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硅谷的传奇人物逝世了。

10月26日,红杉资本宣布,其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于美国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去世:苹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Gamewower

中国私募首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创始人沈南鹏发朋友圈悼念:唐·瓦伦丁是硅谷的传奇。

据统计,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中,有超20%的企业均是红杉资本投资的。其中不少伟大的企业,都是他投出来的。包括:目前美国市值第一的苹果公司(最新市值1.11万亿美元)、开创游戏机工业先河的Atari、最有名的数据库软件公司Oracle(甲骨文)、网络硬件巨人Cisco、钢铁侠的PayPal等。

红杉资本创始人逝世

美国时间10月25日,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在美国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自然去世,享年87岁。

唐·瓦伦丁丁1932年出生于纽约,1954年本科毕业于福特汉姆大学,大学学习化学。

资料显示,在1972年创立红杉资本之前,唐·瓦伦丁主要有三段职业经历:

1959年,在美国器械公司雷神(Raytheon Company)担任销售工程师;雷神公司是美国大型国防合约商,美国国防部五大武器供应商之一。

1960年至1967年,在著名的“硅谷黄埔军校”仙童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担任销售和市场主管;瓦伦丁在1961年一年时间里,创造的个人销售额就超过了仙童上一年的总销售额。于是,他很快就被提拔为西部地区的市场主管。

1967年至1971年,在芯片制造商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National Semiconductor)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

长期在科技公司的销售岗位上工作,使瓦伦丁非常注重技术与市场的结合,并且发现:工程师虽然能够做出令人惊异的事情,但项目资金经常短缺,于是瓦伦丁将注意力转向对科技公司进行股权投资。

1972年,瓦伦丁创立红杉资本,至今47年。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去世:苹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Gamewower

1996年,瓦伦丁将红杉资本的控制权移交给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和道格·利昂(Doug Leone),后者是他招募的合伙人。

据悉,唐·瓦伦丁为这家合伙制企业选择的名字“红杉”,象征着红杉树顽强而长久的生命力。

纳斯达克有20%企业都是红杉投出来的

唐·瓦伦丁享有“硅谷风险投资之父”的美誉。据统计,红杉资本总共投资超过500家公司,其中超过350家为新科技公司,有200多家成功上市,100余个通过兼并收购成功退出的案例。

据统计,自从 1972 年创立以来,红杉资本投资了很多创业公司,从上市公司的数量来看,其投资的公司占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数的20%以上。

其中,如今不少为人熟知的伟大企业,都是瓦伦丁投资过的公司。包括:目前美股市值第一的苹果公司、开创游戏机工业先河的Atari、最有名的数据库公司Oracle、网络硬件巨人Cisco、网络传奇Yahoo等。

因而,在其逝世后,红杉资本发表的颂词中这样描述瓦伦丁:作为红杉的创始人,他的精神将长存于众多投资红杉的慈善公益机构、20世纪后半叶伟大科技公司的领袖和创始人心中。

基金君选取瓦伦丁和红杉投资的个别经典案例,分享给大家:

1.1978年投了乔布斯

在 1978 年,瓦伦丁投资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苹果公司。苹果公司在1978年1月筹资51.7万美元,其中15万美元来自红杉资本。

据瓦伦丁后来回忆,他参观了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最初创业的车库,他当时其实厌恶乔布斯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子,觉得此人太过怪异。“当时这位 22 岁的苹果公司创始人闻起来有股奇怪的味道,长得像胡志明”。不过瓦伦丁还是给出了一些很中肯的建议,并且投资了他。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去世:苹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Gamewower

乔布斯曾在回忆中这样表示,“那个时候的风投,他们就像你的导师一样,对创业公司的帮助非常多。因为早期的风投者,像瓦伦丁,都曾是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或高管。这种背景,让投资者在投入金钱之外,也会像导师一样分享他们的才能和经验。”

如今,虽然两位创始人均已离世,但他们所打造的苹果公司,市值高达1.11万亿美元,稳坐美股市场总市值第一。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去世:苹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Gamewower

2.80年代投资思科

斯坦福特立独行的一对教师夫妇列昂纳德波萨克和桑迪勒纳,在1980年代中期创办了思科(Cisco)的公司。Cisco的名字取自Francisco,那里有座闻名于世界的金门大桥。红杉资本认为这将是网络间畅通无阻的“金桥”,于是投入种子资金。

渐渐地随着公司的发展,思科需要风险投资的注入才能扩大规模。这对夫妇和74家风险投资公司谈过,但没有一家愿意给他们投资,他们都认为“他们没戏”。

这时,瓦伦丁慧眼识珠,投资240万美金,红杉资本拥有了思科30%的股份并且有了人事的管理权。后来,创始人又将他们的股份投票权委托给瓦伦丁,红杉资本由此掌握思科64%的表决权,瓦伦丁就任思科董事长。他聘请了一位出色的销售代表,又选中摩格里奇担任供公司CEO。

在摩格里奇的领导下,思科快速发展,从1988年35人的小公司,到1989年底 170人、收入近3000万美元的新兴科技企业。

1990年2月,思科上市。1995年1月,钱伯斯继任CEO,带领公司登上互联网之巅,市值5500亿美元。

从1987年红杉资本首次投资时算起,Don担任思科董事长长达30年。这期间,思科披荆斩棘,为互联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3.90年代投谷歌

1999年,红杉资本签了一张价值1250万美元的支票给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此之前,谷歌曾吃了众多风险投资基金的闭门羹——谷歌只有12个员工,没有收入,没有成熟的产品,没有商业模式,而且自我估值1.2亿美元。大多数风险投资基金并不认为搜索这种技术能成为一个产业。但红杉资本看到了可与电视和电台相比拟的受众,以及巨大的广告收入潜力。

这笔投资让红杉资本最终获利50亿美元。

下注于赛道,而非选手

创业者要关注“Who cares?”

对于瓦伦丁的投资方法,可以归纳为一句话:“下注于赛道,而非选手”,这也是整个红杉的投资方法论。

瓦伦丁曾表示“投资于一家有着巨大市场需求的公司,要好过投资于需要创造市场需求的公司”。他解释称,“下注于赛道”的原因之一是,天才创业者实则非常罕见。他表示,自己一生只见过两个拥有超人洞见的创业者:英特尔的罗伯特·诺伊斯和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

如今,红杉资本的官方传记页引述他的话说:“我深深着迷,以二十多岁的技术人员以高度非常规的方式看待世界,并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别人的方式来制造产品。”(”I remain infinitely fascinated,” his official bio page quotes him as saying, “with how technical twenty-somethings view the world in a highly unconventional way and want to build products their way, not someone else’s.”)

他坚持认为,对每一位创业者的终极考验,是有没有想清楚创业将为谁创造价值,这也成为他总是不断会问创业者的一个问题:“Who cares?”

沈南鹏发朋友圈悼念:

他是硅谷的传奇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朋友圈悼念:“Don helped to create an industry and becomes a Silicon Valley legend。He also assembled a great partnership。Don will be sorely missed! ”(唐·瓦伦丁协助创立了一个行业,并成为硅谷的传奇人物。他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唐将被深切怀念!)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去世:苹果谷歌思科背后的男人!-Gamewower

沈南鹏作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也是目前中国私募的首富。在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沈南鹏以身家300亿位居私募榜首。

目前,他带领的红杉资本中国,已经“买下”中国半个互联网。马化腾称:“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界最成功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业界公认:“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红杉资本中国在公众号发表文章《红杉创始人Don Valentine逝世|传奇终将永存》,回顾了Don的生平,表示“传奇终将永存”。全文如下:

今天,红杉资本创始人、铸就硅谷传奇的领袖之一Don Valentine(唐•瓦伦丁)在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作为红杉的创始人,他在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的精神将长存于众多投资红杉的慈善公益机构、20世纪后半叶伟大科技公司的领袖和创始人心中。我们向他的夫人——风雨同舟58年的妻子瑞秋,他的三个孩子克里斯蒂安、马克和希拉里,和七个孙辈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Don的一生与硅谷的发展交织在一起。他1932年出生于纽约,在福特汉姆大学学习化学,20世纪50年代中期搬到南加州,加入了蓬勃发展的航空航天业,成为雷神公司的销售工程师。他意识到当时年轻的半导体行业中心在更北的地方,于是搬到旧金山半岛加入仙童半导体公司,这里后来也是英特尔、AMD和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的发祥地,孕育了蓬勃发展的小型计算机、个人电脑和互联网产业。

在仙童半导体工作的7年间,他建立了行业最具竞争力的销售团队。之后,他加入了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在这段时间,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以强大的销售和运营能力蜚声业内,并成为领先的模拟电路供应商。

也是在这段时期,Don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他的投资吸引了一家私有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的注意。他和Capital Group一起在1974年建立了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并成立了第一个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

这支基金对电子游戏公司雅达利和苹果电脑进行了开创性的投资。前者由诺兰•布什内尔创办,后者由史蒂夫•乔布斯和他的高中朋友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创办。Don同时在雅达利公司和苹果公司的董事会任职。

这些早期投资使红杉资本一举成名。Don为这家合伙制企业选择的名字“红杉”,象征着红杉树顽强而长久的生命力,一如他的个人品格一样,同时也传达了一个没有以自己名字命名公司的创始人的谦卑之心。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Don一直是红杉资本的驱动力和核心人物。这段时期诞生的很多传奇企业,包括甲骨文、LSI Logic、Microchip Technology、Linear Technology和Network Appliance等,都深深刻上了他的印记。在投资的众多公司中,他最引以为傲的是思科。从1987年红杉资本首次投资时算起,他担任思科董事长长达30年。这期间,思科披荆斩棘,为互联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Don还培育了两家公司,美国艺电公司和Sierra半导体公司。从商业计划书到公司成立,这两家企业都是在红杉办公室里完成的。前者已成长为视频游戏行业的中流砥柱。后者则与新加坡政府共同创立了特许半导体公司,改变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面貌。 在始终对红杉的事业保有热爱之余,Don还对苏格兰雨季的高尔夫、加利福尼亚州的圆石滩,以及奥克兰突袭者的比赛情有独钟,尤其欣赏汤姆·布雷迪的精湛球技。多年来,他一直坚定地为斯坦福工程学院提供支持,并帮助创立了斯坦福工程风险基金,该基金已经在美国大学中成为典范。他同样是医学研究的坚实支持者。不太为人所知的是,他还是旧金山歌剧院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粉丝:他是前者的长期会员,并在后者担任理事会成员,而且是其领袖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的热心支持者。

在Don的晚年,与大多数退休后的领导者不同,他甘愿退居二线,不再轻易批评那些他认为错误的决定,也不再干涉具体业务。但是作为经验丰富的智囊,他依然热心为那些到他办公室拜访的人提供建议。一向好奇的他,总是喜欢和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人待在一起。他的家人、朋友,以及那些与他一起奋斗数十年的同事,都对他充满了深切的回忆。在人们的记忆里,他有着喜欢绿色墨水、从不喝咖啡的可爱怪癖;他还是一个认真的聆听者,欣赏沉默中深思熟虑,帮助许多创业者的万丈高楼打下坚实的地基。他坚持认为,对每一位创业者的终极考验,是有没有想清楚创业将为谁创造价值,这也成为他总是不断会问创业者的一个问题:“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