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跨界破壁是行业发展的必然选择-游戏价值论

转眼2022年即将过半,但行业整体发展趋势依然不容乐观,即便今年4月有了版号重启的利好消息,但对于头部游戏市场的相关数据都表明,疫情红利消退后,其市场规模依旧保持震荡甚至小幅下滑的态势。

一方面,无论是买断制内容还是服务型产品都进入了阶段性的设计瓶颈,“XX转手游”“重制炒冷饭”的普及不断刺激用户的黄金时代综合症,怀念老产品的美好,而新品往往陷入短时间冲榜前列后收入大幅下滑的出头难。另一方面随着市场开拓的深化,出海或许可以带动个别企业的收入增长,但对于游戏行业整体而言,打破天花板创造更多价值需要引入新的变量而不仅仅依赖于产品本身。

发展要求下,游戏突破原有娱乐的根本属性更进一步,通过破壁跨界的融合创造更多可能成为一种必然选择。在这个舞台上,中国企业正在快马加鞭。

价值的需要

之前关于游戏跨界创造价值我们有过一系列的报道,但从目前行业发展的状况来看,这种需要从社会责任和长远可能性上增添了更多现实产业进步和商业需求。

6月14日,伽马数据联合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了《2022疫情期间企业发展状况调研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3月和4月,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分别为225.72亿元和229.9亿元,同比下降了9.05%和3.40%,而3月份的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已经达到过去一年的最低值。

同时根据 NPD Group 的数据,5 月份美国游戏行业整体销售额从去年同期的 45.22 亿美元下降了 19% 至 36.8 亿美元,达到27个月的最低点。其中手游方面,NPD指出,谷歌Play商店的支出同比下降了23%,App Store的支出下降了2.6%。值得注意的是,市场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收入TOP 10的产品反而增长了1.3%,赢家继续通吃。

头部游戏市场的困顿局面暂未解决,对于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的出海掘金成为了不少企业的选择。之前《海外游戏市场也下滑了?》游戏价值论提到,出海利润进一步降低,同时新兴市场的发展也暂未能填补主要市场下滑的收入损失。Sensor Tower 2022 Q1全球移动应用市场报告显示,Q1全球移动游戏市场收入约为210亿美元,同比下滑7%,同时全球手游市场的广告开销同比上升了41%,继续压缩了利润率。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耗以及产品形态的阶段性瓶颈。游戏行业的市场规模想要保持前进的步伐甚至更进一步,破圈寻找新的动力。除了常见的游戏IP横向反哺到泛娱乐文化领域,在动画、影视、剧集上发挥价值,应用于更多领域例如教育、医疗、企业商业、社会管理乃至金融等领域碰撞交融创造新的产品或商业模式是一个涵盖巨大价值的新课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为什么元宇宙、超级数字场景等会成为头部游戏企业关注的焦点,在未来这些场景中,玩家消费的内容不仅限于游戏本身,也是在虚拟环境中提供更多领域融合的消费可能性,从而提升行业天花板。

投入和成果

继去年年底中国游戏社会价值研究中心成立,中国游戏行业对游戏价值的探索从各自为战到开始进入规模化、正规化的道路后,除了腾讯网易之外,更多游戏企业参与其中以及一系列成果展示的披露意味着国内对功能游戏的认知和投入确实开始步入下个阶段。

《国产功能游戏步入下个阶段》游戏价值论提到,这个跨阶段的过程其实包含多个方面:企业自上而下,不再是个别头部的专属任务;针对的目标用户从大而全到细分深化,不盲目追求立刻被大众接受,一口吃成胖子;理念的转变,研发和宣发都更集中力量来为提升产品实际效果负责。例如三七互娱研发针对孤独症儿童辅助训练的《星星生活乐园》,心智互动为视障人群打造了《听游江湖》《荣耀战场》等多款手机音频游戏,国内企业陆续的成果展示和持续投入进入一个正向循环。

而对于承担科技行业底层技术角色的游戏技术跨界与破壁,除了耳熟能详的元宇宙,6月15日第四届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上,腾讯公布了基于游戏的“MTGPA触觉反馈技术”(最早被应用于《和平精英》)在腾讯地图智慧出行和腾讯搜狗输入法等互联网生活场景的技术落地方案。这也是游戏技术首次系统输出、跨界应用在无障碍领域,旨在逐渐为老年人、残障人士提供一个更加便利的社会环境。这样的探索越来越多,光子工作室群的品牌升级中也把同时积极探索研发技术的多元应用,助力游戏正向生长作为愿景理念。

我们可以发现,对于游戏跨界的应用确实已经从宣传式的方向快速发展到以落地效果为评判标准的务实阶段。更直白的说,游戏跨界创造价值能够给其他行业应用增加多少效果和竞争力,将会成为影响后续研发成本投入的关键性要素,而这方面的努力和成果我们无法单从目前的各类游戏行业报告中获取更清晰的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游戏跨界破壁的需求同样体现在游戏产品研发上。随着游戏开发的内容越来越庞大,对于现实世界的仿真程度越来越高,在玩家需求和游戏产品迭代的双重要求下,对于跨学科跨行业深入研究变成了成为新的思潮,例如游戏与物理、生物、地理等领域的结合。简而言之,游戏跨界除了体现在对外创作新的应用形态,由外而内也会成为游戏产品提升竞争力和进化的新动力之一,来帮助其越过瓶颈,缓解内部市场的问题。

打破以往的认知限制,游戏跨界需要从业者开阔视野,培养更高的综合技能要求。另一方面,我们对于游戏产品、游戏公司、游戏人才的评价也需要引入更多维度,不拘泥于单个产品或公司阶段性的收入,对更多领域和方向的布局和突破、某个环节关键性技术和形式的成功应用,都应该得到更多关注和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