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Gamewower游戏观察首页
  2. 新闻
  3. 上市公司

开心麻花赴美IPO:估值超50亿,沈腾马丽非股东

心酸之余,开心麻花赴美上市同样值得期待。

苦等三年,黄粱一梦,开心麻花IPO之路再生变数。

近日,据IPO早知道消息,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正计划赴美上市,打破之前港股上市传闻。

30万元起步,创业16年,开心麻花一度凭借《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爆款作品走红,捧出“百亿票房先生”沈腾,成为中国娱乐产业最大的喜剧IP生产商之一,估值也水涨船高。

开心麻花的成长堪称奇迹,但其资本之路并不顺遂。在经历新三板挂牌、摘牌,冲刺A股失败、二股东清仓退出一系列窘境后,此次赴美IPO会以喜剧收尾吗?

超50亿估值

从只能卖出7张票到全民爆火IP

2003年,导演田有良、记者遇凯、建筑师张晨这三位来自不同职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各自出资10万元成立了元素影视,这成为开心麻花的前身。

他们集合北京话剧圈子里一批主要以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生为主的“80后”团队,没钱没名气,但各个怀揣着表演梦想,在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剧场开始喜剧创作。

公司开起来了,经验不足的他们,在创业初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2001年,田有良在中戏导演过一部《翠花,上酸菜》的小成本话剧,票房很好,还掀起了舞台剧恶搞的浪潮。

2003年,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话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也是延续此种风格。但或许是天意,话剧刚刚开始拍摄,因为2003年的非典无法取景,一度搁浅。

好不容易正式开始演出了,他们直接租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千人剧场,还一次性预定了40场演出,结果首轮40场演出全赔了,最惨的一场是全场只卖出去7张票。

当时民营剧团更多会选择200来人的小剧场,资金尚不足的开心麻花根本无法吸引到那么多的客流量。

后来,开心麻花换了地理位置优越的海淀剧场,仍然是千人场,因为张晨相信大剧场能容纳更多观众、快速培养起商业环境并建立口碑。而更大体量的受众规模,也意味着更具商业价值。

终于,《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火了,开心麻花也找到了自己的主要用户群体——熟悉互联网语言的白领,喜欢看喜剧来排遣日常压力。

2008年,开心麻花上映了4部话剧,此后更是每年保持至少两部新剧的产出;2010年,开心麻花第一个子公司在天津成立,随后开心麻花在上海、深圳、成都、山东等地的子公司相继成立。

最大的转折点,是2012年央视春晚。开心麻花先是以王宁、常远、艾伦为第一团队吸引视线,后来,又以沈腾、马丽为第二团队表演小品《扶不扶》,彻底打响品牌。随后,开心麻花获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4500万元投资,出让15%股份。

转型电影后,公司的命运才真正改写。

2015年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以2100万的制作成本成功斩获14.5亿的票房,登上了当时华语2D片的票房亚军。

《夏洛特烦恼》爆红,直接为开心麻花带来1.9亿元的收入,占全年总营收的51.8%。而同年的净利润超过1.3亿元,同比增长243%。

自此,影视成为开心麻花除话剧外的另一引擎。

2016年,电影《驴得水》上映,制作成本不足千万,获得1.73亿票房;2017年,电影《羞羞的铁拳》上映,制作成本6000万,获得22亿票房,成为又一爆款。

但是从《李茶的姑妈》开始,开心麻花的电影票房遇冷。制作成本6000万,仅获得6亿票房,开心麻花必出“爆款”的市场神话开始被打破。

A股上市流产

曾遭新三板摘牌,二股东清仓转让

在电影市场从初出茅庐到声名鹊起,开心麻花只用了三部电影。而借着作品的东风,2015年12月,开心麻花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话剧第一股”。

2017年开心麻花营业收入8.22亿,同比增长达到181.6%;实现净利润3.8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 441.81%,成为彼时新三板影视公司中最耀眼的新贵。

2017年1月,开心麻花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已计划启动创业板IPO。2016年开心麻花公司估值已经上涨到50亿,但A股上市之路并不顺利,IPO两次撤回申请。

9个月后,开心麻花决定终止IPO。至于原因,开心麻花称是公司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但具体如何调整则没有披露。

但据当时多家媒体报道,终止或许并非开心麻花主动提出,更多可能来自于监管层的压力: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中介机构人士表示,开心麻花终止IPO的原因主要是来自证监会劝退,但从其披露的业绩数据来看,具体劝退原因也许不是净利润层面,更多可能是类似于内部控制这些规范性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从招股书来看,“百亿票房先生”沈腾、马丽等人均不在股东之列。

开心麻花2016年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张晨、遇凯,两人为一致行动人关系,持股比例分别为48.33%、4.03%;

此外,普通股前十大股东还有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11.33%)、开心兄弟(11.11%)、天津迪健商贸(7.89%)、刘洪涛(7.68%)、上海檀英投资合伙企业(2.79%)、宁波市鄞州玺顺创业投资中心(1.60%)、石磊(1.50%)、北京凤凰富聚投资管理中心(1.00%)。

只不过,2018年10月11日,曾经以4500万收购开心麻花15%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转让其所持有的开心麻花11.33%股权,挂牌转让底价为6.12亿元,完全退出。

2019年5月22日,开心麻花终止挂牌,正式告别新三板。

此后,据说开心麻花开始考虑赴港上市的可能性,而股权结构的调整正是出于这一考虑,直到近日又转战美股。

曾获突击入股,此后3年未融资

6家VC/PE什么来头?

无论A股还是美股,开心麻花的发展都需要资本的助力。从其挂牌新三板仅一年之后就寻求创业板上市即可以看出开心麻花对资本的急切渴望。

2015年12月,在开心麻花登陆新三板的前一天,董事长张晨以2.4元/股认购152万股,共计约365万元;而在登陆新三板一个月后,11名新增投资者以106元/股认购284万股,共计约3亿元,前后股价相差44倍。

在这巨大落差背后,投资人之所以买单,原因是彼时开心麻花新电影《夏洛特烦恼》一炮而红,狂揽14亿票房。而在完成这次融资之后,开心麻花的估值迅速暴涨至50亿元,较2013年的3亿元估值翻了近17倍。

2016年,开心麻花冲击A股上市前,曾迎来6家“金主”接盘、参与定增,而其在电影市场的票房号召力似乎也在当时到达顶峰。

之后,开心麻花的融资一直没有进展。此番赴美上市,对于三年未获融资的开心麻花来说,亦是无奈之举。

根据招股书,新增股东包括嘉兴信业创赢搏世投资、北京凤凰富聚投资、宁波鄞州玺顺、北京华盖映月、上海檀英投资、乾刚投资。

上海檀英与上海乾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上海盛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林利军。林利军控制下的这2家公司,合计投资超过1.5亿元,分别持有公司2.79%、0.11%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林利军原为上海知名基金公司汇添富基金的总经理,2015年离开公募基金行业后,转型VC/PE,主投互联网和文化传媒领域,领投了图片社交应用Instagram以及大今文化。

宁波市鄞州玺顺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6%,国内母基金管理机构盛世投资创始人、董事长姜明明是其实际控制人。

而北京凤凰富聚投资管理中心背后是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投资规模最小的北京华盖映月影视文化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华盖资本旗下基金。

这6家机构投资入股的价格并不便宜。投资界通过投资金额和持股比例计算得出,开心麻花彼时估值超过50亿,按照2016年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187.5万元计算,市盈率高达70倍。

现在来看,突击入股的这些机构,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和可能获得的收益,都同样不低。

结语

从2003年没钱没资源没地位的小剧团,到今天有望扛起中国“喜剧之王”大旗的超级IP,开心麻花16年来几度大热,但始终起起伏伏。

心酸之余,开心麻花赴美上市同样值得期待,毕竟中国喜剧市场才刚开了头,路还长着。

本文来自阿尔法工厂,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Gamewower游戏观察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jiuyou88

邮箱:7041561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