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中旬,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王者荣耀》KPL联盟主席张易加宣布KPL线上城市冠名扩张至13城。其中,快手旗下的俱乐部KSG落户苏州。

快手用电竞绑定了苏州-Gamewower

谈及选择苏州的原因,快手电竞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苏州高度重视电竞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友好,KSG俱乐部主场落户苏州,对于快手电竞品牌力提升及运营正规化,具有重要正面意义。”

实际上,从快手对于游戏直播、游戏产业的整体布局来看,将电竞俱乐部放在长三角的苏州是快手今年重点开拓南方市场的又一注加码。

在中国电竞的版图上,上海是最重要的一座城市,而与上海紧邻的苏州,由于受到上海电竞产业发展的辐射,也在电竞方面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

作为苏州下辖的县级市太仓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座因上海的带动而大力发展电竞的城市。

2011年,太仓政府为电竞发展提供了诸多便利,为此,当时已经是国内知名电竞赛事制作方、转播方的PLU,决定将公司从上海迁往太仓。

PLU的引入也成为太仓大力发展电竞的开始。2013年,首届《英雄联盟》LPL联赛由PLU制作,在太仓正式开启,太仓向中国职业化电竞迈开了重要的一步。

2016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下达《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计划在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的小镇。

通知下发后,2017年2月,太仓市提出创建“太仓天镜湖电子竞技小镇”的计划;4月20日,时任太仓市副市长顾建康宣布:未来5年内,预计投入25亿元,建设太仓天镜湖电子竞技特色小镇。

太仓只是苏州电竞发展的一个缩影,在太仓之外,苏州下辖的另外一个县级市昆山在2012年和2013年接连两年承办了当时最高规格的全球电竞赛事之一WCG。

快手用电竞绑定了苏州-Gamewower

据当时的WCG CEO Brad Lee透露,2012年在昆山举办的世界总决赛,网络收视突破1.3亿人次,而来到现场的观众多达11万。

下辖县级市对于电竞的热衷显然也影响到了苏州,自2016年起,苏州逐步试水电竞产业发展,先后举办国内首个以专业电竞赛事为核心的综合性展会——中国(苏州)电子竞技博览会(CESE),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WESG)、全国电子竞技大赛(NEST)苏州站、德玛西亚杯苏州站、苏州市电子竞技联赛和苏州高校电子竞技联赛等多个电竞赛事。

与此同时,2018年-2019年,苏州高铁新城先后发布《关于加快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与《关于促进电子竞技产业集聚发展的实施细则(试行)》。此外,苏州市政府还在2019年引入了LPL俱乐部LNG战队,并落户苏州高铁新城的阳澄国际电竞馆。

今年1月20日,苏州市发改委牵头制定的《关于促进苏州市电竞产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称“意见”)正式下发,从发展目标、重点工作、扶持政策、保障措施四个方面为苏州电竞行业发展提出指导,并于2月1日开始执行。

意见提出,苏州将建设成国际电竞名城,每年在苏州举办1-2个专业性强、人气度高的国际国内电竞顶级赛事,用5年时间集聚3-5个头部电竞企业和战队,研发2-3个爆款电竞游戏产品,建设3-4个可承办国内外顶级电竞赛事的大型专业化电竞场馆,引进和培育100名电竞高端人才,不断扩大苏州电竞品牌影响力。

此次快手KSG落地苏州,使得快手KSG变成苏州快手KSG,这距离苏州实现5年聚集3-5个头部电竞企业和战队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苏州需要KSG来丰富城市的电竞元素,KSG也需要苏州这座城市来帮助它更好的发展。

先来看两个数据,其一是在2018年度苏州公安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人管支队相关负责人对“苏州流动人口概况”进行了介绍,在1000多万常住人口中,共有外来人口830万,35岁以下年轻人占比超过55%。

其二,苏州体育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苏州市体育及相关产业总规模为985.16亿元,比上年增长8.9%。全市体育消费总额约322.49亿元,人均体育消费约3000元。这个数据已达到欧美发达国家体育消费水平。

从苏州在人口结构上的年龄优势,到极具潜力的体育消费水平,仅这两点就可以为KSG这家俱乐部的发展提供更好的助力。

电竞的受众是年轻人,而当这些年轻人还愿意为这项运动消费时,那么对于一家电竞俱乐部而言是再好不过的养分。

KSG通过与苏州这座人口超1000万且年轻人口占比较高的城市进行共融,可以在品牌文化、俱乐部生态、商业价值等多方面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根据Newzoo《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电竞产业收入达11亿美元,相比于2019年的9.51亿美元增长了15.7%。在观众方面,全球电竞观众总数增至4.95亿,同比增长11.7%;电竞爱好者人数则达到2.23亿,同比增长10.8%。

在市场规模方面,中国电竞市场收入为3.85亿美元,占全球电竞市场的35%,相比2019年的3.26亿美元增长了18%,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电竞市场。

尽管如此,在中国巨大的电竞用户规模之下,3.85亿美元的市场收入显然与之不相匹配,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亟待开发。

纵观目前的电竞生态,主要收入来源依旧是赛事版权、厂商赞助、直播收入,主要集中在B端,而在C端用户层面依旧未能形成很好的案例,而C端的收入其实主要就集中在俱乐部侧。

在KPL大力发展主客场制度的背后,将KPL在每个城市落地,让KPL与每个城市进行深度绑定强化KPL元素,同时帮助俱乐部以本土化的形式更好的落地,“我们做地域化的初衷,就是为了能够吸引并沉淀更多的忠实粉丝和观众。”张易加说。

本地化之所以能带来更好的用户沉淀,核心在于品牌价值、商业价值等多维度的建设。

在传统体育模式中,地域化的主客场是关键的一环,这对于增强粉丝粘性、加强球队IP建设、提高俱乐部和联赛的影响力具有很大帮助,有利于构建长线的商业价值。

我们拆解了一份曼联2018-2019的财报,曼联该财年的收入为6.271亿英镑,其中转播收入为2.412亿英镑,赞助收入为1.73亿英镑,零售和商品收入为1.021亿英镑,比赛日收入为1.11亿英镑。

快手用电竞绑定了苏州-Gamewower

比赛日收入占据了曼联收入的20%,而这就直观的体现了城市对于俱乐部的商业赋能。同时,在曼联的赞助收入、零售和商品收入中,本地的球迷也贡献了很大的一部分。

同时,俱乐部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哺城市,比如全球的一些知名俱乐部皇家马德里、曼联每年为马德里、曼彻斯特这样的城市带来了大量的游客。

种种原因之下,KSG一定会落地主场,同时它也需要一个地域化的主场为自己的俱乐部品牌带来更大的价值,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爬得更高,以一个专业化的水平去运营俱乐部,而苏州这座城市的种种特质使得KSG选择了苏州。

如果再往前走一步,实际上,将快手KSG变成苏州快手KSG背后,未尝不是快手在加速攻占南方市场的又一次加码。

根据去年快手发布的《2020年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从创作者的角度来看,排名第一的是河北省,排名第二的是广东,前五当中还有浙江这个南方的城市。而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观看短视频和直播最多的省份第一的是广东,此外,江苏也进入了前五。

从现在快手的用户画像方面来看,长江以北和长江以南的占比正在趋近,但很显然的是,快手在南方市场的影响力与北方相比稍显不足。

为了扭转这一现象,今年4月15日,快手与“小商品之都”义乌的小商品城集团正式联手,启动首届415全球直采节。而在此之前,快手提供了20亿流量扶持佛山泛家居企业进军直播电商。另外,快手还与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达成战略合作共识,未来将在上海深度布局和建设商业产品体系,建立快手商业化区域运营中心。

这也意味着,快手开始对长江以南进行重点战略布局,而在这个过程中,电竞也成为了其中的一环。在南方的诸多城市当中,苏州无论是人口的数量,还是经济体量仅次于上海、深圳、广州,将KSG和苏州进行深度绑定,有助于快手品牌在苏州这座城市的建设。

如果考虑到苏锡常的一体化建设,那么以苏州为支点,以电竞为筹码,去为品牌添加更丰富的元素,并使之融入当地年轻人的生活中,是快手布局背后的意图。

从过往的传统体育行业发展来看,快手的深度布局将极大地提升当地年轻人对于快手的品牌认同感,不考虑海外,仅以国内的足球俱乐部来说,广州的年轻人对于恒大就有着极大的认同感。

快手用电竞绑定了苏州-Gamewower

从这一点来看,快手通过电竞与苏州结合就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苏州快手KSG的起航,将是快手南下迈出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