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结束的游戏产业年会上,《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发布。其中电子竞技游戏一栏,实际销售收入1401.81亿元,比2020年增加了36.24亿元,同比增长2.65%,增幅较去年同比缩减约42%,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89亿人,同比增长0.27%。
中国电竞的2021:零增长还是内增长-游戏价值论
很显然,数据不够好看,而如果从电竞行业中项目、人员、商业模式三个维度来看,2021年三者多少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但就和年中时游戏价值论报道《中国电竞、慢放了》说的一样,和游戏行业一样,电竞停下盲目的商业价值增长,寻求行业规范化和自我反思的内在增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增长放缓的多重原因

产业报告指出,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电竞游戏销售收入是电竞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受整体游戏市场的影响导致电竞市场收入规模增幅下降;今年持续受到疫情的影响,重要电竞赛事线下活动减少,而线上模式很难实现商业变现;未成年人网络游戏防沉迷的政策要求,对俱乐部和赛事的商业运营均产生一定影响。

疫情确实是影响发展的重要因素,例如此前《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主办场地由中国改为冰岛的变动,但仍有诸多问题在原本的行业高速增长下被掩盖,待放慢后迅速爆发。

我们不妨从项目、人员、商业模式三个角度来回顾2021中国电竞发展遇到的一些问题。

此前游戏价值论曾提到,目前中国电竞的发展,在线上已经很难有质的突破,电竞游戏的销售收入受整体游戏市场的影响,同时不同竞品间的竞争还能够拉多高天花板,是个问题。已经走过十多个年头的《英雄联盟》今年依旧在刷新观看记录,但从行业整体的发展来看,这种头部产品的线上带动能力也是有限的。

此外,今年虽有《永劫无间》这样的新生代力量,快马加鞭地完成从国内走向国际化,但以《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产品展现的影响力,这款产品没办法带来对市场的实质改变。

玩家、选手、大众的问题

用户和项目的竞争息息相关,和游戏玩家一样,同比增长0.27%电竞用户近乎停滞的增长,意味着开源困难重重,电竞产品间的竞争难免沦为用户群体的争夺。

除了玩家,电竞赛事的核心--选手的补充同样出现大问题。未成年人网络游戏防沉迷的政策有待赛事和俱乐部相关人士在职业联赛这个范畴内拿出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

再说全民电竞,这个词大家不再陌生,腾讯电竞近两年重要的战略方向之一就是推动电竞全民化。除了将更多用户转化为电竞玩家实现开源的目的,树立对于电子竞技正确的认知更为重要。

艾媒咨询发布过一个调查结果,目前整体舆论认知上,对于电竞而言还是存在电子竞技本质上就是游戏,会让孩子沉迷的认知。

而如何通过努力扭转这些负面的印象,限制着电竞从年轻群体走向更大范围。

商业探索的慢放

中国电竞想要寻找新的发展方向,线下场景的突破就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也是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地方。

在现有的六大电竞商业模式中——直播经济、城市名片、硬件创新、场景激活、IP开发、生态赞助,包括线上影响力激活线下城市文化生活这个更高层次的目标,都需要线下的探索。

在电竞和赛事地域化的推动下,数字经济与当地实体经济结合的新发展已不再是新鲜事。在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共同指导下,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12月23日联合发布了《全球著名电竞城市产业发展指数指标体系设计与排行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著名电竞城市综合排名中,洛杉矶、上海、首尔名列前三。

疫情这个不可抗力,限制了电竞线下的发展,例如电竞酒店等磨拳擦掌的电竞新场景都按下了慢放。

内增长的时刻

如果说未成年保护、社会责任、挖掘游戏更多价值是游戏企业今年的核心主题,对于电竞也可以借此机会,审视和反思发展中那些被增长掩盖的问题。

未来除了继续深化数字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完善电竞人才培养和后续保障的相关体系,发掘电竞价值、承担社会责任以此扭转大众对于电竞的负面认知。

12月23日举办的全国移动电子竞技产业高峰论坛上,相关部门领导、院校科研机构专家、行业协会和电竞产业代表共同解读国家政策、研讨产业布局,助力电竞产业标准化、职业化、规范化发展。标准化和职业化。这是个明确的信号。

上海交通大学文化创新与青年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徐剑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对电竞的体育化、职业化管理,进一步清理电竞亚文化现象。既要看到电竞在地区经济和城市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扮演的积极作用,更要充分认识到电竞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现实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的电竞产业已达体育产业总值的5%。但课题组同样发现,全球电竞产业中,网络游戏和电子竞技的区别不明确,很容易造成公众混淆,客观上不仅难以实现对网络游戏进行有效管控,同时也无法充分发展电子竞技运动,两相掣肘,甚至造成了公众对电竞运动产生一定的恐慌情绪。另一方面,电竞圈存在的网络不良黑产、不良信息、隐私外泄、非理性沟通等,也使电竞发展受到一定争议。

对于年轻的选手,教育和身心健康不容忽视。一个现实的问题,电竞选手是吃青春饭的,退役之后,这些不到30的年轻选手又该怎么办?这个问题直指电竞赛事人才培养体系。KPL选择的做法是通过与一些体育高校展开合作,为选手提供更加完善的生涯规划。根据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总监、KPL联盟秘书长肖洋介绍,在2019年KPL就已经与广州体育学院达成了关于给选手和教练提供再教育的通道可能。并且2019年有16位选手和教练参与了全国统一的成人教育考试,100%考试通过,入学了广州体育学院。目前授课相关进度是非常顺利的,不出意外,2023年第一批相关专业的同学就会毕业。

还有腾讯电竞邀请郎平、马龙担任竞技运动交流官等等举措,这些都是暂停键下,电竞行业内增长的部分,未来也还会有更多问题解决方案出炉。我们相信,暂时停下脚步,完成标准化、职业化、规范化,经历阵痛、真正被大众所认可的中国电竞才会走的更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