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末,一度身陷阴霾的恺英网络迎来了好消息。财报显示,2020全年营业收入15.43亿元,营业利润2.29亿元,同比增长113.87%,实现扭亏为盈。2021年Q1营业收入4.48亿元,营业利润2.04亿元,同比增长201.18%。

扭亏为盈还是有赖于公司实现了开源节流。开源在于《高能手办团》运营良好以及浙江盛和原始传奇流水不错,节流在于运营的部分老游戏在运营成本、推广成本下降的情况下维持一定收入和利润贡献(买量推广已经成为普遍重要的支出部分)。

然而对于恺英而言,单靠《高能手办团》是不够的,近几年恺英发布非传奇类新品的速度远低于其它上市公司。2021年前五个月,恺英也仅有一款《蓝月传奇2》上线。考虑到生命周期,老产品能够维稳就已是好事,缺乏新品也就意味着缺少业绩增长的可能,什么时候发新品,这也是众多投资者非常关心的问题。

恺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6月集中上线了两款新品,包括由B站发行的MMORPG《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以及卡牌《魔神英雄传》。2020年底,恺英网络对外发布了新战略,确立研发、发行及“投资+IP”三大业务体系。作为探索传奇外的新品类以及大IP战略下的产物,《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的表现对恺英而言至关重要。上线首日,游戏进入了iOS畅销榜TOP 30,但对于庞大且高期待的粉丝群体而言,《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还有不少的成长空间。

1

恺英与万代南梦宫的合作已不是第一次,之前主打对战的《敢达争锋对决》就获得核心玩家的好评。此次围绕《刀剑神域》这个重量级IP,也意味着双方的合作更上一层楼。
《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上线,恺英又掏了一张牌-Gamewower

对于IP产品而言,IP原本的属性直接影响产品玩法的选择,而影响力的大小也会成为评价的双刃剑。《刀剑神域》作为知名小说IP,也被改编成为畅销动画,在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粉丝基础,这一点从手游预约轻松超过百万可见一斑。除了ACGN的领域,《刀剑神域》另一个意义在于启蒙了不少爱好者对于VR游戏的幻想,在前几年VR火热的阶段,不少内容都会引用《刀剑神域》来开展描述。

从产品改编的角度来看,《刀剑神域》本身就是以虚拟游戏的视角展开,众多的角色、装备和丰富怪物、地图设定,属于最适合进行游戏改编的类型,同时MMO也是最契合IP的玩法。然而100层的设定虽然给策划搭建了基本框架,但想要在游戏实际呈现100层攻克的内容而不是单纯重复刷怪,游戏开发也是个工程浩大的过程。想要通过3D还原艾恩葛朗特世界,及其考验团队的技术力,这也是在《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之前,该IP在国内缺少MMO玩法的改编作品。

另一方面,虚拟游戏世界观的IP原著内容也在玩家心中预先设立了一定印象,高期待度也容易出现实际产品呈现与玩家想象不符而招致非议的情况。《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也遇到了这个状况,虽然首日表现不错,但玩家对游戏的改进和优化提出了诸多建议。

2

《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是恺英极其重视的一张牌。在经历风雨和内部调整后,恺英整体战略吐出一个稳健,无论是产品玩法还是品类开拓,包括《高能手办团》、《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魔神英雄传》的玩法都是市场大热的类型。

而研发之外,投资+IP的战略也顺应当下的潮流。头腾争相投资的环境下,2020年至今先后投资了杭州心光流美、杭州星跃互动、深圳终极幻境、北京数字浣熊等多个研发团队来尝试涉足更多品类,同时通过与万代这样的合作伙伴来获取IP为研发团队提供支持。

对于传奇品类的基本盘,之前与盛趣游戏、贪玩游戏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重点就IP资源拓展和游戏研发发行方面深入合作。重新出发的恺英并没有选择激进,而是以稳带新的方式来应对挑战。

但正如开头所述,开源才能带来业绩增长的可能。据介绍,其储备的游戏包括《暗夜破晓》、《玄中记》、《零之战线》、《西行纪H5》、《奇点物语》、《一念永恒》等,加快研发和上线的步伐,以稳定的节奏落实推进。无论选择何种稳健的战略,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产品上线后的效果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