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ORPG+开放世界似乎已经成为了手游厂商们高度热衷的游戏题材。近几年新出的MMORPG就像是捅了开放世界窝一样,不管什么东西都要沾一沾“开放世界”,有些玩家甚至直言“快要得开放世界PTSD了”。

不过就目前而言,大多数“MMORPG开放世界”多少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意思。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剑网3》的制作人郭炜炜曾经提出过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手机到底适不适合做开放世界?

MMORPG在内容方向的探索转型已经很久了,开放世界是目前主流的转型思路,于是近几年出现的主打MMORPG+开放世界的游戏逐渐变多,同时海外开放世界游戏在国内的流行也间接使得玩家对于这类玩法的需求也在日渐增长。

不过,MMORPG手机游戏真的可以和单机玩法的开放世界融合起来吗?

目前的MMORPG开放世界或许只是符合“大地图”这一概念,而玩法上却与传统线性剧情没有什么区别,玩家依旧需要通过线性的任务来解锁新的地图,并不能达到开放世界的自由度。

探索两者的融合

在此之前,国产开放世界手游也有不少,《明日之后》、《创造与魔法》、《我的起源》、《方舟生存进化》……然而绝大部分都因为玩家的挑剔而败下阵来,知名度和市场表现都不如人意。

每款MMORPG手游,都在朝着开放世界一路狂奔-游戏价值论

2020年《原神》公测,开放世界无缝地图的玩法是比较新鲜的一个玩法,在此之前并没有多少游戏厂商尝试过。不过,原神并不是MMORPG,且《原神》砍掉了绝大多数社交功能,玩法偏单机,本质上依然是靠着米哈游的老本行抽卡进行盈利,很难在MMORPG上复制。

每款MMORPG手游,都在朝着开放世界一路狂奔-游戏价值论

而MMORPG方面,腾讯和祖龙联合推出的《妄想山海》也做出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整体玩法与开放性获得了玩家的肯定,不过由于其糟糕的优化与过时的UI,依旧受到玩家们的吐槽。

每款MMORPG手游,都在朝着开放世界一路狂奔-游戏价值论

完美世界即将推出的《幻塔》,则是把过去做MMORPG的那套东西原封不动的搬到一个大地图,算是这一票开放世界为噱头的游戏里最水的“开放世界”了。

每款MMORPG手游,都在朝着开放世界一路狂奔-游戏价值论

暂未攻克的技术壁垒

以上的案例看完,我们再回到郭炜炜提出的那个“手机到底适不适合做开放世界?”的问题,不难发现,这些不如人意的开放世界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不够开放世界”的问题。

开放世界经典游戏并不是没有,诸如《GTA5》、《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等等,这一品类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可以充当教科书的游戏不计其数。但真的有所谓的“开放世界MMORPG”吗?我想是没有的。

开放世界强调单人游戏的自由探索,而MMORPG则是强调数值竞技与社交,两者之间存在根本上的互斥。强调探索,那就意味着高制作成本,而强调数值,则意味着“氪金就能变强”会覆盖掉探索的内容。两者的强行融合的后果就是虽然有了“开放世界”的皮,内里却是老套的MMORPG,本质上换汤不换药。

米哈游为了做一个《原神》烧了2亿美金,郭炜炜更是直言“一个开放世界最少要2个亿以上的研发费”,成本居高不下使得游戏厂商对开放世界的探索望而却步。

而如果单纯采用大地图的模式也并非长久之计,诸如《妄想山海》或是《原神》,以及即将公测的《幻塔》,这些游戏都有着配置需求高且耗电明显的问题,优化仍然是令人头疼的大问题。

不论是开放世界,又或是MMORPG,亦或是两者的结合,都有需要攻克的难点,这是所有厂商们都需要攻克的壁垒。

“另辟蹊径”多叠几个大BUFF

虽然就目前而言,开放世界与MMORPG作为两个矛盾的游戏题材并不能很好的融合,但总有一些厂商出会用其不意的方式来给游戏玩家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元宇宙在今年大火,国内外各种互联网公司争先恐后的往这个市场挤,游戏行业也并不例外。

中手游近日公布的信息显示,他们正在研发一款“仙剑奇侠传”IP的全新游戏《仙剑奇侠传:世界》,非常豪气的将开放世界、虚拟现实、虚拟演出、数字藏品宠物、虚拟经济生态、玩家共创以及虚实融合这些要素放进了介绍,并表示2022年Q3就会开放游戏测试。

每款MMORPG手游,都在朝着开放世界一路狂奔-游戏价值论

拆开分析每一个关键词,都不难发现这其中充满了面向股东的味道,这款“仙剑元宇宙开放世界”甚至不像是面向市场开发游戏,而是在面向股东开发游戏。

未来的路在哪里

现有的手机性能与技术不足以让两个互斥的游戏题材融合,而MMORPG急需摆脱换皮老套的评价,国内开放世界题材游戏的匮乏又导致大部分厂商都急着尝试进入,未来对于“MMORPG开放世界”这一道路的探索肯定还会继续。

不过,市面上大量同类型重复的题材也并不利于行业的发展。老玩家也许都记得,WOW的成功使得国产MMORPG端游井喷式增长,却最终加速了端游的没落。

开放世界是否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仍无法得知,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可以给开放世界送上一个“未来可期”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