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上市公司

马晓轶的”中西对话”:游戏业仍在发展早期、潜力巨大

“全球最大游戏公司”不是腾讯的目标

腾讯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也是世界范围内最大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之一。自走向开放以来,腾讯在国际市场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分量越来越重,形象也越来越多彩。除了“自家人”的想法,“外国人”怎么看腾讯,也变成了一项有趣的话题。

最近的GDC2019年大会期间,外媒VentureBeat旗下GamesBeat频道记者Dean Takahashi,就与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进行了一次长谈,欧美游戏业对腾讯的好奇的地方有哪些呢?

当前,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腾讯有着《PUBG MOBILE》《AOV》等热门游戏,每月有2亿的海外玩家玩腾讯的游戏产品,同时腾讯与其合作伙伴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发行了140多款游戏。

在采访中,马晓轶指出,腾讯相信主导游戏业发展的是创意,腾讯的愿景是通过技术改善人们的生活,提供新型娱乐。尽管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但马晓轶表示腾讯目标不在于此,他反而认为游戏业处在早期阶段,还有很多空间和潜力尚待挖掘,比如与合作伙伴一起,创造更多全新的游戏玩法和品类。

马晓轶的”中西对话”:游戏业仍在发展早期、潜力巨大

以下为采访记录:

VB:我对腾讯的认知止步远观,与Randy Lee(腾讯北美业务发展主管)和Dan Brody(腾讯投资执行董事)的交谈让我一定程度上了解了腾讯,但腾讯实在太大了,能否谈谈腾讯重要组成部分——游戏业务,相信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马晓轶:首先,我们相信游戏是一种新事物。腾讯的愿景是利用技术增进并改善人们的生活,每当一项革命性的技术进入市场时,都会催生一些变化,例如电影、电视等。过去十年,信息、计算机、网络、数据等技术,也在改变人们获取娱乐和世界上其他一切的方式。

我和我们团队讨论了许多新技术背景下的游戏,比如3D、AI,以及连接人与人的网络。什么样的新型娱乐正在来临?正是游戏。我们相信,在未来,游戏会使用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实现创新。

如果参照好莱坞,游戏或许还只是处在19世纪30年代。游戏行业至今只有40余年的历史(1930年电影正处于发展40年的节点),仍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在腾讯内部,我们团队的愿景是为整个市场和每个人提供新型娱乐,那也是我们的梦想。

腾讯相信,游戏是以创意为主导的行业,需要与公司内以及其他公司的顶尖开发人员合作。我们正寻找顶尖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游戏,你会看到腾讯与世界各地不同的合作伙伴建立了大量的合作关系。

VB:从腾讯对Riot的投资开始,我注意到腾讯一直在与真正有趣、优秀的公司达成协议,似乎并不是运气,腾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马晓轶:关于之所以能够投资像Riot这样的美国公司的原因,有这么一个笑话:腾讯有数十亿美元的钱来做一切想做的事(笑)。事实上这方面腾讯非常独特,腾讯的整个管理团队都在大量玩游戏。

比如腾讯CEO马化腾就是赛车游戏和音乐游戏的高手,某款大热的音乐游戏,他甚至可以和职业选手一较高低,是一名真正的玩家。腾讯总裁刘炽平是《皇室战争》全球排名TOP100玩家,不过上述两位还不是最厉害的,腾讯最厉害的玩家实际上是我们的总法律顾问(腾讯副总裁Brent Irvin),他在服务器更新后的几分钟内,曾一度登上《皇室战争》世界排名第二。而我也玩许多游戏,包括在《英雄联盟》中玩了超过2500局。

相信社区,腾讯能力只是合作伙伴的“免费菜单”

VB:腾讯管理团队是否有明显的偏好,比如更喜欢中国游戏或西方游戏?

马晓轶:不,我们玩全球各种类型的游戏。自从腾讯开展游戏业务以来,腾讯一直在全球寻找最高质量的游戏。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其实我很难找到好游戏玩,但我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接触到不少好游戏。这正是腾讯想做的,将最好的游戏带给更多人、带到更多的地方。我们认为这样对商业化有益。

回到投资Riot Games这个案子,当时我们花了大量时间玩DOTA、玩了很久,我之前也玩CS。我相信“社区驱动游戏”,因为创新本身是随机的,你有可能尝试了1000次,最终会有一次诞生了伟大的玩法。

那些日子我们在DOTA社区参与了很多讨论,发现其中有群人想要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游戏:这群人正是Riot Games,当时他们还只有9个人,腾讯在很早的阶段就进行了第一轮投资。我们相信,游戏业务有三点很重要:剧情、玩法、技术。只有在某一点真的做到独特,才能够进入行业的金字塔顶端。

而三者之中,腾讯又认为玩法最为重要。在具体的某个游戏品类中,创意要到达顶级,不是进入TOP100,而是TOP1或TOP2。腾讯持续在寻找有潜力能达到这种高度的开发者和团队,Riot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马晓轶的”中西对话”:游戏业仍在发展早期、潜力巨大

VB:Riot的案例很有趣,一开始腾讯只收购了2/3的股份,最后1/3还在创始人手中,外界看他们仍有动力留在公司创造价值,与之相对的,其他一些公司当收购完成后创始人就会离开。

马晓轶:不仅仅是Riot,腾讯所有投资都是如此。比如投资Epic Games,我们差不多是在6年前达成了类似的交易,而我看到《堡垒之夜》Demo版本是7年前,其实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每当腾讯投资时,总会问团队创始人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进入游戏业?如果回答是类似“为了赚钱”,我们会有一些担心。腾讯希望找到真正热爱游戏的人,因为他们有热情创造好游戏,而腾讯也有足够的空间和资源去支持他们。

即便腾讯收购全部股份,其实团队还是会留下来。打心里的我认为,腾讯确实是一个创造好游戏的地方,这一点对游戏业很重要。因为游戏行业本质就是创新、创作出好游戏。

VB:让一家被并购的公司以及他们的创始人留下让公司继续增长确实很困难,但似乎腾讯很多广为人知的并购案都做到了。与之相反,我看到的动视收购Infinity Ward就是一场灾难,这也是为何后面会有Respawn(Apex开发商)存在的原因。

马晓轶:是的,在游戏业确实有很多类似的故事。

记者:做好投资和管理好并购公司并不容易。

马晓轶:每当我与合作伙伴讨论我们一起能做些什么的时候,前提首先是我们都是玩家,我们都想要创造出新的游戏,双方先要认同这一点。其次,腾讯平台可以提供大量资源,可以帮助你开发出更好的游戏。比如腾讯拥有一个可以轻松接触用户的大型网络,绝不是仅有像能实现更高效营销的QQ,也绝不只是市场营销能力。我们相信玩家社区。腾讯相信不仅自己有能力建设社区,而玩家社区也会帮助创造更好的游戏。我们通过互联网让开发者去搞清楚他们需要怎样的玩家,开发者能更容易与自己的玩家社区交流。

VB:这是一个关于游戏调优的问题,它能够测试出游戏中的一切问题吗?

马晓轶:是的,腾讯有很多可以使用的工具。更重要的是,它关系到您如何与您的社区沟通,以及社区成员如何能够相互沟通。这对开发人员真的很有帮助。我们有很多诀窍和技术。我们在反作弊等方面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开发者可以在世界各地使用我们的技术。腾讯运营着近100万台服务器。我们知道如何在服务器端保持较大的规模。我们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

就像我向我们的合作伙伴描述的那样,腾讯提供了一份免费的菜单。菜单上有很多资源和技术。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吧。如果你不想要,我们不想强迫任何人使用它。这只是帮助开发人员制作游戏的额外资源。

记者:你认为这方面其他公司做得有没有不同?比如Nexon收购了Big Huge Games,网易投资Quantic Dream、Pearl Abyss收购CCP。Nexon常说他们在线运营做得很好,这似乎跟腾讯算竞争了,你认为运营层面,腾讯是不是可以做得比亚洲其他类似的游戏公司更好?

马晓轶:当然可以做得更好。更重要的是——虽然腾讯的确在亚洲,但我不认为腾讯和Nexon是同类型的公司。腾讯是互联网科技公司,除了运营游戏,我们在做很多新东西。

例如Riot Games如此成功的关键,在于《英雄联盟》成功定义了一种新的游戏类型:MOBA,而MOBA是电子竞技很重要的类型。之前,从未有人把电竞做到如此的规模,腾讯与Riot Games能做到这一点,在于腾讯之前就在运营社区。我们知道玩家想要什么,他们不只是想玩游戏,还想要看游戏比赛。其他游戏可能没有这种能力,因为他们没有这样规模的互联网服务能力。

《英雄联盟》的另一个成功关键是让游戏变得更有趣、更平衡,这意味着要做好匹配系统。玩游戏的人越多,玩家更容易找到水平相当的对手。腾讯与Riot Games一起创造了这项新技术,在中国可以实现同一台服务器同时超过50万人一起匹配。上述种种让游戏变得更好,而运维只是在线游戏所要求的一种能力罢了。

游戏行业还很年轻,“全球最大游戏公司”不是目标

VB:你在寻找哪些增长领域?是不是有些领域已经比其他的更加成熟?电竞、VR、AR,游戏行业有许多前沿趋势。腾讯可以投资所有,也可以侧重一部分,你认为其中是否有腾讯优先要考虑的?

马晓轶:腾讯在电竞中投入很多。因为相信看比赛和玩游戏同样有趣,越来越多的人花时间观看其他玩家玩游戏。不止是电竞,腾讯还在游戏直播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希望人们通过类似技术获得更好的体验。

与此同时,腾讯正在寻找不同的领域。腾讯的业务发展方式,通常而言我们不是在外部、行业内第一个宣布做某件事的,腾讯以一种长期的眼光看待新技术,比如你问到的VR,许多公司已经在市场上推出VR产品,但市场似乎还没有打开,VR还需要更多时间。

马晓轶的”中西对话”:游戏业仍在发展早期、潜力巨大

我们运作方式则是在内部大量研讨VR,在为VR技术应用在游戏行业做好准备,我认为VR要达到的标准有三点:

  1. 逼真的角色。当我在游戏中看到另一名玩家时,能够相信那是一个真实的人;
  2. 逼真的互动。当我触碰你时,我能感受到触碰。
  3. 逼真的环境。一个可以认为是一个真实世界的虚拟环境。

当上述三项技术在业内成熟时,就是VR可以真正产生影响的一天。腾讯对这种技术进行了大量投资,腾讯并不想刻意去做“第一人”,但希望那一天到来时我们已准备好。比如逼真的角色层面,腾讯去年与Epic Games合作演示了一个数字虚拟人“Siren”,这是我们在该领域准备的一个关键点。

VB:你觉得VR主题乐园在中国表现如何?

马晓轶:现在而言还太早,分辨率不高、佩戴设备太重,可能需要更多时间等待硬件发展。

VB:你们已经几乎拥有了数字虚拟人了,腾讯还有AI技术,去与游戏结合。

马晓轶:腾讯做了很多研究,如何使用AI改善游戏玩法。如腾讯在中国进行了一项测试,玩家可以在《王者荣耀》中对抗AI,项目进展顺利,现在AI可以和一些职业电竞选手对抗了。

除了玩家,腾讯也在关注AI对开发者层面的帮助,比如如何使用AI改进游戏开发。我玩过很多MMO,但问题在于MMO永远没有足够的内容:世界是有限的、任务是有限的、NPC也是有限的。玩家总是希望探索新地图和新故事,都需要投入很多人员开发。但是,如果可以使用AI来开发,比如通过AI技术了解虚拟世界在发生什么、并自动扩展。这正是我们在研究的领域。

VB:你的工作似乎是主要在中国、以及在世界其他地方学习和投资,你认为未来腾讯会在西方市场运营更多业务吗?

马晓轶:中国是腾讯最成功的市场,腾讯在中国拥有数以亿计的玩家,同时在海外也有很多用户。通过App Annie数据,你会发现每月有超过2亿玩家在中国境外玩腾讯的游戏,包括PUBG Mobile和Arena of Valor等产品在全球都很成功。我们会在海外运营更多的游戏。

VB:腾讯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游戏公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是腾讯一开始的目标吗?

马晓轶:不,我不认为这是我们的目标。即便腾讯是第一,如果把它想象成20世纪30年代的头号电影公司,就不那么令人兴奋把?(笑)腾讯还处在早期阶段,我们仍然相信游戏业有很多空间和潜力尚待发掘。对于腾讯更重要的是,到底还有多少新的游戏玩法和类型是我们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能创造出来的。

云游戏需要时间,内容永远比设备重要

VB:腾讯有自己的云游戏平台,Google最近也宣布了云游戏平台,我想腾讯和Google可能拥有同等规模的数据中心。游戏行业这个有趣的变化是不是会改变腾讯?

马晓轶:看到谷歌也加入游戏行业,真令人兴奋。我相信他们做的是对的,就像我们一样。我们的梦想之一是把高质量的游戏带给越来越多的人。回到2000年,全世界大概有一亿游戏玩家。现在已经接近20亿人了。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游戏,任何能帮助这种情况发生的事情都是好事。

在云游戏方面,我们正在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你可以看到我们在硬件领域与英特尔合作的公告,目前我们已经在中国做了小范围云游戏测试。不过云游戏成功的前提是游戏体验,是否一些游戏能运行的足够好,同时对玩家而言也很方便,我相信云游戏未来会成功。但对于某些操控型的游戏、需要更低的延迟,这需要云游戏继续发展一段时间。

VB:如果谷歌真的兑现了以4K、60帧甚至8K画质运行《毁灭战士:永恒》,其他公司就不得不跟进,比如微软、亚马逊、Facebook,甚是苹果,有大量数据中心的互联网公司会不会都在将来成为大型的游戏公司?

马晓轶:也许吧,因为内容对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很重要。对于游戏行业来说,核心永远是内容本身。这比任何设备都重要。人们不是在玩硬件,他们是在玩游戏。

VB:现在感觉投资者认为拥有庞大数据中心的公司,比拥有内容的公司更重要,比如迪士尼市值就显著低于谷歌。

马晓轶:对于我们而言,游戏更重要。的确,云游戏令人兴奋,但另外还有一件事正在发生,就是游戏正变得非常的跨平台。你可以在手机、PC、主机,或者是云上玩游戏、享受内容。玩家并不在意硬件,云游戏让硬件设备隐形了,玩家会更加关注内容,这种变化正是我们所喜欢的。

六年前已投资战术竞技,关注有远景的品类

VB::去年我和Randy(Randy Lee,腾讯北美业务发展主管)讨论时,我记得他说道腾讯正在对投资一些独立开发者更感兴趣,因为腾讯永远不知道下一个PUBG会从哪冒出来。腾讯的投资覆盖了大公司,同时也对投资小公司极为感兴趣。腾讯有兴趣成立投资基金吗?Epic Games刚刚宣布了1亿美元的小额赠款基金(MegaGrants)。

马晓轶:腾讯也有一个名为TGIF的项目,即腾讯游戏创新基金(Tencent Gaming Innovation Fund)。TGIF是全球性的基金,面向小型的独立开发者和中等开发商。每年,腾讯会进行20或30次投资,目标是每年至少投资15个团队。每一笔投资约为数百万美元,以帮助小型的独立开发者制作更精良的游戏。

就像Randy说的一样,我们在此领域已经耕耘多年。可以举几个例子,比如投资PUBG就是其中之一。其实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玩生存游戏,早在2013年我们就在《武装突袭》上玩到了DayZ模组,并且真的很喜欢这款游戏。DayZ由Dean Hall制作,我们给了他一些投资并跟他说:“让我们来做一些真正的生存游戏”。

Dean Hall生活在新西兰,一个很难招募到人才的地方,所以游戏研发进度有点缓慢。但那还是6年前,当时战术竞技游戏尚未流行开来,腾讯在DayZ之后相继与H1Z1、PUBG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其实沿着这个游戏类型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这就是腾讯通过TGIF进行的投资,我们试图找到一些真正改变行业的创新——新品类、新玩法,届时再进行早期投资。

VB:你觉得我们是否应该从《Apex英雄》的飞速崛起中学到点什么?相比其他战术竞技产品我更喜欢玩《Apex英雄》,比如在《堡垒之夜》我永远玩不来建造。

马晓轶:(笑)对,建造对大龄玩家的确有些不友好,需要玩家快速反应,我和你一样。

VB:PUBG感觉过于逼真,我很不适应。《Apex英雄》更像是《泰坦天降》或《使命召唤》,战斗更好上手,节奏更快,不需要等太久,并且你在一个队伍中,与队友沟通也更便捷。他们在细节层面做得非常好,但是我很好奇这对行业有什么影响。

马晓轶:一家3A工作室基于游戏基本玩法制作了一款真正高标准的游戏。如你所言,一切都是快节奏、流畅感十足、图形也很好、基础稳固。然后《Apex英雄》在此基础之上加入了一些新规则,使之变得更有趣。将这样品质的游戏作为一项服务运行,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VB:对我来说有趣的是,游戏行业感觉在不断变化,每个月都在变化。

马晓轶:是的,游戏行业变化很快,这是一件好事,它促使具备使行业不断提升的竞争力。

VB:你如何看待区块链,它会融入并改变游戏吗?

马晓轶:我不认为区块链真的和游戏有关,腾讯一直相信对游戏真正重要的玩法、新类型、新品类,以及任何能提升玩法的事物。

VB:就个投资水平而言,当腾讯股票价格下降了一半,会不会影响今后的投资数额,或者说与继续投资无关?

马晓轶:腾讯制定了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商业计划和游戏发展策略,我们相信游戏是一个长期行业。腾讯6年前投资DayZ,2007年投Riot Games,人们观看《英雄联盟》的高峰期却是在2017年,大约投资的10年后。如果你真的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必须向前看6年,甚至10年。

VB:那么你认为6年后的今天会发生什么?

马晓轶:(笑)我们会看到更多样的玩法进入市场,并改变一切。技术足以开发者创造真正的开放世界,赋予玩家真正的自由,这是一方面。我们如何才能使更多游戏变得更沙盒、出现更多开放世界、赋予玩家更多自由去做不同的事,而且同时更多的人开始玩游戏?

这方面PUBG迄今为止做得很好。因为在此之前的游戏一般是一对一、或者四对四,突然间有了100人同台竞技。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是200、300、400甚至500人?今后几年,技术会把更多的人聚在一起游戏,会有一个拥有更多人、更多策略、与队友能做更多事的开放世界,而我们也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新方向。

原创文章,作者:GameLook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wower.com/news/ipo/327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jiuyou88

邮箱:7041561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