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学家眼中的游戏-游戏价值论

科技与艺术并行,是曾经皮克斯动画的关键词,现在的游戏也不例外。

在科技共创的跨界探索中,“游戏+医疗”具有特殊的地位,额外引人关注。因为生命健康与大众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如果能在这个领域发挥作用,对于用户正确认知游戏价值大有裨益。

现阶段国内对于“游戏+医疗健康”的探索主要可以分为三个维度:借助游戏影响力的健康跨界、以发挥游戏特性为核心的多种慢性病辅助治疗以及脑神经科学为代表的未来方向,这三个不同的维度其实呈现了“影响力”—“内容/特性”—“技术探索和衍生”多方面的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将脑科学作为一个单独的维度,除了代表前沿科技的探索外,更关键在于这方面医疗技术的突破可以反哺到游戏行业的创新上。即不仅仅是游戏帮助医疗科学发展创造价值,医学技术的进步同样可以帮助游戏交互方式革新,乃至整个行业的前进,集中体现了二者相辅相成的特性。

2016年11月,陈天桥宣布出资10 亿美元经费,和妻子联名成立陈天桥雒芊芊脑科学研究学院(Tianqiao and ChrissyChen Institute, 简称TCCI),致力于脑科学研究。2021年03月,米哈游与交大附属的瑞金医院签约成立了"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旨在围绕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等研究课题开展全方位合作。二者本身的知名度也让神经科学与游戏结合的前沿探索给广为人知。

近日,TCCI携手卡内基梅隆大学共同举办了“玩转大脑 BrainPlay”研讨会,多位神经科学和游戏设计领域的专家进行了相关分享,从中我们也能初步看到当下神经科学家眼中的游戏研究价值和探索方向。

优化实验研究方式

首先是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游戏的特点和形式可以优化传统神经实验的模式,提升研究结论的准确性。

例如在听觉神经科学研究领域,传统的试验可能会让被试者坐在一个小房间里,让他们在听到声音时就点击一下按钮进行反馈。这些被长期使用、基础模拟环境下的实验与生活中的实际情况可能相差较大,这也会影响研究结论的准确性。

卡内基梅隆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听觉神经科学教授Barbara Shinn-Cunningham认为“为了获取优质的数据,过去的研究往往重复沉闷,通过将任务喜欢切分为更小型的实验来控制变量,当涉及到更高阶的认知过程时,这些简单的任务和单一的刺激所激活的神经机制和日常生活中真实情况下的表现并不相同。”

在这位教授看来,现在神经科学需要使用更丰富、更自然的刺激物和更少受限的行为来开展研究。此过程中游戏的价值在于,其一让原本被切分和细化的枯燥重复实验变得有趣,激发参与者的积极性和更多丰富情感的表达,这个作用其实在教育领域同样被广泛重视,如我们的寓教于乐。其二则是优化实验过程的同时,游戏对大脑进行奖励的行为,能够让实验环境更接近现实环境,更加准确的研究真实状况下的神经反馈。

理论到实践

随着人机交互、脑神经科学研究的深入,改变性游戏(transformational games)的概念被广泛的运用,即改变用户观念、行为的游戏模式,不限于严肃游戏、教育游戏或者商业游戏的范畴。这个词其实在更早的游戏教育研究中就存在,教育游戏支持情景学习、激发学习动机并提出了Transformational Play理论。

同样是利用游戏对大脑的正向作用。玩游戏时,玩家大脑会成为游戏系统的一部分,化被动为积极主动,运用自己的头脑和身体参与其中。简而言之,和重复实验类似,游戏可以让患者更容易接受强制性的治疗活动。例如,一些神经系统疾病的康复治疗需要患者反复地练习某种特定的活动,通过游戏甚至可以让患者对此充满期待。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创新学习研究所所长Jessica Hammer举例分享了与匹兹堡大学合作开发的一款《失语症患者康复游戏》(Aphasia Games for Health),只需一台打印机和视频会议软件就能进行,旨在帮助失语症病人恢复健康。

“失语症患者可能需要多年的康复治疗,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这种治疗。无法与他人正常交流沟通会让他们感觉非常孤立无援。为此,我们创建了一个活跃的在线社区,汇聚了一群失语症病患和家属。通过将游戏作为催化剂,使他们重新参与到社会互动中去。而我们想做的,就是确保他们在玩的游戏对其疾病的康复也有益处。”

科学研究反哺游戏

不止于神经科学领域,包括人机交互等方向,游戏作为一个微观世界,研究者通过在这个微观世界中的观察研究社会中人与人的交互,这些游戏带来的研究价值会让理论成为实际成果的养料,帮助患者和用户。

另一方面,这些科学研究的结论也能够反哺到游戏设计领域,帮助行业进步。

两位教授与娱乐技术中心的两位硕士生合作开发了外星人咖啡馆、仙境这两款融合神经科学研究实验的概念验证性游戏,

“与神经科学领域的科学家合作让我开始重新思考一些在游戏设计师眼中理所当然的事情,它帮助我了解为什么玩家会记住某个声音,为什么玩家会有学习的动力。我们学习了神经学方面的知识,了解到玩家是如何思考或感知某些事情的,这有助于让我们更好地以玩家为中心,设计更有趣的游戏。”

这种反哺作用其实游戏类似早先类似游戏心理学的研究,在商业游戏的快速发展中,游戏设计更多是基于天马行空的创意突破和反复测试的经验积累传承,摸石头过河的实操大于系统化的研究表达。

而在如今竞争激化的市场环境下,能够看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组织和成立产品、用户、市场研究的相关部门,以更加科学、逻辑化的观念来研究游戏。这一点本质上与跨行业科学研究运用是相通的,我们不能忽视跨界共创中科学研究反哺游戏发展的价值所在。令人欣喜的是,越来越多有能力的中国游戏企业正在以实际行动支持和探索这方面的发展,迎接未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