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服软了。

8月26日,苹果在官网宣布将对 AppStore 相关服务进行重大调整,共计7项。

据了解这是源于美国部分iOS开发者指责苹果公司利用App Store强制收取佣金并提起诉讼,苹果提出和解条款并在其官网发布。

在这七项改动当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项是苹果支持App内购外的更多付款方式。

很显然的是,针对最近越来越多的诉讼,以及一些国家政府正在展开的反垄断调查,苹果也已经意识到强硬的维持30%的抽成不可持续。

1

实际上细看这项关于支持绕过苹果进行付款的调整会发现是有一些问题的。

首先,这只是针对与美国的开发者,至于后面会不会推广至全球范围内的开发者我们还不得而知。

其次,苹果规定了不允许开发者直接在应用内提醒用户去其他渠道付款,需要通过邮件等方式告知消费者,但值得注意的是需要获得用户的相关信息需要经过用户的统一,不是默认选项也不能强制开通。

另外,部分开发者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影响产品在搜索中的显示,如相关的畅销榜。

其实,对于开发者而言,最根本的诉求还是在于苹果降低30%的应用抽成,但苹果用这样可以称之为“鸡贼”的方式暂时性的回应了关于苹果“垄断”的话题。

因为一个可以肯定的是,需要用户去主动的开通就是一道门槛,而游戏内的支付显然是最便捷的,支付入口的外移对于开发者而言带来的是更多的不确定性,除了排行榜单的下降之外,还有用户的流失。

在任何一个商业行为当中,增加用户前置的消费步骤,一定会带来用户的流失,这是商业行为的必然性,所以有多少开发者会满意苹果以此应对“诉讼案”?

当然,尽管我们认为苹果用了一种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方法去应对“垄断”的指责,但从一定意义上去看,苹果还是打开了一扇窗,开发者有了更多的选择,这是好事。

在此前苹果与Epic的争议当中,起始就是因为Epic为《堡垒之夜》因为苹果的抽成太高,从而提供了其它的支付方式,并且价格便宜20%,而苹果的应对是立刻下架《堡垒之夜》。

所以,尽管苹果在第三方支付这个选项上加上了种种的条件,但对于当下渠道与开发商之间博弈而言,这是开发商又一次重大的胜利。

当然,这距离开发商最理想的让苹果直接下调分成还相距胜远。

2

实际上,苹果引发开发者不满的除了30%的分成以外,还有苹果的“双标”。

在苹果与Epic的诉讼案中,有很多的细节被公布,其中就有苹果对于一些顶级的内容商提供了更多的优惠条件,如Netflix。

2018年,Netflix曾进行过一次测试,关闭苹果应用内支付,会造成多少订阅会员的流失,此举立刻造成了苹果的恐慌。

因为当时Netflix是苹果生态中毛收入最高的应用之一,Netflix的测试显然是想看看摆脱苹果分成的可能性。

于是苹果除了一系列的方案,根据著名游戏媒体The Verge的报道,苹果同意在2018年将Netflix的佣金削减至15%,但由于Netflix公司要求继续削减佣金,所以双方并未达成合作。

而另外的信息显示是,苹果希望维持30%的抽成不变,但会给Netflix更多的免费推广资源,等于就是抽成是Netflix变相支付的广告费。

并且当时苹果还做了相关的测试,在App Store应用中推广Netflix应用时,下载转化率增加了6%至7%,苹果因此得出的方案是利用苹果收取的Netflix佣金购买App Store搜索广告,以推动下载,或将Netflix与苹果服务捆绑在一起。

但最终,Netflix还是关闭了支付通道,想要继续订购会员必须从其它的渠道。而苹果也没对Netflix做出相应的处罚。

可以看到的是,对于顶级的内容厂商,苹果其实也存在底气不足的问题,内容和渠道之间的竞争,发展至今的确已经变成了渠道更为依赖内容的情况。

所以,这也是如Epic等向苹果开炮的一个底气所在。

3

根据苹果发布的截止6月26日的2021财年第三财季的财务报告,Q3苹果,营收814亿美元,同比增长36%其中服务收入达到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32.9%。

而根据外媒的报道,在2020年App Store的总收入超过了640亿美元。

在苹果的生态系统当中,来自App Store的收入已经成为了这个科技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现在App Store正在多个国家被诉讼。

就在8月25日,韩国国会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来阻止Google和苹果向软件开发者收取应用内购买的佣金,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此类法案。

目前该法案是否会最终推进还需要推迟到8月30日,届时由全体国民大会成员进行投票。

该法案被称为“反谷歌法”,由国会立法和司法委员会批准,旨在修改电信商业法,以试图限制谷歌和苹果要求应用程序开发商使用其计费系统。

另外,在今年6月份欧洲消费者联盟(BEUC)表示,支持欧盟委员会针对苹果App Store做出的反垄断指控。

在今年4月30日,欧盟委员会正式指控苹果为其App Store应用商店设定限制性规则,迫使开发者使用苹果自家的应用内支付系统,并阻止开发者告知用户有其他购买选项。

欧盟的指控来源在2019年3月,流媒体音乐公司Spotify 向欧盟控诉,苹果要求其必须使用应用内购买支付,不得不得向苹果支付30%的佣金抽成。

很显然,苹果的App Store的30%抽成已经造成了众多开发者的反感。

有趣的是,目前在我国的安卓应用渠道,还在坚持50%的抽成比例,在苹果焦头烂额的应对各种诉讼的时刻,国内的安卓渠道和厂商之间的矛盾也在日益加深,而苹果已经服软,其封闭的生态已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国内的安卓渠道什么时候下调分成,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