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传统对于假赛的认知,要么是买通一方,要么是买通双方,再极端一点是把主办方、裁判等一起买通。

然而,最近根据六案检察官方发布的消息,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假赛案例,堪称刷新三观。

这起案件发生在今年8月27日,根据当时新安晚报发布的信息显示,8月27日,霍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远赴10省市成功侦破以王某、蒋某等为首的特大“雷竞技”“11·26”跨境网络赌博案。

刷新三观 电竞假赛还能这么玩?-游戏价值论

在该案件中,摧毁赌博网站设赌并操控比赛团伙2个,涉案流水资金11亿元,打掉跑分平台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4人,查扣涉案高档车辆6辆,扣押涉案手机30余部,涉案电脑20余台,涉案银行卡40余张,冻结涉案流水资金1176万元,扣押涉案资金570万元。

10月26日,六安检察对该案件进行了更为相信的报道:

河南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王某某及南京某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祁某某、蒋某某等四人自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年底,与“雷竞技”网络赌博平台管理人员相互合作,分别组织其雇请的游戏战队队员以不同的游戏战队名义参加DOTA2游戏竞技比赛,“雷竞技”将比赛赛程放在其赌博盘口上,供参赌人员对比赛结果竞猜下注,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王某某和蒋某某根据“雷竞技”反馈的投注信息,指挥各自战队队员进行比赛,并同时在该赌博盘口下注,从中非法获利共计1000余万元。

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假赛团伙自己和自己比赛,然后和博彩网站合作,进行开盘。根据媒体的跟进报道是这个南京的电子竞技俱乐部招聘了15个选手,然后和博彩网站一起合作举办赛事,整届赛事的8支队伍都是这15个选手注册各种虚拟的ID进行比赛,所有比赛都是由这15个人完成。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假赛了,而是从头到尾就是演了一场戏给在博彩网站上进行投注的用户。

刷新三观 电竞假赛还能这么玩?-游戏价值论

除了这样的奇葩案例之外,斗鱼DOTA2主播单车老师不迟到今天在微博也分享了一个奇葩案例:

据一个前一线队队员跟我说他们被邀请去参加一个二三线比赛,然后东道主队伍在线上跟他们打决赛,对方有明显的全地图信息,收益可想而知。最后那个一线队输了,二线队跟主办方是一起的,就是二线队老板办的比赛。

2

最近这两年,一个明显的感觉是有关电竞假赛的相关信息越来越多,甚至前DOTA2世界冠军Newbee绝了不也成为其中的一员。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电竞博彩这个依附于电竞行业的市场近两年来正在持续的壮大,根据英国安全赌博委员会调查统计,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间,电竞博彩行业收入增长了30倍,2020年3月到6月期间,该行业收入规模又增长1倍。

相比于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博彩,年轻用户对于电竞的认知度更高,也更喜欢在电竞比赛中投注。更重要的是,在各种渠道当中都会有所谓的代理引诱用户进行投注。

就在10月19日,六安市金寨县人民法院宣判滕某(“山泥若”)等7人跨境网络开设赌场案,该案上诉至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后,被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根据法院审理查明,滕某等7人成为“竞技宝”网络赌博平台的代理后,分别在火猫、斗鱼等直播平台及游戏论坛、英雄联盟赛事贴吧等渠道,以推广链接、邀请码等方式发展会员参与“竞技宝”网络赌博投注。至案发时,7人共计发展会员注册4000余人,其中2000余人在“竞技宝”赌博平台进行充值。

与之类似的是,在上述的“雷竞技”案件当中,也有多名微博大V以及B站UP主公开为“雷竞技”平台进行相关的宣传,诱导用户进行投注。

而更为劲爆的是,作为LGD俱乐部《DOTA2》分部的教练的xiao_8也被其前妻在微博公开爆料有一个进行推单的群,向粉丝进行比赛结果的预测。

刷新三观 电竞假赛还能这么玩?-游戏价值论

除此之外,国内的众多俱乐部曾接受过与博彩有关的网站赞助,“雷竞技”就曾是Newbee的赞助商,这一个环节当中《DOTA2》的俱乐部几乎是重灾区。

3

从“雷竞技这个案例可以看到,近两年来,电竞的假赛发展已经从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开始以更为深入的方式去介入电竞行业。

此前,一些假赛的行为多发生在一些数据方面,比如足球的红黄牌数、角球数,第一张黄牌等等,而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剧本式”假赛,随时根据投注让“演员”进行调整。

这样的渗透和发展对于整个电竞行业带来了巨大的伤害,Ti10在网络上引发的热议也就可想而知,而当Ti10这样的顶级赛事都被那么多用户怀疑与揣测,可想而知对电竞行业的正面形象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在明年即将举办杭州亚运会,而电竞项目又成为正式项目的背景之下,我们希望整个行业能真正的正式电竞假赛这件事,中国电竞人20年的努力不能因为这颗毒瘤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