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FTON公司在本月的TGA2021大会上宣布PUBG将从2022年1月12日开始在PC和主机平台上对所有人免费开放游戏本体。去年 6 月和今年 8 月,PUBG就通过 " 免费周 " 的形式,对免费开放游戏的想法进行测试。免费后其营运模式和当前市面上其他主流的战术竞技游戏《Apex英雄》《使命召唤:战区》等相同,都是靠游戏内商城销售付费道具盈利。

PUBG免费,是末路还是新生-游戏价值论

PUBG早就已经添加了"战斗通行证 "、" 道具商城 " 等内购系统,在游戏数据下滑的现在,设置付费购买本体这个购买门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会限制潜在玩家的数量。因此尽管此举颇受议论,但PUBG免费已成定局。2017年PUBG发行以来,销量排行榜连续登顶54 周,一度被认为是下一个英雄联盟的现象级游戏。如今该游戏的在线人数从2017年的326万断崖式跌到如今的不足2、30万,游戏的Steam销量也大滑坡。面对这样体量的玩家流失,Krafton自然希望通过改为免费游戏,吸引更多新玩家或相当一部分原本不愿为这款游戏付费的玩家。这些玩家不仅能提高游戏的玩家人数,还有可能在未来转变为付费玩家,为游戏创造更多收益,延长PUBG的运营寿命。此举正是Krafton的自救信号。

其实另一款“吃鸡”游戏《H1Z1》早经历过类似场景,因为种种原因不敌游戏玩法类似且更加成熟的PUBG。为了挽回颓势,《H1Z1》将原本国区售价68元的价格改为免费游戏,同时对已购买游戏的玩家给予礼包补偿。随后《H1Z1》确实迅速迎来一波高峰期,但很快大量外挂玩家蜂拥而至,游戏环境恶劣到无以复加,最后只能是加速了《H1Z1》的“死亡”。

现在同样的问题在PUBG身上重演,PUBG究竟能否改写结局?

PUBG如今面对的问题不少且严峻。

首先,对各方来说PUBG国服迟迟没有版号始终是枚定时炸弹,让PUBG电竞赛事难以自处。各大直播网站也风声鹤唳,纷纷下架PUBG专区。如此境遇下,此次中国PCL赛区的NewHappy战队披荆斩棘捧回了PGC2021全球总决赛的冠军奖杯的消息就好像泥牛入海,在国内社交平台上毫无水花。和3年前OMG夺冠的盛况截然不同,报道NH战队的新闻寥寥无几,热搜也仅仅昙花一现。要知道PGC总决赛是PUBG一年一度的大型比赛,地位相当于《英雄联盟》的S赛和《DOTA2》的Ti。

不过PUBG赛事情况似乎早已不容乐观。2018年PUBG最火的时候,官方曾雄心勃勃宣布过一个“电竞5年计划”,在全球多地扶持本土联赛。每支战队不仅可以从联赛中得到分成,同时官方会制作一些战队定制饰品,将一部分收益分给职业战队。可2019年起,PUBG的玩家人数、游戏直播时长和社区热度都开始下滑。全球总决赛的收视人数更是直接暴跌76%。这导致职业战队得到的实际分成远不如预期,大部分都入不敷出。最明显的是北美NPL赛区,当年有近一半队伍宣布解散。

其次,随着吃鸡类游戏的流行,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了种类繁多的强力竞品,比如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动视的《使命召唤:战区》和EA的《Apex英雄》等。相较于他们,PUBG不仅在画面上的效果已经相当落后,其传统的的游戏玩法在同类竞争中早已失去了优势。比如《Apex英雄》基本玩法类似吃鸡,但是更强调战斗与配合。同时,由于引入了泰坦陨落的背景设定,《Apex英雄》的另一大特色就是玩家可以操控拥有不同小技能与大招的英雄角色,这类似MOBA的玩法也更加丰富了战斗体验并让队伍的配合变得更加有策略性,这些都足以令玩腻了传统战术竞技游戏的FPS玩家眼前一亮。

PUBG免费,是末路还是新生-游戏价值论

还有Krafton被诟病已久的外挂治理问题,在游戏免费化以后,预计开挂现象将更为猖獗,而开挂零成本的事实更是会让开挂玩家变得肆无忌惮。如果反挂技术不能及时跟进,只会像当年的《H1Z1》一样颓败的更为彻底。

不过Krafton似乎也并不只是紧揪着PUBG这一颗摇摇欲坠的摇钱树不放,同时也在积极寻找其他可能性。今年他们陆续推出了手游《PUBG:New State》、《雷霆一号》。《PUBG:New State》以 3200 万次下载,位列 11 月全球移动游戏下载榜榜首;《雷霆一号》在steam上也获得了2400多条83%的“特别好评”。PUBG2也在抓紧时间制作中,甚至有消息称Krafton在策划新的3A大作。

PUBG免费,是末路还是新生-游戏价值论

可是在漂亮的数据背后,《PUBG:New State》进入的畅销榜的地区里没有日韩、欧洲等电竞大市场,其最大市场是贡献了 29.7% 的下载量印度,作为《PUBG》IP的衍生作,它的表现应该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Krafton仍任重而道远,PUBG的盛况能否再现,就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