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A股游戏公司*ST富控公告称,公司被上交所终止上市,6月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这也被外界称作A股游戏退市第一股。就在同一天,天神娱乐正式撤销退市风险警告,证券简称由“*ST天娱”变更为“天神娱乐”,实现“摘星脱帽”。

6月15日,天神娱乐发布公告,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和业务布局,公司拟按总计约9.03亿元的对价转让持有的绿洲游戏(北京幻想悦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93.5417%股权。在本次交易结束之后,天神娱乐不再持有幻想悦游股权,幻想悦游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而在2016年,天神娱乐以34.17亿元的重金收购绿洲游戏,一来一去等于是三折清仓大甩卖。

跨界重金并购进军游戏,连续N个涨停,几年后贱价出售……这个颇具时代特色的资本运作手发随着国内手游市场持续发展逐渐走向死胡同。另一方面,2020年游戏内各种投资又火了起来,除了头腾之外,包括B站、三七、恺英以及更多对小团队的投资接连不断。

究其原因,单纯的财务性投资,除了帮助创始人和股东实现财富自由外,对被收购游戏公司的长远发展没有带来有效的帮助,甚至还会背上类似对赌的业绩包袱。而在行业通过投资争夺优质产品和团队的大环境下,除了资金,投资方能在业务上提供的帮助也会成为立志于长期发展的团队考量的重要指标。

合作与竞争是游戏行业阶段性的主旋律,依托投资关系建立的合作纽带,对于中小团队而言,产品经验、发行、IP等等都是重要的帮助。

大幅溢价收购,在2015-2017年手游野蛮生长的时期屡见不鲜,堪称造富神话,这也是当时整体狂热环境的写照。

2015年3月,天神娱乐连续高溢价收购了妙趣横生、雷尚科技、Avazu Inc以及上海麦橙4家游戏公司,估值溢价为8~27倍。而从2015年7月至12月,幻想悦游估值经历了3次上涨,估值从24亿元飙到39亿元。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根据游戏陀螺统计的数据,2019年被戴帽的游戏公司共有7家,分别为ST天润、ST游久、ST聚力、ST富控、ST天娱、ST大晟和ST晨鑫,都是在上述时期实施过溢价收购并购,并产生了大量商誉,给后续业绩埋下了隐患。

在贱卖绿洲游戏之前,2019年天神娱乐已经对妙趣横生进行了人员优化,而*ST富控同样选择转让所持Jagex 的股权来卖血(收入一度占据富控互动总收入的99.5%)。而元力股份之前花了3.96亿元收购了广州创娱和冰鸟,后以3.3亿出售。

以资本运作为主,对游戏行业和产品不够了解,除了让创始人和股东实现财富自由外,被收购的游戏公司还要普遍背上三年的对赌协议,而在对赌完成之后业绩一泻千里的例子比比皆是。

手游行业躺着挣钱的时代过去,注定了这些跨界并购公司的结局,区别在于有的人跑得早,有的找到了甩手对象。

业绩遇雷是否意味着被并购的团队不行?

从其履历来看,2011年成立,专注游戏发行特别是海外市场的绿洲游戏确实有所斩获,自成立以来,幻想悦游专注于中东、南美、欧洲地区的市场,截至2016年6月30日幻想悦游已代理了总计45款网页游戏及移动网络游戏。

资料显示,由Facebook和毕马威咨询公司(KPMG)联合推出的“中国出海人本营销领先品牌排行榜2017”中,绿洲游戏 OasisGames 获得“2017 中国出海人本营销领先品牌”大奖,与包括阿里巴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华为、CHINA DAILY、中国银联和腾讯等在内,一同进入了被评选的中国著名海外品牌50强行列。在App Annie的发布2018年6月份中国App发行商出海收入排行榜中进入了Top 30,位列25。

另一方面,绿洲游戏与索尼合作,先后在PS4上发行了国产独立游戏《鲤》以及《西游记大圣归来》。

从业务范围来看,其发行业务既有赚钱的页游和手游,也关注独立游戏,兼顾收入和口碑。

然而作为出海的老前辈,在国产手游开辟海外市场的白热化阶段却掉队了。据天神娱乐2018年财报表示,幻想悦游主要运营的游戏包括《火影忍者》《无敌舰队》以及《神曲》等,其中《火影忍者》《神曲》为页游,《无敌舰队》为手游,这些都是上线许久的老产品,已经遭遇生命周期收入下滑的问题。

没有强力新品能够接棒,推广成本急剧上升的市场环境,同时对赌的压力也意味着绿洲游戏需要选择赚快钱来填补业绩窟窿,数据显示,幻想悦游自2019年开始亏损,亏损3.61亿元,2020年亏损1.31亿元,今年Q1实现扭亏为盈,盈利525万元。

公司发展出现问题,自顾不暇、对游戏行业缺乏理解的天神娱乐除了给予业绩压力,并不能提供有效的帮助。

游戏价值论之前提到,合作与竞争是当下无论游戏大厂还是初创团队共同面临的选择。既然选择接受投资,资金之外,也需要更多的资源合作来为公司的长远发展保驾护航,而不是捞一票就走。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跨界并购的模式已经完全消失,去年8月名臣健康收购海南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杭州雷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1.32亿元和1.29亿元。

但对于想要通过被投资建立合作关系、立志于长期发展的游戏团队而言,并跨界的公司并购不是最优的选择。

时下火热的游戏公司投资与跨界并购的思路是截然不同的,后者强调溢价和造势,前者主要集中于垂直品类头部企业和明星游戏制作人参与的初创公司。

除了股东想换钱抽身走人的情况,头部优质的公司并不急缺钱,而初创团队对于产品打磨需要更多的是时间和经验磨合(对赌协议成了紧箍咒)。

现在大家选择接受投资合作,就是看中在资金缓解压力,争取更多产品打磨时间和团队组建外,投资方能在业务上提供更多资源的帮助,包括但不限于产品优化、发行渠道、IP相关等,为团队长期成长保驾护航。

举个例子,之前极光计划的看法就是一些创新产品对于细分品类的探索虽然在商业上不算成功,但这与产品完成度有关,需要更多产品不断迭代来验证。通过投资等合作的方式,来帮助团队提升产品完成度;而前不久字节收购沐瞳,后者也是看重其在海外市场强有力的资源支持,来帮助旗下产品的市场开拓;围绕IP,恺英之前明确表示会通过自身资源,为投资的初创团队提供IP支持。
 
合作与竞争的趋势不可逆,人口红利消失,国外同样如此,收购与投资接连不断,传统大厂下场挥舞着经典IP寻求合作。投资合作是建立紧密关系的契机,那么对于被投资方,投资者所能提供的资源的帮助成为衡量是否接受选择的重要砝码。而对于旨在战略投资、而并非炒作造势的大厂,被投团队能够在资源支持下更好的打磨产品和长线发展,也符合自身发展的利益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