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3年的开头,我在线下看了一场电竞决赛-游戏价值论

上个周末,在虹桥天地的演艺中心,我到现场观看了第二届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联赛(WRL2)总决赛。

比赛本身没有什么可以过多谈论的内容,KBG以4:1的分数拿下了冠军。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到线下看比赛,这个时间我已经有点记不太清了,或许是一年,或许是半年。总之相比于我之前到线下去看电竞赛事的频率,这个时间跨度已经长到我记不起来了。

过去这一年,中国的电竞很难,成绩上很难,市场数据上也很难,但2022年终究是过去了。

新的一年,线下的重量级比赛,开始了。

上周,伽马数据发布2022全年中国游戏产业的相关数据,在电竞这一栏:

总收入为1445.03亿元,同比下滑14.01%。

其中,游戏收入为1178.02亿元,同比下降15.96%。

直播、赛事、俱乐部及其他收入共计267.01亿元,同比下降4.17%。

用户为4.88亿人,同比下降0.33%。

从数据上看,是全面的下滑,尤其是在电竞游戏这一块同比下滑的幅度比整个中国游戏市场10.33%的下滑幅度更大。

按照报告所说,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

我们看了下数据,在过去的这一年中,国内共举办了108项电子竞技赛事,其中38%线上办赛,有31%线下办赛,还有31%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

冲击是的确存在的,在经过10年高速发展后,中国电竞是遇到了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又不全是疫情的原因。

否则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游戏收入也下滑了15.96%。

问题真正的本质是,电竞可以脱离游戏独立发展,但电竞必须依附游戏产业的繁荣,当最上游的游戏企业开始“降本增效”,下游的电竞不可避免的就会受到影响。

去年LOL和DOTA2的国际赛事期间,作为全球电竞发展的重点项目,关于国内电竞职业选手青黄不接的话题重新被热议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中国电竞想要重新踏入轨道,那么前提是中国游戏必须重新踏入轨道。

所幸的是,2022年年末,128个版号下发,2023年年初,88个版号下发。

当然,除了期待外部环境的改变带来的红利外,电竞人也需要自己去做一些改变。

电竞行业需要审视和反思发展中那些被增长掩盖的问题。

包括完善电竞人才培养和后续保障的相关体系,发掘电竞价值、承担社会责任已经成为诸多电竞发展规划的常规组成部分。

全面提高电竞选手的综合素质其实是全面提高公众对于电子竞技看法的最重要渠道。

在比赛结束后,我看着KBG的队员们兴高采烈的在舞台中央捧起属于他们的奖杯,而不是在训练室里;看着WBG的队员们在位置上失落的样子;看着赛场周围的人群;看着搭建的雪景舞台......

这才是一场决赛应该有的样子,这才是竞技体育,这一切现在在慢慢回归,摆脱茫然,心中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