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款来自上海的游戏冲到了畅销榜的第二,这个游戏是《摩尔庄园》,背后的研发公司是上海淘米网络,一个已经略显久远的名字。

6月1日,儿童节,《摩尔庄园》正式公测,开服仅8小时下载量超600万,在线人数突破100万,目前已经霸榜免费榜8天,其在畅销榜也一直位居前3。

已经很久没有一款新产品能够展现出这样旺盛的生命力,它的初期表现仅以中国市场来看,完全不亚于去年的《原神》。

得益于这款产品的良好表现,背后的发行公司吉比特的股价在近一周内大涨了约25%,市值增加了近100亿元。

而在关注的目光都聚焦于吉比特的时候,这款产品的研发商淘米则很少被提起,这家早期的中国游戏公司如今被遗忘了太久了。

在中国游戏的版图上,上海每一个时代都会涌现出颇具代表性的公司。早期有盛大、巨人、九城这样的端游巨头,中期有游族、恺英这样的页游起家,如今也早已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而现在又有莉莉丝、米哈游等新贵。

而在这一长串的名单当中,淘米很容易就被忽视,但熟悉的人会知道这家公司早在2011年就在美国上市。

之所以被忽视,在于淘米对外的宣传上很少以游戏公司自居,其所打造的概念是儿童虚拟社区概念。

但概念是一回事,实际的业务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淘米当年发布的招股书中,2009年,淘米网97.3%的净营收来自于用户费和虚拟商品销售,其余2.7%来自于专利费和线下业务授权费。2010年这一比例分别为93.6%和6.4%。

由于淘米本身的业务主要聚焦于儿童市场,而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市场,因此淘米也极其的低调。

所以,即便在淘米网络当年的两款主打产品《摩尔庄园》、《赛尔号》最火的时候,这家公司也极少的对外做相关的宣发。

与对游戏上的成绩闭口不提相比,淘米对外宣传其他业务时则不遗余力,比如动漫、电影、线下乐园等等。

仅2011年,淘米就接连推出首部动画片《摩尔庄园》并陆续登陆全国95加省级电视台、落地《摩尔庄园》实体乐园于常州嬉戏谷、首部国产动画大电影《赛尔号》创造了4400万元动画电影票房......

然而无论淘米如何宣传其他业务,如何的宣传迪士尼的线上线下一体的概念,不变的是淘米的主要营收依然来源于游戏,来源于儿童用户。

转型的失败导致了淘米后续的乏力,并且最终在2015年提交了私有化,并且于2020年年底以1.34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私有化。

这个价格比之当初上市时的超过3亿美元,砍去了三分之二,这个价格已经很好的说明了淘米的困境。

在《摩尔庄园》、《赛尔号》两款产品之后,淘米并没有其他的成功产品问世,与此同时随着儿童用户的成长,他们比其他用户更加容易离开这种低龄化的游戏,归根结底,这类游戏有着极强的局限性。

但今天,《摩尔庄园》又火了,为什么火,实际上从游戏的品质来看,我们并没有发现游戏的品质有多么突出的表现,真正推动这款产品走红的还是两个字“情怀”。

与传奇、魔兽等端游代表着很多人的青春情怀不同,《摩尔庄园》代表着很多人的童年情怀,这当中并没有多么大的区别。

真正有区别的在于,传奇、魔兽的用户在追忆情怀时大多数已经30岁的年龄向上,而摩尔的用户年龄是20-25。

这当中年龄的区别所蕴含的意义在于,年轻用户永远是主流,无论是在社交媒体还是在各种舆论场所,所以摩尔庄园在这几天频频冲上热搜,所以它的用户体量会显的更庞大,且更为均衡。

为什么淘米直到今天才推出手游版,这个答案其实同样和用户年龄有关,在2008年推出的《摩尔庄园》,直到今天,它当年的那些用户才算是真正的走向了社会,有了自主的消费能力。

而这或许就是淘米一直在等的时间节点,在过去的这8年,在手游爆发的这8年,淘米一直没有在移动端推出重磅的产品,并不是看不到这当中的机会,而是它的用户还没有长大。

如今,淘米回来了,它的手上还有《赛尔号》这样一个重量级的IP。

然而,游戏市场的格局早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上海这片土地上,最早一代和中生代的游戏公司各有各的问题,新生代唱起了主旋律。

被夹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间的淘米并不能改变什么根本性的市场格局,现在的定位更像是一个IP持有者,类似盛趣。

但这也已经很好了,能够沉淀下两个IP已经说明了在过去几年取得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