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阔别资本市场超过4年之后,中手游正式回归。

10月31日,中手游正式登陆港交所,发行价2.83港元/股,发行4.61亿股,净融资额11.979亿港元,期间最高达3.17港元/股。截至首日收盘,中手游股价为2.89港元/股,较发行价涨幅2.12%,市值65.34亿港元。

中手游上市首日:资本没有退场 好的公司依旧受到关注-Gamewower

相比于这两年在香港上市的大多数游戏公司首日纷纷破发的表现,中手游的表现让人满意。

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在上市之前,香港申购该股的资金达到了约716亿港元,相当于香港发售计划的544倍,此后中手游调整了此前的90%股票国际发售,10%香港发售的计划,国际发售和香港公开发售各占50%。

无论是其以最大的区间发行价开始发售,亦或者是首日的表现和上市之前的认购热去看,中手游在香港资本市场是少数几家受到了资本认可的游戏公司。

中手游获得资本的青睐显然有其道理所在。

1

其一,中手游的表现远高于整个市场大盘的增长,并且后劲十足。

根据相关的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收益分别为10.01亿元、10.13亿元、15.96亿元和15.2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8亿元、2.65亿元、3.16亿元和2.5亿元。

其中对比2018年上半年的6.72亿元营收,2019年上半年营收的增长幅度达到了127.5%,净利润同比增幅54.3%。

而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40.2亿元, 相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长8.6%。

而如果将时间轴放长,中手游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年也就是2013年,营收为3.53亿元,同期中国游戏市场的规模为837.1亿元,中手游的占比仅为0.42%。而在2019年上半年占比达到了1.34%,成为中国游戏市场收入排名第10的游戏公司。

其这样的增长态势,对于投资者而言是具备诱惑力的,并且从趋势去看,也具备了长线投资的价值。

2

其二,中手游的估值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按照中手游的业绩预估,其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为6亿元,以此去对比中手游63亿港元的发行价估值,其动态市盈率不到10倍。

而港股市场,再不计算腾讯的情况下,其它中国游戏公司的动态市盈率的平均值在15倍左右,其中还不乏众多动态市盈率只有5倍左右的棋牌游戏公司拉低平均值的情况。

如果对比和中手游的主要业务有一定重合度的创梦天地,创梦天地动态市盈率目前是14倍,这个市盈率与平均值相当,也就是说中手游的市值应该在84亿元左右较为合理。

而如果再对比中手游与其它几家增长率去看,84亿元其实应该是一个最低的估值水平,而其发行价下的市值只有63亿元,其中存在较大的增长空间。

3

其三,有别于其它公司的产品研发、运营体系。

一直以来中国游戏产业乃至全球的游戏产业均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即对产品成功与否的不确定性,其实这是所有内容产业的通病。

在这个通病之下,中国的游戏公司有着太多太多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成功产品(系列)的案例,无以为继,对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A股的游戏公司已经开始频频发生爆雷的情况。

持续性,这个已经成为上市游戏公司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能否在一个爆款之后继续推出好的产品。

与此对应,中手游其实也有这个问题,但相比于其它的竞争对手,中手游显然有着一个独特的优势去保证它产品有着更高的成功可能性。

带来这个可能性的是其经过多年布局而成的IP核心战略,以IP为核心,打通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而将产品成功的可能性提升。

以IP为核心,中手游建立了一套成熟的IP机制,包括IP的获取,后期的授权、开发、运营等机制。这是中手游的护城河,也是它能够在未来持续成功的保障。

这种保障或者说稳定,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很多投资者在投资选择当中的第一选择。

4

其四,基石投资者的背书。

在中手游上市之前,中手游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中出现了快手科技、Bilibili、微博、阅文集团、三七互娱、掌趣科技。另外,香港恒基兆业地产集团主席李家杰也将成为中手游基石投资人中的重要一员。上述七家基石投资人投资额合计约2.5亿港元。

我们可以细看中手游的这份基石投资者名单,掌趣科技、三七互娱是游戏厂商,阅文集团是中国网络文学最大的IP持有者,快手、B站、微博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顶级的社交平台。

基本上涵盖了IP产业链的上下游,这些公司成为中手游的基石投资者,未来将和中手游的业务产业良好的联动效应。

5

其五、市场仅存的少数几家优质游戏公司。

经过了2013-2016年这段时间的发酵,中国上市的游戏公司数量陡增,在2013年以前,谈及上市的游戏公司,传统的端游7巨头之外,便很难再去找出几家。

但现在情况截然不同,众多游戏公司纷纷登陆了资本市场,只有少数的几家体量不错的公司还没能上市,比从去年开始,上市的游戏公司甚至开始以棋牌游戏占主导。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手游的上市显然会更受到资本的青睐,因为它在今天之前,中手游就是其中的一家还没上市的优质游戏资产。

总结去看,Gamewower认为,中手游之所以能够获得544倍的认购,能够在上市首日保持增长的态势,主要原因在于从其近两年的财报数据的增长的强劲态势、它目前的估值、它的生态系统等方面去看,中手游具备长线的投资价值。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家在全球范围内深耕IP的公司而言,在香港这个文娱产业的重地上市,将为中手游未来带来更多的合作机会。

中手游董事长兼CEO肖健表示,作为全球领先的IP游戏运营商,中手游以IP为核心,通过自主研发和代理发行,不断为全球玩家提供精品IP游戏,并围绕IP和CP展开积极的投资布局,打造围绕IP游戏的生态体系。而在多年发展后,中手游亦已成为深港及大湾区的创业合作典范。

6

对于当下的游戏资本而言,中手游的上市无疑是一个利好的表现。

中手游上市首日:资本没有退场 好的公司依旧受到关注-Gamewower

根据艾瑞的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5中有游戏投资仅有24笔,投资金额48.4亿元,对比2016年的286笔的数量,649.6亿元的金额去看,远远不如。

游戏的资本寒冬以来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众多投资机构的文娱基金已经纷纷退出了对于游戏行业的关注。

发生这样的情况其实实属正常,游戏的投资热其实始于2013年,与手游的爆发时间点吻合,那两年手游市场快速发展,从2013年的112亿,到2018年已经超过1000亿。这样一个庞大市场的崛起过程当中,势必受到资本的追逐。

而近两年来,游戏市场渡过了爆发期,2018年的同比增长率仅为5%,人口红利消失不在,行业格局基本定型,这个时候再去投资游戏公司对已有格局进行冲击无疑困难重重。

一个冉冉升起的行业,到处都充满机会,彼此都在探索,关系链尚未形成,市场充满开放性,而一个成熟的行业,各种规则、公司之间的关系纽带都默默的形成,很难让新来者闯入。

因此,资本的退场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况且需要注意的是,近两年很多高估值的游戏公司在资本市场遭到了腰斩,甚至连斩数刀的都不在少数,这样的产业对于资本的吸引力是有限的。

但是,并不是说资本彻底退出了游戏行业,因为我们看到腾讯、网易近两年频繁的在对游戏行业进行相关的投资。

如果说腾讯的表现亦如既往,和以前一样的买买买,那么网易的案例更具说明性,网易对游戏公司的投资是近两年才开始,其中主要集中于海外的工作室。

仅今年1月,网易就有两笔投资,分别是法国工作室Quantic Dream、前《炉石传说》游戏总监Ben Brode创办的Second Dinner。

加上此前的《Pokemon Go》研发商Niantic;《光环》、《命运》研发商Bungie;英国独立游戏工作室Jumpship等,网易频频出手。

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条逻辑线,即好的游戏公司依旧受到青睐,资本的寒冬只是一个洗牌的过程。

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就认为,资本寒冬的说法要从两个维度来理解。一方面确实是比以前投的少了,但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因为以前投的太多了游戏公司拿钱太容易。过去资本过热,现在是一个正确的回归。二级市场过去有五六十倍的市盈率,现在回调到20倍,才算进入正常的状态。

对于优质的游戏资产,资本还是愿意相信的,而且游戏市场也并非毫无机会,蓝洞靠着《绝地求生》一炮而红,Epic可以靠着《堡垒之夜》迈入顶级游戏研发商的行列,品类的创新依旧存在,云游戏的概念也开始火热。

如果与2013-2016年相比,资本对于游戏行业的整体的确处于寒冬,但对于优质的游戏公司而言,没有寒冬这一说,行业的洗牌在加速,同时伴随着游戏行业依旧在不停的做进化,这些能够留下来资本、游戏公司,未来是值得期待的。

中手游上市首日的表现也对这一论点进行了印证,从股价去看,投资者对于中手游这样的公司是愿意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