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因涉赌被冻结、业绩大幅下滑 博雅互动还有未来吗?-Gamewower

9月1日晚间,博雅互动发布公告,公司约6.35亿元闲置现金被司法冻结。

公告称,公司曾在8月21日向相关法院提出申请请求使用有关闲置现金储备进行理财管理。于2019年8月27日,公司收到有关中国内地法院的答复,法院回复由于中国内地有关司法机关对公司个别现任或前任雇员就涉嫌利用公司境内其中一款网络游戏平台进行了非法活动(“涉嫌罪行”)提出检控(“案件”)而对上述有关闲置现金储备进行冻结。因此,申请未获批准。

公告表示,根据内地法律顾问的意见,如果相关中国内地司法机关裁定部分或全部有关闲置现金储备包含有基于个别雇员的犯罪行为而产生的收入,则该收入有被没收的可能。

而根据博雅互动发布的2019年H1财报显示,目前博雅互动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计8.186亿元。

伴随着这笔资金的被冻结,这给本就陷入重重困境的博雅互动的前景又添上了一层阴影。

避不开的政策

曾几何时,博雅互动一度是中国一家知名的游戏公司,其一度号称是中国最大的棋牌类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

2013年博雅互动在香港上市,发行价5.35港元,融资约9亿。刚刚启动上市之初,博雅互动新股认购相当火爆,公告显示,该股香港公开发售部部分共接获7.74万份申请,涉及153.5亿股,相当于832倍超购。

上市首日,博雅互动开盘报6.75港元,相较招股价高出26.12%,随后冲高继而温和回落,收盘报6.09港元,涨13.83%。截至收盘,公司市值高达44.93亿港元。

然而如今的风光早已不在,根据最新的股价显示,目前博雅互动的股价是1.13港元/股,总市值为8.16亿元。

这个市值比之当初上市之初只剩下了不到20%,与其2014年初所达到了超12港元/股相比,更是不足10%,甚至目前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已经超过了整体市值。

而博雅互动之所以遭遇如此之大的滑坡,一种声音认为是博雅互动受到了中国有关棋牌游戏严格监管的相关影响。

在去年开始中国相关政策对于“德州扑克”这个类型棋牌开始严打,天神娱乐重金收购的一花科技就将《一花德州扑克》停运,导致天神娱乐2018年的商誉雪崩;而腾讯也主动下架了《天天德州》。

在财报中博雅也表示,“市场传闻‘中国政府将出台《棋牌类网络游戏管理办法》,下架德州扑克类游戏及从2018年6月1日起,全面禁止运营德州扑克游戏’,虽政策尚未出台,但部分平台已对相关产品进行下架处理。”

这直接使得《德州扑克》的收入开始下滑,与2018年H1相比,博雅的《德州扑克》同比下滑了46.4%,这也直接导致博雅的整体收入同比下滑了43.5%。

而实际上,这个政策的影响实际上与博雅互动自己也脱不开关系。

在2018年,棋牌类游戏发生了两件大事。

①2018年5月8日,公安部公告称,联众棋牌事业部涉嫌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包括联众执行副总裁在内的共3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

经初步审查,2010年以来,联众棋牌事业部下属“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

资金因涉赌被冻结、业绩大幅下滑 博雅互动还有未来吗?-Gamewower

②经过河北承德警方长达一年的侦查,博雅互动的《德州扑克》因涉嫌主导网络赌博,于今年5月17日相继抓获嫌疑人34名,其中博雅公司内部员工16人,涉案资金过亿。(博雅互动之所以被冻结6.35亿元,主要原因就是与该案件相关。)

这两起案件均是内容员工所为,以“德州扑克”为赌博的媒介进行相关的非法牟利。

因此,中国棋牌市场对于德扑类游戏的严打过程中,很显然博雅自己也脱不开关系,至少是一个管理不严。

实际上,所有棋牌类游戏都或多或少涉赌,区别在于金额的大小,类似斗地主这样的棋牌,由于系统有相关的关于倍数的设定,因此在虚拟金币的输赢上,数额是可控的,但德州这个类型的数额基本是人为决定,而不是系统,类似的还有如“炸金花”、“斗牛”等,这给予了赌博最大的便利。

核心的产品一直有这样一则隐患,又的的确确发生了事情,政策也在推进整改,因此博雅互动糟糕的业绩某种意义上的确可以说与政策相关。

更激烈的市场竞争

除了政策之外,另外一层的问题在于竞争的加剧。

在博雅上市之初,整个游戏市场上棋牌类游戏真正能够称之为规模性的除了腾讯外,博雅和联众已经可以称的上头部企业。

但这几年我们去看市场,除了如被并购的一花科技、闲徕互娱、微屏软件等一批棋牌游戏外,单独申请或已经上市的也有禅游科技、家乡互动、中至科技等公司。市场早已经呈现激烈的竞争,其中尤以地方属性为主。

面对这样的市场,在大平台的竞争上,腾讯毫无疑问吃掉了大部分市场,而在地方市场上,博雅互动又不得不与这些近两年兴起的地方属性超强的棋牌公司竞争。

博雅互动被夹在了市场的中间层,这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最为致命的问题。某种意义上,即便没有政策的影响,我们对于博雅互动在棋牌这个市场上能取得多少成绩也抱有疑问。

实际上,去看博雅本质的问题,根源在于博雅互动在营收结构上过于依赖一款产品所致。

从成立至今,博雅互动的营收主力就一直是《德州扑克》,在上市之前,博雅互动的主要产品是《德州扑克》2010年、2011年、2012年及2013年上半年产生的收益分别占公司总收益的90.5%、88.2%、91.3%和89.1%。

而在2019年H1的财报信息中,博雅互动的收入为1.6亿元,其中《德州扑克》贡献了1.17亿元,占比75%左右。

过于的依赖一款产品,这才是博雅互动的根本性问题所在,因此博雅互动的股价并非是在2018年遭遇政策问题时才遭遇滑坡,而是在2016年就开始了这样的趋势。

在博雅的财报信息中写道,目前融资所净得的8.379亿港元已经用去6.746亿港元,其中1.012亿元用户与技术及互补性在线游戏或业务的投资。

但博雅的6家投资公司在今年上半年为博雅提供的业绩是亏损20万元,而即便是在2018年也只是盈利140万元。

从博雅在财报中的各个信息当中,对于这家公司我们看不到有任何的亮点可言,它的一切似乎与《德州扑克》早已经深深的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