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Gamewower游戏观察首页
  2. 新闻

你为什么不爱游戏了?

爱或不爱,存乎于心。

你为什么不爱游戏了?

中国游戏大环境似乎有所好转,但具体情况只能说冷暖自知。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看到了很多朋友离开了游戏行业,涉及游戏产业的每一个岗位。

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人对于游戏行业本身就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在这个行业失去了高速增长,失去了连连增长的薪资水平后,离开这个行业并非不可理解。

但其中有一些人本身对这个游戏这个行业抱有12分的热情,是那种“吾心安处即吾乡”,薪资、职业成长等等在我们看来重要的东西在热爱与兴趣面前都可以进行让步。

就是这样的人,也开始渐渐的离开了游戏行业。

为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找了几位朋友聊了聊。

1

A君是一个独立游戏的开发者,大学毕业4年的他,做了6年游戏。

用A君自己的话说,他的游戏情节启蒙很晚,“直到上了大学才算开始真正接触游戏”,《巫师2》、《上古卷轴5》,那一刻仿佛一个全新的大门在A君的面前打开。

于是,除了玩游戏,就是学习与游戏制作相关的知识,到了大三A君开始常识性的做了一些小游戏。

这些小游戏哪怕连一个小小的浪花都没有激起,但这并不妨碍A君对游戏的热爱,家境还不错的他也并不需要为其它的因素做过多的考虑。

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到了2017年左右,突然的一下子独立游戏开始火起来了,各种与此相关的赛事,各个厂商都想从中挖掘金子。

“资本进来是好是坏?”我问了A君这个问题。

A君犹豫了下,“短期内是好的,但长期是不好的。”

“有金主爸爸支持你们难道不好?”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得到与失去是并存的。”

得到的是关注,失去的是自由,背上的是KPI,卸下的是不知是否还能挺过明天的焦虑。

A君说,伴随着资本和市场的关注,这个圈子突然变得很乱,抄袭开始越来越习以为常,A君对此有点受不了,“去年年初,一个我很尊重的前辈,一声招呼不打,把我做了半年的产品的核心玩法原封不动的给抄了,你知道那种心情吗?”

“抄袭在游戏圈本就习以为常不是吗?”

“可这是独立游戏圈,不一样的,我以为我们是最后的世外桃源,结果发现膝盖弯的最低的可能也是我们这个圈子。”

A君后来向某个平台投诉过,但投诉无果,那个前辈甚至还到处出席一些演讲。

A君觉得,这个圈子已经不值得他再待下去了,“本来就是觉得好玩,觉得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设计世界,但还是太天真了。”

2

B君是一家国内主机游戏媒体的资深编辑,用他的话说,“我一听开场的几个音节,就能知道是啥游戏”。

到去年年底离职之前,B君做了5年编辑,怀着一腔的热爱而来,不能说失望但也绝对不是愉快的状态下离开。

从初中时候家里就购买了PS2的B君是一个绝对的游戏发烧友但凡是3A大作,他没有一款不熟的,所以能够找到一份与它的兴趣十分吻合的合作,按理来说应该高兴才对。

“一开始是可兴奋了,觉得简直为我贴身打造的一样”

“后面为什么又要离职呢?是钱的问题、职场关系的问题,还是老板把你裁了?”

“就是不兴奋了,很简单”

以下为B君的自述:

你很难想象,作为一个游戏狗,居然不爱游戏了,但事实就是如此。

以前我玩游戏那是真的玩游戏,《刺客信条》可以打一遍又一遍,《DOTA》可以和朋友开黑一个通宵不带累的。

但是现在,你让我再去评测游戏,我可能想吐,因为玩的游戏实在太多了,很多都是工作需要,接触了太多的游戏,接收了太多的信息。

你们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游戏玩一遍又一遍,但是我只能是把自己喜欢不喜欢的都玩一遍,慢慢的你就会发现一个叫激情的东西在流逝,你不再对它有激情了,你的激情在一次又一次的评测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追踪新闻中,在一次又一次来自上面的软文需求里面,最终消耗的一干二净。

兴趣和爱好,最好分开,如果你真的喜欢游戏,最好不要进入游戏行业。

3

相比于A君和B君,C君的理由更简单一点,“父母下了最后通牒。”

今年30岁的C君,从大学毕业后就混迹于游戏行业,商务、媒介、运营,几乎每一个与研发无关的岗位都待过,但待的都不是大公司,而是一些处于类似于B轮与C轮之间的公司。

C君很不走运,在手游的那一拨浪潮当中,他所在的公司也没能成功上岸,他的履历在一点点的变的越来越厚。

而C君的父母一直不知道C君在那些他们印象中的大城市做些什么,C君也不敢告诉他的父母,“我父母都是老师,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C君一直告诉父母的是,他的工作是做广告行业,就这样一直藏藏奄奄了这么多年,直到去年的时候父母知道了,“立刻下了通牒,要么回老家找份稳定工作,要么就别回来了。”

C君说,从他小时候接触游戏开始,父母就一直对游戏抱有偏见,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过,认为游戏就是会害人,原本C君想着在游戏行业做出一番事业来,让父母彻底改变这种想法,但是他没能做到,反而觉得更加失败了。

我和C君见面聊的时候,他下个月就要离开上海了,而下个月就是CJ,很多人例如PDD、旭旭宝宝等人的确改变了父母对游戏的看法,但更多的其实还是像C君这样的。

游戏在我们的当下,依旧饱受偏见。

我最后问C君,“你还爱游戏吗?”

C君说,“这个问题重要吗?”

4

这个问题重要吗?这个问题不重要吗?

A君在投入了那么多热爱后,最终还是感觉到了受伤。

B君的热爱被那些琐事、碎事和恰饭消磨殆尽。

C君的勤勤恳恳最终还是没有换来童话中的结局。

即便这样,我想他们或许也是爱着游戏的,他们曾是中国几十万从业者的一员,他们曾为游戏的去污名化做出了努力。

那些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离开游戏行业,却又爱着游戏行业的游戏玩家们,谢谢你们所做的努力。

原创文章,作者:GameWower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wower.com/news/3837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jiuyou88

邮箱:7041561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