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华为正式公布鸿蒙系统,按照华为在发布会上对外的阐述该系统是一个面向未来的OS,它的出现不是为了取代安卓系统,而是万物互联的入口。

在这个庞大的野心背后,所需要的是尽可能对于内容制作方和硬件厂商的开放和包容,只有这样才能承载这样的野心。

然后事实却并不是如此,在鸿蒙系统上,我们看不到这样的心态,一个最为典型的案例是游戏内容,任何没有与华为应用商店合作的游戏,如《原神》、《万国觉醒》等产品,在鸿蒙系统之下,都被拦截了。

鸿蒙系统到底是华为真正的野心展示,还是另外一个加强霸权垄断的工具,这存在疑问。

在鸿蒙系统的功能当中,“纯净模式”这一系统默认的模式被反复提及,这一功能推出的原意是为了防止手机上的各大流氓软件私自下载安装。

任何需要在鸿蒙系统纯净模式下运营的APP必须已经是在华为应用商店上架的产品,没有与华为应用商店合作的APP无法搜索,即使从如浏览器等入口下载了安装包,依旧无法运行。

在鸿蒙系统发布的这两天当中,已经有许多的用户被这一模式所困扰,其中以游戏用户占主要比例。《原神》、《万国觉醒》、《明日方舟》等游戏用户都被纯净模式进行了拦截。

鸿蒙到底想要什么?是维护渠道的霸权还是万物互联?-Gamewower
为什么在被拦截的用户当中,游戏用户成为了体量最大的那一批人,这就要谈到渠道和厂商的纷争。

在2020年,游戏行业的一大焦点就是以华为、小米等为代表的“硬核渠道”联盟,和以米哈游、莉莉丝、鹰角等为代表的游戏厂商关于渠道分成上的博弈。

在原有的分成协议当中,渠道和厂商之间基本上保持着55分成的协议,这一协议用网易CEO丁磊的话说,“中国的安卓渠道分成高达50%,甚至比苹果还贵20%左右,是全世界最贵也是不健康的。”

基于此,随着买量等可以代替渠道联运模式的出现,诸多厂商在发行产品时拒绝渠道联运,拒绝55分成,比如上文所说的《原神》、《万国觉醒》等产品并没有上架华为应用商店,所以就直接出现了拦截的情况。

对于厂商而言,在研发成本越来越高的今天,在一款产品动辄上亿的今天,厂商在默默的承受产品失败的风险,但渠道却不承担任何的风险,还要抽走产品50%的流水,这显然是他们不可接受的。

从这个争端背后,再去看纯净模式的拦截或许会更加直观,纯净模式固然是拦截了一些流氓软件,但也拦截和那些没有和华为合作的优秀厂商。

以这一点来看,纯净模式的存在到底是真的为用户着想,还是华为用来强化其与游戏厂商之间谈判筹码的一个工具,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疑问。

因为在目前互联网技术越来越先进的情况之下,拦截流氓软件可以有多种方法,而不是这样的一刀切式的拦截。

在这个一刀切的模式面前,鸿蒙系统很显然与当初所宣传的开源开放的理念是相悖的,它更像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一个类似于苹果的封闭系统。

而苹果目前恰好最近有一起有关垄断的诉讼案,起诉的是Epic。去年8月中旬,Epic在《堡垒之夜》的移动端添加了新的付费渠道,用户可以用便宜20%的价格购买到相同的道具,苹果基于此立刻下架了《堡垒之夜》。

这给了Epic起诉的缘由,Epic认为苹果的30%抽成太多,同时并没有给予消费者应有选择的权利,消费者只能使用苹果的支付系统,Epic要求苹果开放支付系统供消费者自行选择。

在苹果因为30%分成比例就被Epic等起诉垄断的背景之下,华为在原本50%的分成比例背后,再加上以纯净模式拦截应用,变相不得不让所有厂商与之展开合作的动作,华为其实也已经在走同样的路,甚至比苹果更恐怖。

从市场的角度来说,目前无论是国内的安卓应用商店,还是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最大的收益来源都是游戏,因为只有游戏产品为这些商店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分成。

在游戏成为第一大收益来源的情况下,渠道自然不会轻易在分成比例上松口,因为这意味着收益规模的大幅度下滑。

在小米发布的2021年Q1财报中,其游戏业务的收入是11亿元,同比下降了26.67%,这是小米游戏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环比下降的情况,在去年的Q3、Q4,小米游戏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9%、1.5%。

在发布去年的年报时,小米游戏将这个收入的下降归纳为“我们与部分游戏厂商的商业条款有所调整”。直接指向是《原神》也在今年2月增加了小米的渠道服。

但任何竞争都应该遵守商业逻辑,在国外的大量厂商开始抱怨30%的抽成太过高昂,在Epic推出12%分成的应用商店背景之下,国内的渠道还在死守50%分成,这显然已经不符合商业逻辑。

而如果考虑到如《原神》在没有上架渠道服的情况下依旧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收入突破1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快达成10亿美元收入的产品的背景之下,渠道服的存在是否还必要都已经是一个疑问。

如心动CEO黄一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所说,“当游戏的研发越来越好,已经不需要你(指应用商店渠道)帮我推广,甚至渠道还需要这款游戏:你的平台没有我的游戏的话,你平台的竞争力会下降,(因此)整个的话语权会发生颠覆。”

渠道服有没有必要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华为用鸿蒙系统,用纯净模式,强迫开发者,强迫用户认为渠道是有必要的,因为你不接入华为的渠道,那么就将被一刀切的拒绝在门外。

华为的这一举动对于着实让人感到困惑。

在华为的预想当中,鸿蒙是万物互联的计算平台,是万物互联的入口,那么由此就需要大量的合作伙伴去支撑这个系统,无论是硬件端还是软件端。

所以我们就可以理解,尽管在前段时间华为鸿蒙系统负责人王成录表示,“我觉得中国有些应用,弊端要远远大于带来的贡献,比如短视频应用、游戏。在鸿蒙生态里,我绝不会做这些”,但最终我们还是在发布会上看到了《王者荣耀》、《我的世界》,看到了斗鱼。

这一方面可以认为是华为自己打自己脸,但更为现实的是在商业的世界里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对于鸿蒙系统而言,摈弃游戏、短视频的内容将对这个系统带来无以复加的伤害,中国的游戏用户、短视频用户的规模,这两个行业在用户娱乐需求当中的占比,华为不可能不做,因为放弃这两大品类基本上意味着自绝于用户。

也就是说,鸿蒙系统想要真正的达成华为的野心,就需要尊重用户的需求,尊重市场的规律,而不是肆意而为。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鸿蒙需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扩大合作的伙伴,以此达到一个“临界点”,让用户因为内容、硬件选择的多样性而选择鸿蒙,让厂商因为用户数量的规模而选择鸿蒙。

在此前华为也承诺将与全球排名前200的App厂商沟通合作,共同开发跨终端设备的应用,其实华为是知道这当中的商业逻辑的。

亦如当初微软的WindowsPhone在上线初期,也找到了在苹果应用商店里排名前50的APP,微软甚至出钱帮助他们在Windows Phone端开发应用。

但知道这个逻辑和真正付出的行动却呈现了两种结果,至少在纯净模式下,在《原神》、《万国觉醒》等用户安装游戏包的过程中商业逻辑被撕得粉碎。

在本就使用鸿蒙系统的硬件端厂商寥寥无几的情况下,鸿蒙又用纯净模式对部分优质内容厂商“Say No”,仅仅是因为分成比例的博弈,在这样的情况下,鸿蒙能否达成它的野心也就成了一个巨大的疑问。

鸿蒙到底想要什么?是维护渠道的霸权还是万物互联?-Gamewower

归根结底,华为必须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想要鸿蒙系统真正的立足,成为第三大系统,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入口,还是仅仅想要维护自己在合作伙伴侧的话语权,这一点很重要,现在来看鸿蒙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游戏价值论希望中国能诞生一个属于可以在全球展开真正竞争的OS,但现在鸿蒙呈现给外界的形象,至少是呈现给《原神》用户的形象,这仅仅是华为所推出的一个封闭的、强化话语权的一个OS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