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网易分手?暴雪的施压与承压-游戏价值论

暴雪Q3财报发布,和本年度前两期财报一样,依旧是收入下滑、活跃上升且靠手游撑场面。财报显示,动视暴雪Q2根据GAAP公布的净收入为17.8亿美元,同比下降14%;总净预订量为18.3亿美元,同比下降3%;净利润为4.35亿美元,同比下降32%;月活跃用户(MAUs)为3.68亿,同比下降6%。

COD手游是动视维稳的关键先生,而暗黑手游也成为暴雪提升用户活跃的核心力量,由于《使命召唤》的业绩下降和暴雪的产品周期缩短(暗黑手游中国市场上带动了暴雪收入增长),甚至抵消了King的创收。当手游已经成为老牌厂商的遮羞布,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看似平平无奇的财报,真正激起市场千层浪是暴雪与网易上一轮签订的合作协议将于2023年1月到期,财报中动视暴雪称正在讨论续签这些协议,但最终可能无法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随着手游成为业务的重要命脉,Q3动视暴雪在移动平台的玩家预订量较上年同期增长20%,暗黑手游在中国市场的发布是关键。选择这个时间点进行施压,究竟谁会退步?

手游的命脉

选择全面拥抱手游后,已经成为业绩维稳的核心。

此前《动视暴雪 手游公司?》中提到,从去年起主机和PC市场的整体萎靡一直在持续,新主机的供货能力不足带来的硬件收入影响无法掩盖产品从数量到收入的多方下滑的现实状况。平台方转向订阅制、广告创收等都是应对这种下滑的策略转变,而对于研发方特别是传统游戏厂商而言,加速转向手游已经是明确的选择。

对于动视暴雪,我们需要从动视、暴雪和King分开来看。

动视的表现尤为明显,Q2动视收入同比下滑38%,Q3同比下滑25%。财报中将下滑因素归咎于因为2021年发售的《使命召唤:先锋》的市场表现未能达到预期。虽然10月底发售的系列新作《使命召唤19:现代战争2》在上市10天后的销售额已经突破10亿美元,保持稳定的依然是cod手游带来的用户活跃,并帮助其MAU环比略微上升。

对于暴雪,Q2暗黑手游月活用户2700万,帮助暴雪同比增长了4%,环比增长了23%。Q3暴雪营收达到5.4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0%。一系列因素推动了暴雪营收增长,其中最重要的是今年7月份,手游《暗黑破坏神:不朽》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布。

而King三者收入最高 Q3营收6.92亿美元,同比增长6%,付费用户则实现了两位数百分比的同比增长,在MAU相关数据中,King与Q2持平,但同比下滑2%,依旧是活跃数据的最大支撑。

手握多个IP是传统厂商最宝贵的资源,暗黑、魔兽、使命召唤这些耳熟能详的招牌也让大家津津乐道。利用这些宝贵的IP资源,结合手游可以长线运营而非一锤子买卖的特点,成为这些传统游戏企业在动荡中维稳的必然选择。

微软游戏 CEO 菲尔·斯宾塞此前接受彭博社采访中明确提到,考虑收购动视暴雪,手游业务是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无论是现实业务考量还是背后金主的要求,都决定了手游必须承压。

对于暴雪而言,选择承压的方式是选择向网易施压以获取更多分成利益。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和切实帮助无需置疑,虽然暗黑手游是由单独协议不受此次续约的影响,但对于暴雪和网易的谈判而言,话语权的争夺也不仅仅是涉桌面上一系列端游项目分成。

谈判的筹码

暴雪此次的发难并非毫无预兆,马后炮来看,今年8月网易与暴雪合作的“魔兽”IP MMORPG手游被曝分道扬镳的消息传开,这并非之前公布的竖屏手游《魔兽弧光大作战》,而是《魔兽世界》的手游衍生版(代号Neptune),且已经开发了3年之久。

当时坊间有传闻称,“取消魔兽世界手游开发的原因,是暴雪要占9成收益,且不承担任何开发费用,经过谈判无果,只能取消。”随后在10月底的暴雪招聘信息中,又传出了魔兽手游项目复活的消息。根据当时的招聘启事,暴雪决定招聘一位高级角色概念美术师,来参与魔兽IP移动端的项目研发,主要职责为理清他们内部团队成员的需求,并将这些需求沟通至外包团队,监修并整合外包美术的项目资源,指导他们进行清晰的修改。

承接上文,手游已经成为业绩支柱的情况下,暗黑手游的表现也刺激了暴雪寻求更多利益分成和话语权的想法。值得注意的是,业绩表现和话语权也体现在与动视的内部竞争上。

与网易分手?暴雪的施压与承压-游戏价值论

以2021年的财报为例,全年暴雪占总体营收不到20%,而在今年手游大行其道的影响下,King成为业绩标杆,而暴雪在Q3反超动视扬眉吐气。种种原因都刺激了暴雪对于IP手游的渴望和控制欲,希望以此实现更高的目标和业绩增长。

魔兽手游的纷争显露端倪,而与网易上一轮协议到期成为角力的新节点。

游戏价值论此前提到,欧美传统厂商与中国企业IP合作的模式背后,是希望借用中国团队更加成熟的研发经验,更加稳定的快速消化旗下IP资源,降低风险。

为此虽然没有计入Q3的财报数据,《守望先锋:归来》的作用被大谈特谈,来强调暴雪对于IP的培育能力。

对于暴雪而言,与网易合作最关键的两个部分也是研发和中国市场。在财报中提到,与网易合作(不包括暗黑手游)的收入只占据总收入的3%,而暴雪在今年之前本身只占据动视暴雪总收入的一小部分,对于暴雪自身而言这些收入并不是个小数目。为了手游大业可以摆上谈判桌,但二者十多年合作对于中国市场的影响力也不能但从收入来看。

另一方面,暴雪想要自起炉灶目前来看也并非明确的决定。首先遭遇此前一系列丑闻之后,对于其最大的冲击就是人才的流失,本次财报中也明确提到,仅《守望先锋》团队,就有游戏首席设计师、角色艺术总监、制作人相继离职。今年10月,动视暴雪又有一位匿名员工向公司发起性骚扰、性别歧视和性暴力诉讼。

虽然目前没有相应的完整内容来判别暴雪自己手游的研发能力,但在内忧外患之下,包括被喷的狗血淋头的《弧光大作战》以及招聘和选择外包的形式来作为谈判的筹码,分量也相对有限。

简而言之,暴雪为了背后的手游,想要以此为跳板谋求更多利益分成和话语权,但除了IP作为最大的筹码,其余能够下注一搏的份量存疑。

合作与竞争

另一方面,对于网易而言,其关键也在于除了暗黑手游之外,还需要更多强点支撑起手游全球业务。《哈利波特》手游的影响巅峰已过,暗黑手游确实是其当下全球战略的锚点,也成为暴雪此次谈判的依仗。

大行其道国际IP合作进军全球市场战略下,如果只和某一家深度绑定容易出现受制于人的情况。为此我们可以看到腾讯的做法是多点开花,包括Level Infinite海外发行业务的开拓来降低对个别合作对象的依赖。网易除了自家的端游《永劫无间》和全球各地建立工作室,在手游产品合作上也需要更多标杆来不断强化自己的话语权和争夺更多合作伙伴,这样才可能减少此类状况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