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英雄联盟手游的第一个全球赛事Horizon Cup (简称破晓杯),正式开赛,在开赛之前腾竞体育新游戏电竞总负责人冯骁(Eric)对于未来英雄联盟手游的赛事体系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联赛选择了开放-游戏价值论
游戏价值论问了Eric一个问题,英雄联盟手游联赛在席位上面,选择了开放,开放后是否会担忧不成熟的俱乐部进场之后给赛事品牌等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这个背后的问题是,在目前LPL的17支战队,KPL的16支战队背后基本上都大公司来做支撑,没有资本力量的俱乐部极少且是运营了十年向上的成熟俱乐部,这些大公司保证了联赛体系和俱乐部的稳定,是目前全球最成熟的两大联赛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英雄联盟手游联赛除了给LPL赛道开放了5个席位,给影响力赛道一个席位之外,还有6个席位是完全开放式的席位。极端情况之下,将有6支完全陌生的俱乐部面孔进入英雄联盟手游联赛的体系当中。

Eric说,他的确会担忧,但相比于这个担忧,引入新鲜的血液对于整个联赛体系是必要的,当年LPL刚起步时也不成熟,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同时LPL赛道未能晋级的俱乐部同样也可以参与剩下6个开放式席位的选拔。

席位制的利与弊

2017年4月,腾讯联手Roit,宣布对于LPL赛制的改革,从2018年开始,LPL将实行主客场制度,以及整个赛制取消升降级靠向联盟化。

之所以,取消升降级,指向性很明显,让俱乐部更加稳定的发展,同时吸纳更多有志于加入电竞这个产业的大公司、大资本的进入。

效果是立杆见影的,仅仅是2017年,苏宁收购的TBG升入LPL,京东收购QG,滔博联手DAN,ROG赞助成立RW,B站收购IM。

收购之外,VG在2017年下半年获得5000万元A轮融资,紧随其后的是LGD宣布完成了3000万元A轮融资,而在此之前其母公司获得了2.8亿元融资,到了2018年EDG完成由曜为资本及中国偶像娱乐产业基金领投的近亿元Pre-A轮融资,WE俱乐部则是接受了快手的投资。

LPL之外,再看KPL,仅在2020年,快手和微博就先后收购了YTG和KS进入了KPL,而在KPL16支俱乐部背后,TTG、DYG、TES、RW侠等背后有企业的影子。

取消升降级对于整个赛事发展的利好是立竿见影的,但凡事总有两面性,取消升降级的另外一面是众多中小俱乐部基本上失去了进入顶级联赛的机会。

而由此也带来了一些在今天开始慢慢爆发的问题。

为什么开放?

所以,到底该如何去架构一个联赛的战队生态体系,本身就没有尽善尽美的选项。NBA的模式和英超的模式,都有其魅力和弊端所在。

而对于一个初生的联赛来说,没有好与坏只有最适合,所以英雄联盟手游联赛,在吸纳LPL的老牌俱乐部的同时,还将一半的席位进行了开放。

对于英雄联盟手游联赛而言,选择开放,在游戏价值论看来,或许是出于以下的几个考虑。

首先是相比于端游,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赛事,甚至于它的玩家群体都不是完全重叠的,如果全部选择LPL的俱乐部,那么由此会带来很大的错乱感,同时在赛事本身的商业化和品牌维度的运营上会带来极大的重叠,和LPL的重叠。

其次,新鲜的赛事需要新鲜的血液,在职业体育的赛事当中,我们当然热衷于看到豪门俱乐部的恩怨情仇,但与此同时作为黑马一鸣惊人的故事往往才是最吸引大众关注的。

2016年,在英超的赛场上,当赛季之初的降级大热门的莱斯特城一鸣惊人的拿下英超冠军时,那是对于竞技赛事的最好诠释。

职业电竞赛事也需要新鲜血液,在KPL和LPL已经高度成熟的体系当中,现在已经很难载提供这样的选项,那么英雄联盟手游这样的新赛事是没有顾虑的,它可以承受成长的道路上遇到的一些挫折。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英雄联盟手游绝不仅仅是英雄联盟在手机端的复刻,它和英雄联盟从本质上而言不仅仅是终端的不同。

游戏价值论所认为的是,它与英雄联盟一样,核心目的是为了一起打造英雄联盟这个IP。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无法再用游戏去完全的定义英雄联盟,它的赛事体系在全球的影响力,它的IP在全球范围的知名度以及由此衍生的关于英雄联盟的文化,都表明它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概念可以覆盖的。

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英雄联盟手游联赛必然需要去走自己的路,而不是走LPL的路,吸纳新的玩家加入生态,打开目前对中小俱乐部关上的那扇门,让更多力量参与到赛事体系中来,这是英雄联盟手游在做的。

当然,这一半的席位,到底会有多少黑马杀出,又会有多少依旧会被那些暂时还没有拿到席位的LPL俱乐部拿下,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们知道的是,在这6个席位的争夺当中,任何有资格的参与者都有机会去竞争,在这个舞台上,没有身份上的高于低,只有赛场上的胜与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