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Gamewower游戏观察首页
  2. 新闻
  3. 上市公司

阅文集团的内忧与外患

新的战争再次开启

阅文集团的内忧与外患
阅文集团 吴文辉

3月18日,阅文集团发布2018年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阅文的总收入为50.38亿元,同比增长23%,其中核心业务在线业务收入38.28亿元,同比增长 9.7%,占总收入比约76%。

单纯的从这几个数据去看,阅文集团在2018年尽管收入增长在放缓,但这份财报依旧属于一份合格的财报。

然而,如果深度的去看阅文的财报,我们会发现当下的阅文集团正陷入内忧当中,而如果放眼整个网络阅读行业,阅文的外患正在到来。

在线阅读的天花板

根据阅文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我们发现阅文集团有两个数据同比2017年出现了下降。

其一,在38.28亿元的在线业务收入当中,来自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收入为9.52亿元,同比下降了12%,占营收的比重从2017年的26.4%下降至18.9%。

其二,自有平台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为1080万,同比2017年下降2.7%。阅文给出的理由是由于腾讯产品自营渠道付费用户减少。由此带来的是尽管2018年整体的用户同比增长了11.5%,但付费率却从5.8%下降到了5.1%。

这两个数据的下降都指出,来自母公司腾讯方面带来的营收和用户数据出现双双下滑。

为什么会下滑?两个原因,第一,腾讯系产品自营渠道对阅文的流量支持在下降,第二,腾讯系的用户在自然的流失。

根据Gamewower获得的信息,其中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腾讯系产自营渠道的用户在大量的流失。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阅文集团上市之前,腾讯给阅文导了巨大的流量,从而帮助阅文更好的上市,但经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导流的流量出现了流失,因为这些流量当中有很多是非网文的用户。

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我们查阅了一下阅文集团过去几年财报,我们发现在完成收购盛大文学的2015年,阅文集团的各项收入都出现了巨幅的增长,纸质图书、版权管理,第三方平台等等。

而其中,来自自有平台的收入为5.9亿元,同比增长86%,而腾讯产品自营渠道为1.97亿元,同比增长57.6%。

但到了2016年,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增长是从2015年的1.97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6.66亿元,同比增长幅度达到了238%,对比之下自有平台的增长仅为77.9%。

也就是说在2016年,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给阅文集团导了巨幅的量,以助其在2017年的上市。

但这个留存率相比于自动增长的留存率显然是要低很多的,所以到了2018年,来自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收入同比下降了12%。

而这从侧面所体现的信息,阅文集团的用户量在2017年已经见顶,后面将开启下滑的通道。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正在开启下滑通道的不仅仅是腾讯产品自营渠道,自有平台的发展同样遭遇了这样的情况。

对比以上两张图片,在发布2017年财报是,阅文集团的营收结算是“在线阅读”,而到了2018年变成了“在线业务”。

尽管只有两字之差,但是其中的结算方式是有很大差别的,2017年在线阅读仅仅是其阅读业务,而在线业务则包涵了网络游戏、在线广告等。

所以,我们看2017年的自有平台的在线阅读收入为18.7亿元,但是用在线业务结算,摇身一变成为了19.4亿元。

2018年的22.13亿元当中,又有多少是来自于非在线阅读业务,这一点无法得知,其具体的增长是多少也无法查阅。

而在在线阅读收入遭遇增长天花板的时候,内容成本却依旧节节攀升,从2017年的12.8亿元来到了15.3亿元,同比增长19.5%,而这一部分的成本主要来自于自有平台和腾讯产品渠道,而这两个平台的增长仅为4.6%。

也就是说营收增长4.6%的情况下,成本的增长达到了19.5%,看上去在挽留核心作者上,阅文集团又一次“涨薪”了。

用户量的见顶,内容成本的高速增长,对于阅文集团来说,未来能够扩大收入的方式是两个,一个是版权收入,也就是IP,另外一个是用户付费值的上升。

在版权收入方面,阅文做的还不错,可以说这也是整份财报当中唯一的亮点,同比增长达到了160%,即便去掉收购新丽传媒的2.75亿元收入,同比增长也达到了88%。

而用户付费值上升方面,付费用戶平均每月收入由2017年的22.3元同比增加 8.1% 至2018年的24.1 元。

很早之前我们就预测过,网络文学行业是一个低付费值的行业,用户的付费值很难提升,因为用户的时间和追书的精力是有限的,唯一的提升方法是提高单价,千字五分到千字1毛这样的提升,但这样的提升在行业依旧还处于竞争的情况下是极难的,会大量的流失用户群体。

而且现在还面临这一个巨大的问题,即免费阅读平台的涌现,更使得阅文不可能贸然做这样的杀鸡取卵的行为。

免费与付费之争

实际上说到现在网文行业的付费模式的成熟,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这个人是吴文辉当年的老搭档,也就是盛大文学的前CEO侯小强。

2003年起点中文开启了VIP阅读模式,宣告了付费阅读时代的到来,但是这一模式在此后的几年一直饱受山寨和盗版的困扰。

而2008年的时候,顶着新浪副总编辑头衔的侯小强空降盛大文学,在侯小强上任之后,他对当时的盛大文学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在其任上做大最大的一件事也是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件事是对百度的诉讼,当时的网络文学远远不像现在这样,而是盗版和山寨横行,其中百度贴吧又是最大的盗版集中地。但由于困扰于百度是当时各大文学网站主要的流量来源,所以很多人是既恨百度,又依赖百度。

但侯小强一上任就展开了对这个当时的巨头的战争,在侯小强解释起诉百度过程中,他列出了7个原因

  • 一、百度侵害了盛大文学旗下网站签约作者的版权收入;
  • 二、百度导致盛大文学旗下网站重点作品的被盗链、盗用现象严重;
  • 三、百度操纵排行榜,无故屏蔽盛大文学旗下网站小说进入热点搜索排行;
  • 四、百度贴吧成网络文学盗版重灾区,以《斗破苍穹》为例,目前百度“斗破苍穹”贴吧共有36792个,帖子数378644篇,其中不乏《斗破苍穹》的盗版网站链接以及直接张贴于贴吧内的盗版内容;
  • 五、百度对要求删除盗版内容反应迟钝;
  • 六、百度对盗版网站的纵容破坏整个创意产业发展次序。
  • 七、百度导致盛大文学旗下网站损失严重;

这场官司后来以盛大文学胜诉告终,这彻底成为了整个网络文学的分水岭,也正式开启了网络文学的黄金10年,作者的收入开始得到保障,山寨盗版渐渐消亡。

但是在10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再一次面临了免费与付费两种模式的对冲,这一次不是山寨盗版的问题,而是正规军开展的另外一种商业模式。

免费阅读的商业模式实际上很简单,笼统来讲就是广告模式,厂商向作者付费,再将流量在B端进行变现,有点类似视频网站当年的玩法。而这个其中又夹带着传统中国游戏如《征途》一样的玩法,通过免费吸引用户,再从中刺激用户的打赏,也就是购买道具。

而在这两个基础上,再往前一步就是IP版权的运营,通过免费阅读,吸引大量的读者群,提高IP的知名度和价值。这也是为什么唐家三少这样的吃足了付费红利的作者在今天会提出,“未来的内容就应该是免费的,所有付费可能都是在内容的增值上,做多版权运营。”

因为在唐家三少看来,内容免费后,后面的增值服务收入比之从读者手中拿到的付费更加可观,IP版权的收益会更大。

这个商业模式到底能不能走通我们不得而知,其目前所能看到的仅仅是广告模式下的流量在B端的变现,其它的还有待探索。

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免费阅读的潜在客户群体质量并不高,其即便在B端获得营收又能有多少是否能够覆盖其采购成本也值得商榷。

另外,内容的质量上,并不是说所有的免费阅读内容都比付费内容差,但整体上必然是如此,这点在所有内容行业都适用。

这样的内容是否具备潜在的价值需要长期的观察,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众多的读者抱怨这种模式下的内容粗制滥造。

但尽管免费阅读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不争的事实是免费阅读平台获取用户的速度是惊人的。

其中以趣头条旗下的米读、Wifi万能钥匙旗下的连尚文学为例。成立于2017年7月的连尚文学,截至2018年12月月活跃用户超3000万。

米读在近半年时间内就获取了4000万新增激活用户,其DAU突破200万只用了154天,目前的DAU已超过500万。

按照连尚CEO王小书在接受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时的说法,“在网络文学市场,付费率最高也只有百分之十几,在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和乡镇,人们更倾向于免费阅读。之前的VIP收费阅读模式把近9成阅读需求挡在了门外。”

其将这种竞争称之为下沉市场的竞争,这一点与吴文辉在电话会议当中的提法是一致的,他将免费阅读平台的用户称之为“跟以前的盗版产品的用户是同一种用户”。

同时吴文辉还说了一点,“我们认为这两种商业模式可以并行并且能够互补,因为免费的商业模式可以从原来的盗版市场中争取用户,培养用户,并且可能产生深度用户,深度用户随后会转化为付费用户。

因此,阅文也在今年上线了一个名为“飞读”的App,主打的就是免费阅读以此去面临新的竞争。

其实吴文辉的说法本身是没有错的,但这当中有一个误区,下沉的市场也就是三、四线城市的用户付费的愿望并不强烈,但如果随着整体行业的发展只能慢慢接受这样的现状。

而这部分市场原本就是阅文集团在面临增长困境时巨大的增长市场,是可以按照吴文辉说的培养用户随后会转化为付费用户。

然而现在随着众多已经起势的免费阅读品台的出现,已经后发的阅文在其本身的增量市场当中将面临巨大的问题。

这部分可以帮助阅文打破天花板的用户是不是可以被阅文吃下,竞争对手能吃下多少,吃下之后养成免费习惯的用户又能有多少被转化,要知道B站至今都没有启动大规模的VIP变现,就是因为用户的习惯养成问题。

这个外患已经养成,并不是一个飞读就能解决的,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阅文在战略上的一种局限,过去这两年由于和腾讯之间的关系,以及市场竞争的风平浪静,一家独大的阅文在舒适区待的太久了,其目光主要聚焦在了横向的开拓上,也就是如何在原有的商业基础上进行更好的变现,而忽视了去打造另外一个商业模式,忽视了那一部分免费阅读群体,因为可能在阅文看来,他们迟早要变成付费用户的,而自己则是他们的首选。

但商业世界是充满变数的,10年之后,我们看到免费模式却又卷土重来,新的战争再次开启。

原创文章,作者:GameWower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wower.com/news/ipo/3214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jiuyou88

邮箱:7041561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