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实习记者 许心怡 记者 吴可仲 北京报道

资本热捧下,深圳中青宝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宝”, 300052.SZ)成了炙手可热的“元宇宙”概念股。

两个月前,中青宝方面表示要推出一款“元宇宙”游戏,先期投入仅500万至1500万元。此后,其股价一路飙升,市值猛增至近100亿元。

面对监管部门的关注问询,中青宝坚称不存在蹭热点炒作股价的动机。据悉,目前中青宝在“元宇宙”技术上的投入主要体现为VR眼镜的应用和对外投资,其成果距离业内对“元宇宙”生态环境的想象似乎仍有距离。

“VR眼镜这一块已经在2015年、2016年就火过一遍了,这技术是比较成熟的。”中青宝董秘办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头晕是VR眼镜行业通病,有些老人可能对VR一下子接受不了。基于这个原因,中青宝先推出H5、2D、3D,再推出VR。”11月12日和19日,中青宝发布《酿酒大师》宣传视频,显示用户戴着VR眼镜体验游戏中的虚拟场景。

屡被监管问询

9月6日,中青宝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将打造“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游戏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酿酒大师,在这里玩家可以根据自身的思维方式选择如何经营酒厂,可以在潜意识里根据自己的愿望和梦想构造世界、经营酒厂”。

该文发布后,中青宝股价一路猛涨,最高时接近每股40元,较9月6日前上涨近3倍。截至11月25日,中青宝市值达98.73亿元。而中青宝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资产总计仅10.99亿元。

飞涨的股价引来监管关注。半个月内,深交所先后两次对中青宝发出问询函。

11月10日,中青宝回复监管问询称,股价大涨一方面是因为9月6日的股价处于历史低点,另一方面是因为公司提及《酿酒大师》游戏涉及“元宇宙”概念并且被媒体转发。而此后,“元宇宙”概念因Facebook更名为Meta被持续引爆,在资本市场持续受到资金追捧,公司股价也持续波动。中青宝表示,截至2021年11月10日,公司收盘价市盈率为520.23倍,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市盈率平均水平。

而就在股价“虚高”之际,中青宝却提出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草案,公司计划授予股票期权的数量合计1060万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03%。其中,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瑞杰以及公司董事、总经理李逸伦将分别获授予263万份股票期权,两人为父子关系,合计获授予的股票期权约占激励计划股本总额的2%。

11月23日,深交所再次向中青宝出具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实际控制人父子获授予半数激励计划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中青宝董秘办人士未就此向记者做出回复,其表示公司会在规定期限内(11月30日前)作出说明。

而在被授予股票期权激励之前,中青宝实控人却抛出了减持计划。中青宝方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公告中表示,为避免公司股价继续大幅波动,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计划在2022年1月29日起三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3%的股份。

蹭热点炒作?

除了“元宇宙”之外,中青宝还曾因区块链概念被资本热炒。

2018年,区块链概念爆火,中青宝在互动易平台上透露其控股股东研发的矿机热销,股价应声涨停。此后,中青宝回复深交所问询称,“不再开展数字货币挖掘的研究工作,转为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底层系统”。

在2019年年报中,中青宝表示,其全资子公司宝腾互联与关联法人斗酒酒业就“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签订合同,斗酒酒业支付400万元软件服务费。但2020年年报中,中青宝并未提及区块链业务对业绩的实际贡献。

2021年前三季度,中青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356.51万元,同比却增长730.18%。这主要原因是2020年中青宝业绩大跌,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亿元。

此外,中青宝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其持有货币资金7852.27万元,而短期借款达1.15亿元,应付账款达1.02亿元。从账面上看,公司所持现金无法抵债。

对于如何应对上述财务风险,中青宝董秘办人士向记者回应称:“问题已经超出披露的标准,提醒投资者投资有风险。”该人士还表示,公司目前市值近100亿元,“(现金)少了我可以融资”。

在研发方面,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及多国专利审查信息查询系统”发现,中青宝共有12项专利,其中1项名为“三维游戏设计方法及系统”的发明专利,1项为“减少动态汉字生成所需纹理内存的方法”发明专利,另外10项为外观设计专利。

尽管遭到外界质疑,但中青宝否认存在蹭“元宇宙”热点炒作的动机。其表示,早在8月24日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中就介绍了《酿酒大师》游戏,原文为“公司凭借经验丰富的研发和运营团队,将在游戏细分领域进一步发掘中华文化内涵和热门娱乐元素,打造具有差异化特色、玩法新颖和具备竞争力的游戏产品,目前正在加紧研发模拟经营类的手机游戏《酿酒大师》”。不过,记者查询发现,公司并未在这份报告中提及“元宇宙”概念。

10月29日,中青宝回复深交所表示,公司在VR/AR 的研发投入上始终保持着连贯性。回复中列举了《最后一炮》《飞跃长城》《金沙古酒前世今生之时光遂道》项目。根据描述,这些项目均是通过VR、AR等技术手段,为用户提供沉浸式虚拟体验。

中青宝透露,公司计划就《酿酒大师》成立专项研发组48 人,其中策划、前端开发、后端开发、美术合计30人,关联研发小组(利得链)13人,云计算的算力师及构架师5人。该公司还表示,宝德云计算、云服务及金沙古酒等关联方的相关人员也参与其中。

跨界烧钱风险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沈阳团队在《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中指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也就是说,“元宇宙”并非一种技术,也不等同于游戏,而是一种融合了多种技术的生态环境。它可能应用到的技术包括VR、AR、云计算、数字孪生、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目前“元宇宙”已经在教育、社交等领域有所应用。

游戏行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元宇宙”就是要让玩家摆脱手机、电脑或各种屏幕的束缚,将虚拟世界直接投射于人眼。如果玩家能跳出键盘、鼠标之类的人机对话而直接体感化,则沉浸感更强。VR是这其中显而易见要应用到的技术。

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徐超则认为,打造“元宇宙”游戏,并不是应用到VR眼镜就可以,“‘元宇宙’其实是一种生态圈,需要各领域的技术、产品累积,还需要网络环境和一定的人群用户。”

提及中青宝开发“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的计划,徐超引用公司描述中的一段内容“《酿酒大师》可以将虚拟映射到现实中,用户可以在现实中触碰游戏”。他表示,如果公司描述的这个环境打造出来了,这款游戏就具备“元宇宙”的要素。“比如某个游戏到底算不算网络游戏,不光是看有没有在研发上做一些符合网络的内容,核心是要有网络。网络都没有,再怎么做设计和概念都没意义。”徐超说。

而在徐超看来,打造这样一个环境并非易事。他设想了几种可能,一是已经有用户积累和资金基础,并且涉及多领域业务的巨头打造自己的生态圈,二是业内几家公司“组局”,共同把盘子做大。“虚拟现实、沉浸体验、可穿戴设备、远程服务……这些新兴概念与时俱进,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往往你投入了大量资金研究,还没个结果就又有新的东西出来了。”徐超认为,中小公司不足以独立开发“元宇宙”,更有可能在相应的生态圈建立起来后参与其中。

11月10日,中青宝表示,公司计划对《酿酒大师》H5 版本投入500万至1500万元,后续计划对2D版本的预算为1500万至2000万元,3D 版本的预算为2500万至3000万元,VR版本的预算为2500万至3000万元,独立海外版本预算为1500万至2000万元,总预算达1亿元左右。

徐超介绍,与资本市场对“元宇宙”概念的热捧相反,游戏行业并不急于追逐这一风口。“现在大部分公司都还是以生存为主,这种跨界烧钱的行为风险太大。”徐超介绍,现在游戏行业可以说是一个“传统”行业,有固定的研发和运作模式,按照固定的路子走就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目前一款游戏开发时间大概在2~3年,研发成本会在数千万乃至上亿元。

“一般有新概念出来,资本都会关注,从之前的VR游戏到区块链游戏,再到云游戏……最终都是没几年就死了。”徐超表示,游戏行业总是与新兴概念相伴,而一个成熟的游戏公司对这类概念会以关注为主,而不是贸然投入太多资源,“之前乐视玩车,不就把自己烧没了嘛!”

转自:中国经营报