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4日,完美世界披露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其中提到仅2021年Q4公司优化了几百人,优化还在继续,预计这一轮将优化1000人左右。

1月26日,心动网络对外回应了有关社交媒体上“裁员三分之一”的消息,具体可以概括为,确定裁员,正常业务调整,没有所谓一刀切按比例裁员。

在这两家公司之前,爱奇艺的裁员风波中,整个游戏部分被裁撤,百度将整个游戏部分裁掉,字节跳动旗下休闲游戏发行与自研平台Ohayoo也进行了一次比例较大的瘦身,快手游戏则是进行了优化结构。

这些大厂尚且如此,一些中小厂商日子更是不好过,此前我们就曾报道了贪玩游戏的大裁员。

裁员的另外一面,一份所谓的“游戏公司年会奖品清单”在网络上成为了热点,在这份清单当中,众多游戏公司的年会福利被一一曝光。

比如,沐瞳的所有员工可以在MacBookAir、“索尼PS5+Switch游戏机”等价格8000元左右的奖品中选择一样;叠纸的特等奖是香奈儿包包一个,三等奖是IPhone13以及与之价格相当的东西,共125个名额,没有抽中的则可以获得一个Switch,即便实习员工也有AirPods;鹰角网络员工有2%机会得到总价约3万元的苹果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与AirPods,每人至少能获得价格3000元左右的奖品。

除此之外,这份文档中还加上了招聘二维码或邮箱,莉莉丝招聘岗位72个,叠纸游戏招聘岗位达85个,鹰角网络招聘岗位90个,米哈游招聘岗位高达188个。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一边是裁员,一边是缺人,游戏行业仿佛陷入罗生门。

 

从抢人到裁员

关于裁员,版号的问题是最常被提起的,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30万家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下的游戏相关企业,2020年全年,游戏公司注销1.8万家,而自2021年7月份至今,有1.4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

从8月以来版号的暂停审批以及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新步入正轨,使得众多游戏公司纷纷收缩,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版号只是一个导火索,真正导致这一波裁员的根本性原因是整个产业所发生的一些变化。

在2021年年初的时候,国内影视特效公司MORE VFX创始人兼CEO徐建在朋友圈中表示,“因游戏行业碾压式的人才掠夺,电影视效行业正面临未来一年之内就无人可用的尴尬境遇”。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一年前,彼时的游戏行业陷入极度的内卷之中,各大公司开启疯狂的抢人模式,一时之间,游戏行业的薪资水涨船高。

类似的新闻在网络上到处都是,《上海游戏公司抢人大战:应届生年薪开到60万,游戏从业者迎来黄金时代?》、《拼高薪、拼福利、拼补贴,上海游戏大厂成热门求职圣地?》、《游戏产业挖人大战:遍地年薪百万,从上海打到成都》。

除此之外,包括腾讯、B站、字节跳动等平台型公司疯狂的对外找团队的投资也在从侧面表现着当时游戏行业抢人、抢团队到底有多严重。

与这些新闻相对应的是,根据心动网络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同比上涨164%至5.76亿元,员工数量则是由去年1065名增加到了1565名。

一年之间增加了500名员工,而现在心动网络被传出将裁掉500名员工,这样的反转就发生在这一年内。

从抢人到裁员,这一年很魔幻。

 

产业在升级

魔幻的背后,是游戏产业正在面临新一轮的升级。

在贪玩游戏裁员的过程当中,一位员工和我们交流中,对于裁员尽管不满但理解,而最让他感到难过的是,“整个行业对于传奇员工的偏见”。

这样的“偏见”背后其实就是整个游戏产业正在逐渐淘汰我们所谓的传统游戏。

打开AppStore畅销榜,整个2021年长期维持在畅销榜前10的只有5个,《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三国志战略版》、《梦幻西游手游》、《原神》。

这5个游戏当中,如果单纯的以端游IP为划分只有1个,如果以玩法上做划分,传统玩法的游戏有2个.

与之对比在2016年收入最高的10款游戏是《梦幻西游》、《王者荣耀》、《大话西游》、《火影忍者》、《问道》、《倩女幽魂》、《剑侠情缘》、《阴阳师》、《穿越火线》、《征途》。

以端游IP划分,7个,以玩法做划分,也是7个传统游戏的玩法。

这是一个极其直观的对比,中国游戏产业这5年的时间正在加速淘汰传统品类的玩法,端游IP不吃香了,二次元开始逐渐成为重点品类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在这样的产业升级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大量传统游戏公司逐渐被淘汰出局,翻看一下2014、2015那几年在手游红利期上市的游戏公司财报数据,再看看那些端游巨头们(不算腾讯、网易),一个个的都遭到了重创。

有些公司营收跌幅接近40%如昆仑万维,有些公司净利润下滑接近100%如完美世界,还有的已经开始陷入亏损,如心动网络。

与之相反的是所谓的是米哈游、沐瞳、莉莉丝、叠纸、鹰角、蛮啾、散爆等公司的崛起,这些公司都是这几年的新生代的代表,因为年轻且没有资本市场的压力,这些公司在创新性的赛道投入上更加大胆且没有包袱。

在传统的巨头们还在依靠传统玩法+买量打天下的时候,这些公司已经开始了用撇开渠道自发,公司品牌化和内容化营销等等来占领市场了。

在这样的产业升级大背景之下,是注定会淘汰一批人和公司的。但淘汰的同时,游戏行业也在吸纳更为优质,更适应当下这个时代的人才。

而除了产业升级之外,整个2021年发布的一些新品,从市场反馈上去看,表现并不好,无论是一些老玩法的产品,还是新玩法的产品,都是如此,从《摩尔庄园》到《幻塔》,都没能维持长期的走势。

或许也也给了游戏公司一个启示,将有限的资金更聚焦一点才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