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海信先后布局,阅读手机有前途吗?-Gamewower

将墨水屏应用在手机领域早已不是新鲜事,当年俄罗斯的Yota Phone 因为被当作“国礼”风光过一阵。然而抛弃双屏,只有墨水屏单屏的“阅读手机”今年才开始出现。

先是阅文集团四月份推出了可以打电话墨水屏阅读器口袋阅。近日,海信在推出了双屏阅读手机新品的同时,还推出了一款单屏阅读手机海信A5。

阅读平台和手机厂商推出阅读手机的目的各不相同。

电子书平台推出阅读手机,是为了进一步争夺阅读终端,因为电子书阅读器因为便携性差、场景受限,已经难逃“盖泡面“的下场, 口袋式阅读器将是下一步的进化方向。

边缘化的手机制造商推出阅读手机,则是一种剑走偏锋的“蓝海”开拓,反正在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主流手机市场没有存在感,不如在细分市场深耕细作,既然可以有游戏手机,为什么不能有阅读手机?

从商业模式上看,口袋阅和海信A5不约而同选择了打卡返款的操作,口袋阅的规则是连续阅读180天,即可返现899元;海信A5则是针锋相对的“180天阅读打卡免费送A5”。仅有两位玩家的细分市场火药味儿如此浓重,说明容量过于有限。 

严格意义上来说,口袋阅和海信A5并不是同一种产品,因为前者只是可以打电话的墨水屏阅读器,后者则是一台可以打《王者荣耀》的墨水屏智能手机。不过,两者针对的都是重度碎片化阅读爱好者。

对于这类用户来看,他们更看重的是阅读平台的开放性,口袋阅与QQ阅读深度绑定,海信A5则可以安装任何阅读应用。不过,海信A5打卡返款的合作方是京东阅读,且规定更为苛刻,必须符合每天阅读30分钟、每天阅读300页两项指标,才算打卡成功。

双屏阅读手机已经被证明“此路不通”。今年3月,Yota Phone生产商Yota Devices公司破产,最后一代产品Yota 3 下架前,在唯一线上渠道京东旗舰店一共只有1.6万的评价,说明销量不尽如人意,几代产品则是发布没过多久就“价格腰斩”,说明三千多元的定价严重脱离了用户的心理预期。

所以,想通过墨水屏来制造高溢价,并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海信A5之所以推出“白嫖”活动,一方面是通过与京东阅读的合作来分散成本,另一方面则是分散用户对其“高溢价”的关注。毕竟,从配置和做工来看,这款手机远远落后于国产千元机的平均水平,难怪有用户称其为“收智商税”。

截至目前,海信A5在京东上已经有7.6万人预约,证明了千元档阅读手机比三千元档双屏手机更有吸引力,当然也有一部分用户是冲着“白嫖”去的。

阅读手机的出现会对电子阅读阅读市场有何影响?很显然,无论是口袋阅还是海信A5,都是冲着成为“Kindle杀手”的目标去的。

毕竟,中国作为Kindle全球最大销售市场,保有量在数百万台,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虽然掌阅、京东、腾讯等都推出了各自的阅读器,却都无法撼动Kindle的地位。 

实际上,Kindle的成功在于它用从低端、中端到高端的全面覆盖,每年的小步迭代,以及丰富的内容生态,牢牢占据“电子书阅读器代名词”的地位。 

与此同时,Kindle也成为了闲置率最高的电子产品。虽然围绕着Kindle建立起了丰富的内容生态,但伴随着国内版权环境的规范,readfree、我的小木屋等电子书资源纷纷关停。Kindle的内容生态优势正在消失,反而是微信读书、蜗牛读书等阅读应用,通过社交化阅读、会员全场免费读等方式,降低了电子书的价格门槛。

相比之下,Kindle的电子书价格普遍偏高,包月服务书库有限。国内用户对于“Kindle替代品”的需求正在日益上升。然而,各家阅读应用推出的封闭系统阅读器,却因为画地为牢都无法成为下一个Kindle。

虽然文石、博阅等公司都推出了基于安卓系统的电子书阅读器,在硬核阅读群体中收获了一片好评,但尚未真正“出圈”。而从海信A5引发的预约热情来看,更适合碎片化阅读场景的墨水屏手机,有望收获更大的用户群体。而无论是选择明星代言人,还是大规模铺开线下广告,都表明海信对于这款产品的市场表现有一定的野心。

当然,阅读手机能否占领更大的市场,除了定价需要进一步“下沉”,还要看系统和软件能否专门优化,否则用惯了智能手机的用户不可能习惯一台刷新率低、反应迟钝的设备。

因为市场刚刚打开,无论是口袋阅和海信A5都尚未针对墨水屏做系统优化,而阅读应用更是不会为一款开放产品专门优化,这就让阅读手机可能存在着很多“反人性”的操作方式,以及可能让人眼瞎的阅读界面。

在用户的千呼万唤之下,小米今年5月终于进入了电子纸市场,旗下生态链企业发布了墨案智能电子纸,然而2000多元的高端定价让米粉们大失所望。他们本来希望小米能像当年进入智能机市场一样,用优质低价颠覆阅读器市场。 

有用户建议“小米别折腾这个了,结合自身优势,直接像海信A6那样出双屏手机吧。”确实,手握米读小说、多看阅读等阅读平台的小米,未来的确有可能进军阅读手机市场,凭借内容、价格、渠道优势,未尝没有可能把这个市场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