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一场闹剧登上了热搜。游戏王中“青眼白龙”的游戏卡,被安徽滁州中院拍卖,起拍价80元,开拍半小时被加价超过8732万后叫停。与市场预估价(20万左右)相比过低的起拍价(80元),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抬价起哄、蔑视司法拍卖的过错,成了一场闹剧。但给以前对此并不关心的用户传达了一个念头,“原来游戏收藏品也有很高的价值。”

虽然在移动游戏的浪潮中,中国游戏市场突飞猛进很快成为了全球板块中不容小觑的力量。但由于发展时间短,以网游为主(实体游戏少)等因素,对于游戏文化以及相关部分我们仍存在缺失,底蕴不足。大厂全方位的布局,产品加足火力的开发固然可以为产值提速,但文化沉淀需要时间,无法揠苗助长。

一方面我们能看到游戏厂商在游戏IP的培育中,主动进行跨界合作以及游戏周边和纪念品的开发,但距离成为高价值的收藏品还有较远的距离。另一方面,近两年国外有不少包括复古游戏卡带、游戏卡牌、游戏硬件等收藏品拍出高价的新闻。

某种程度上,受到游戏爱好者追捧,承载历史的这些收藏品价格高低是衡量游戏公司品牌和IP价值的一个维度。而对于立志于打造长久游戏品牌的游戏公司而言,不断弥补这方面的空缺,也是必然的趋势。同样在国内游戏行业的发展和完善之下,围绕游戏收藏品相关的产业环节也会得到补足。

在国内喜欢游戏王线下打牌的还是个相对小圈子,虽然网易引进《游戏王:决斗链接》手游吸引了不少玩家的关注,但整体对于游戏王实体卡牌在游戏之外的价值兴趣有限。

8700万青眼白龙事件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大众对于游戏收藏品的实际价值并没有主观的认知,对于游戏藏品成为司法拍卖物也是主要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进行围观。

“天价”游戏收藏品距离我们有多远?-Gamewower

游戏藏品到底有没有价值?按照一些报告的分类,收藏品可分为自然历史、艺术历史、人文历史和科普历史四类,具体包括文物类珠宝、名石和观赏石、钱币类邮票、文献、票券、商标、徽章、标本、陶瓷、玉器、绘画等。而收藏品的价值又受到题材(政治意义、文化品位、历史) ,发行量,市场需求,存世量,品相和设计等因素的影响。

可以发现,其承载的文化和历史价值是关键词,而用户愿意花钱收藏游戏公司发行的物品,本质上是对其品牌和游戏的认可和热爱,也可以成为衡量其长期品牌价值的一个维度。

这是国内游戏藏品目前存在缺失的部分。现在游戏公司围绕周边产业布局,生产推出的画集、手办、各类装饰品、纪念章等都可以算收藏用途,但收藏的交易价值有限,国内游戏公司的产品和品牌沉淀想要获得用户的认可和拥戴还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在用户认知上,我们往往把收藏与金属贵重品、艺术品划等号。根据较早的一份数据,2012-2016年我国收藏品市场整体增长缓慢,其中艺术品市场根据《2019 胡润艺术榜》数据总成交额增长了9.26亿元,涨幅达26%,成为高净值人群投资理财的选择之一。

除了游戏爱好者极小的圈子,对于游戏藏品应有的价值,目前我们缺乏足够的认知或者说缺少帮助用户提升认知的环节。

我国游戏产业发展很快,手游2014年爆发至今不过7年,时间太短。加上由于历史原因,缺乏足够的游戏文化沉淀去解决藏品题材和市场需求的问题。

“天价”游戏收藏品距离我们有多远?-Gamewower

举个例子,触乐曾经有过关于游戏博物馆的报道,“在欧美地区,收藏电子游戏的博物馆并不少见,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团体开始意识到游戏文化和历史的价值。2020年末,浙江杭州政府告知中国计算机学会,建设中国计算机博物馆的方案报审未通过,原因在于无法实现之前计划里关于“计算机博物馆建筑应独立成栋”的协定。这座中国第一座计算机博物馆筹备已经3年,面对这样的回复,计算机学会表示理解和遗憾。”

电子游戏作为更小的分支,近两年游戏企业纷纷重视收入之外的价值探索,继续为游戏正名。假如真要建立属于我们自己游戏文化和历史相关的博物馆,现在有没有足够的内容去填充展示,这是一个问题。

游戏出海,传播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是当下厂商正在做的事。同时围绕游戏IP的开发,包括周边在内整体产业的布局,游戏价值论坚信,随着时间的沉淀,未来游戏收藏品的价值会得到玩家以及更多收藏群体的认可,但在这过程中,除了游戏厂商自己,还需要更多环节的补充和完善。

首先,收藏什么?目前游戏收藏品高价交易的新闻往往集中在复古游戏卡带,游戏卡牌之上,这对于大部分主攻网络游戏的国内厂商而言,需要额外生产相关内容来进行补足。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对二次元用户的开拓,他们对于包括手办、画册在内等游戏相关周边(绝版、限量)购买的习惯也会影响厂商的判断。

其次,产业环节和用户认知的补足。上文提到,用户是需要获得帮助来认知其价值的。未拆封的初代《塞尔达传说》实体游戏卡在海瑞得拍卖行(Heritage Auctions)拍出了3360美元;《超级马力欧兄弟》通过 Heritage Auctions 拍卖以 11.4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游戏单品售价的新纪录等新闻中都会出现一个评级团队,Wata Games,其业务就是对游戏藏品进行分级和评价,帮助用户对自己拥有的藏品有个基础的认知。

“天价”游戏收藏品距离我们有多远?-Gamewower

“天价”游戏收藏品距离我们有多远?-Gamewower

根据官网介绍,用户根据拥有游戏藏品不同分类和提交信息,Wata Games提供鉴定和帮助。该团队创始人 Deniz Kahn 认为制定一致且透明的标准非常重要,因为发现保存完好的复古游戏往往很偶然,不懂行的人很也容易被忽悠。

从作用来看,其帮助用户相对快速了解游戏藏品价值。例如青眼白龙事件中大部分吃瓜群众也是通过他人给出的20W市场均价的信息,产生起拍与实际价值落差过大的认知(。

除了游戏玩家中的收藏爱好者,游戏收藏品价值提升的过程中必然也会吸引其他投资者的关注。《超级马里奥兄弟》卡带就引来了Rally Road,该公司通过对具备投资价值的收藏品进行判定,将古董车、腕表、包括这次的游戏卡带等价值资产视作一个个单独的上市公司,以每份不超过市价10%的股票价向平台的投资者募集资金。募集完成后,Rally Road再将这些奢侈品买下,这些资产就会进入Rally Road所设置的二级市场页面进行日常交易,将其证券化。

售卖环节则是有Heritage Auctions 这样的拍卖以及GameStop这样的连锁零售。虽然近两年GameStop业绩惨淡,但游戏收藏品业务的销售额占比从2018年的8.6%到2020年的11.4%,整体发展相对稳定。此外,有个比较有趣的是eBay的玩具分类。2020年eBay平台热销玩具品类包括人型公仔/电影主角、遥控玩具、积木及建构玩具、可收藏游戏卡、合金车、户外玩具、桌上游戏等。其中,积木及建构玩具,人形公仔/电影主角形象,可收藏游戏卡,遥控玩具和合金车成为2020年eBay玩具品类销售增长排名前五子分类。

可以说在欧美市场,围绕游戏文化和历史价值的保护和重视,包括游戏藏品的产业的发展已经有了相对完善的产业体系。

“天价”游戏收藏品距离我们有多远?-Gamewower

而在国内,也有类似“王者荣耀纪念章”、“腾讯电竞2018亚运会纪念章”以及更早2007年“魔兽世界”纪念章(当时是与第九城市合作,号称国内首次发行网游题材的纪念章)等一系列与传统收藏品的合作探索。一个优势在于,游戏文化需要时间沉淀的同时,这些充满热爱的年轻用户也会成长为具有收藏力和购买力的成熟用户,同时继续吸纳新的年轻用户群体,游戏与传统收藏品行业持续合作共同推动游戏收藏品市场的发展存在可能。

总结

跨界、周边,当下国内游戏厂商的相关产出正在从单纯品宣走向IP培育更加成熟的阶段,但距离游戏收藏这样有“滞后性”需要时间沉淀才能看出价值的环节有很长的路要走。

游戏藏品目前缺乏土壤的背后,暴露出我们游戏文化沉淀不足的问题,在探索游戏更多价值的道路上,还有很多方向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而对于任何想要做大、做强、做长久的国内游戏公司而言,游戏收藏品的价值也是其未来对其公司品牌塑造和IP价值培育的一种阶段性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