽管在去年ChinaJoy期间已经达到了2.2亿月活,坐拥行业最庞大的流量,但快手游戏直播在行业内似乎并未引起与之流量相匹配的重视。

在快手游戏直播生态圈当中培养起的草根主播中,以《和平精英》为例,牧童、王小歪是比较出名的两位主播,但外界鲜有人知的是,超过1000万订阅的《和平精英》主播还有不羡仙、我是大佬-、迪妹、柚子无敌、脚脚和和平精英、小畅等主播。

1000万订阅的主播在全网的游戏主播当中都应该是最顶级的主播,但这些主播在快手之外的用户圈层以及行业内人士眼中的影响力却与这个订阅数字并不匹配。

横向对比,同样是拥有1200多万订阅的主播,我是大佬-和虎牙主播不求人之间在行业内的影响力有着本质的不同。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反差,主要的原因就是快手游戏直播的自成一派,在行业中没有形成对标,这既可以认为是快手游戏直播风格独树一帜,也可以看作快手游戏直播是一座“孤岛”,影响力再大也仅限于在平台内。

向外建桥

独树一帜的内容调性,内循环的发展模式,是快手能够在游戏直播行业快速发展的关键,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与斗鱼、虎牙两大平台风格相似的其他游戏直播平台都没能取得与投入相匹配的成绩,纷纷倒闭。

“孤岛”给快手带来了竞争上的绝对壁垒,但同时也带来了向外扩张的阻力。

在快手的战略当中,游戏直播业务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垂直细分赛道,可以带来内容上的多元化,同时可以给主站带来用户增长。

这一点与B站对于游戏直播的看法是类似的,在“出圈”的大战略下,游戏直播这个赛道被B站认为是极其重要的一块,被给予拉动增长的厚望。

快手游戏直播一直是接受平台的流量支持,在平台的扶持下茁壮成长,但未来必然是需要为主站提供反哺,也就是带来用户的增长,特别是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群体。

因此,保持之前的“孤岛”式玩法是不行的,快手游戏直播必须要搭建起“孤岛”与外界的桥梁,让外界的流量可以流入以及留存。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快手游戏直播就开始加速在主流电竞内容上的建设,陆续引入S9这样的顶级电竞赛事,LPL、KPL、PEL等常规化的电竞赛事覆盖。

到了2020年,快手更进一步的以《和平精英》为支点,签赛事、签战队、签职业选手,进一步靠拢主流游戏内容。

通过侠客红尘 快手游戏直播向外搭建了一座桥-Gamewower

与此同时,如嗨氏、蓝烟等外站的主播,也被快手一一的签下,以此碰触壁垒、建设桥梁。

从实际效果来看,赛事资源的聚拢为快手游戏直播补足了最重要的内容,避免了一些用户在接触游戏直播后的流失;而从签约主播侧,亟需有更多发力与成果。

正在与外界打通的“孤岛”

显然,向外扩张这条路上,快手游戏直播需要一个案例去证明自己与外界正在融合,证明“桥梁”的存在。

这个时候侠客红尘加盟了快手,一个已经在全网拥有海量粉丝的视频创作者,在快手开启了游戏直播。

从内容属性上看,侠客红尘的所创作的内容娱乐属性也要大于游戏属性。我们分析了侠客红尘在其他平台所创作的内容,发现她以反差萌的声音为主要卖点,同时每期会按照粉丝给出的任务去完成挑战,比如单发狙挑战吃鸡、平底锅挑战吃鸡、手雷挑战吃鸡等等。

通过侠客红尘 快手游戏直播向外搭建了一座桥-Gamewower

以此来看,侠客红尘与快手游戏直播的内容调性是吻合的,但又有所不同,其娱乐内容注重的人设的构建。这个“外来者”在快手的爆红的原因不仅在于内容的“娱乐属性”更大,也得益于快手游戏直播的整个环境正悄然发生变化。

变化来自于《和平精英》,在这个直播行业又一个大流量的品类上,快手已经成功做到了行业第一,无论是大主播的数量、赛事的覆盖、和官方的联动等各方面。

由此而来的是,快手游戏直播的生态当中,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由“老铁”组成,大量的《和平精英》用户涌入带来了用户结构的改变。

这说明,快手已开始具备培养出非“快手DNA”主播的能力。侠客红尘的出现对于快手游戏直播是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一个在业界、用户层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创作者,在快手开启直播同样可以快速走红,证明了快手这座“孤岛”正在与外界打通。

快手游戏直播,正在加速向外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